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三


  “是、是。”吴知县点头如捣蒜。

  “共有几艘漕运船会停在凤阳码头?”他问。

  吴知县因为过度紧张,嘴巴不停地说着:“总、总共有一百二十多艘,其他三百多艘则分别在金山码头、延安码头靠岸,负责运送玉米、芝麻、糖,以及黄豆、大豆等豆类,还有另外……”

  “那么运下船的又是什么?”炎承霄出其不意地问。

  “运、运下船……”难道朝廷已经获知消息,这该如何是好?恐怕连自己都会被拖下水了,吴知县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不就是乘机把私盐运下船,然后分送到各地,有这么难以启齿吗?”炎承霄一脸嘲弄。“别说你一点都不知情,那只会让本官认为吴大人怠忽职守。”

  他连忙屈下膝盖。“大人恕罪!下官真的完全不知情!”

  “赵家究竟是怎么跟你说的?”炎承霄倾听着他激动、惊惧的呼吸声,不给他喘气的机会,步步进逼。“是答应让你分一杯羹,还是保证将来升官?”

  “下官是清白的,请大人明察……”他赶忙撇清关系。

  炎承霄挑了下眉梢。“好,既然吴大人是清白的,那就证明给本官看看,二十七那一天,寅时之前,派出所有衙役将凤阳码头团团包围,等到漕运船靠岸,人证、物证齐全之后,便将一干人等关进大牢。”

  一听,吴知县马上两脚发软,仆倒在地了。

  “这……”这等于是得罪了赵家,他还有命可以活吗?

  “怎么?不敢吗?”炎承霄冷冷一笑。“难道吴大人宁可对皇上不忠,也不敢得罪赵家?”

  吴知县伏在地上喊冤。“下官万万不敢!”

  “皇上要办赵家,这可是吴大人升官的大好机会,还是……”他口气刻意一顿。“赵家已经允诺将来会提拔你?”

  “这……”吴知县说是也不是、说不是也不是。

  炎承霄低笑一声,那笑声相当地冷。“是都漕运使赵大人亲口说的?所谓的将来又是指何时?是三个月后,还是半年,或者三年、五年?吴大人确定对方真的会遵守诺言?”

  闻言,吴知县的立场开始摇摆不定。“是、是赵大人的二公子……亲口承诺下官……将来起码有个……四品官可以……”

  他嗤哼一声。“赵守成不过是一介平民,凭什么夸下海口?就算仗着他爹是都漕运使,又怎能确定皇上一定恩准?”

  “可是赵大人的二公子说还有太皇太后在,只要她跟皇上说一声,包准能够说成……”吴知县吞咽一下口水,事到如今,也只好全招了。“再说不久之后,赵家的女儿就会当上皇后,要升谁的官、要摘谁的乌纱帽,全由赵家作主……”

  “好大的口气!”炎承霄用力拍了一下座椅扶手。“搞不好哪一天,连龙椅都要换赵家人来坐了。”

  吴知县把额头贴在地面上。“下官不敢……”

  “吴大人!”他又扬声。

  “是、是。”吴知县本能地抖了抖身上的肥肉。

  炎承霄身躯稍稍往前倾,并压低嗓音。“你待在江临府,恐怕不太清楚京城,更别说是宫里的事了,要知道太皇太后近年来几乎不曾踏出寝宫半步,加上还有大小病痛,皇上不得不命两名太医住在宫里,以防万一,这个意思你可明白?”

  “明白!下官明白!”就是说太皇太后随时有可能归天,哪还能继续护得了赵家人,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  他满意地咧了咧嘴角。“再说皇上这辈子根本不可能立赵家的女儿为皇后,你明白为什么吗?”

  “下官不明白,还望大人指点迷津。”吴知县惶恐地回道。

  “本官来告诉你一桩宫闱秘辛,不过既然是秘辛,只要记在心里就好,千万别告诉别人。”炎承霄故作好心地说。

  吴知县点头如捣蒜。“是,下官可以对天发誓,绝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  “那就好……”他唇畔透着一抹森冷的笑意。“你应该听说过二十年前,圣母皇太后曾经被打入冷宫,只因梁淑妃腹中的龙种不幸小产,而人证和物证全都指向当时的皇后,说她容不下其他女子所生的皇子,才会下此毒手,先帝一怒之下,就下旨废后,其实梁淑妃不过是枚棋子,你猜幕后的那只黑手会是谁?”

  “难道……是太……”才说了一个“太”字,吴知县赶紧捂住嘴巴,不敢再说下去了。

  炎承霄索性替他说完。“就是太皇太后,为了让赵贵妃成为后宫之首,不惜杀害尚未出生的皇孙,可惜精心设计的阴谋还是失败,隔不到两年,赵贵妃生了一位公主,却因失血过多而死,皇后也离开冷宫,重新得到册封,不过冷宫的日子十分难熬,也让她的身子愈来愈差,没过多久便一病不起。”

  由于当时年纪还小,加上见面的机会不多,炎承霄对同胞所出的大姊印象并不深,只能从兄嫂们的口中得知她是个贤淑温良的皇后,可就因为身为女子,即便已经母仪天下了,对于后宫的众多妃嫔,还是无法做到无私,这才让人有机可乘,借题发挥,最后先帝查出害梁淑妃小产的是一名昭仪,错怪了皇后,便亲自前往冷宫迎接。

  不过那究竟是不是真相,没人敢往下查,就连先帝也不再追究,可是对年幼的太子来说,是一道沉重的打击,至今不曾忘记。

  “这件事皇上可都知情?”吴知县听得一愣一愣的。

  “皇上还是太子时,便已经查得水落石出。”他敛起唇角的笑弧。“吴大人,你说皇上有可能让赵家的女儿当上皇后吗?”

  吴知县用力摇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