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〇


  “要是坏了我家主子的大事,你就死定了。”阿贵临走之前不忘小声警告。

  春梅口中乡囔。“我只是一时忘了……”

  “是谁?”睿仙从书本中抬起头来问道。

  确定把门关好,春梅才开口。“阿贵说四爷要请小姐过去一下。”

  闻言,睿仙心头蓦地打了一个突。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不管是为了什么事,待在这艘客船上,是逃也逃不了,只能去面对。

  待她整理了下身上的常服,深吸了口气,这才踏出舱房,来到隔壁,春梅代主子敲了门,阿贵几乎是立刻前来应门。

  “里面请!”他退到一旁,好让睿仙主仆进门。

  睿仙下意识地望向坐在桌旁,此刻面无表情的男人,也正循声望向自己,于是状若无事地启唇。“四爷有事需要帮忙吗?”

  “阿贵,你们都先下去。”炎承霄想跟睿仙单独谈一谈。

  听他又要把人屏退,春梅心里很不满。“要下去哪里?再下去就是河了……”

  “少啰嗦!”阿贵拖着她走。

  她气冲冲地嚷着:“你干什么?不要拉着我……”

  待门扉又重新关上,睿仙再度把目光调回来,跟着脚步轻移,直到在椅上坐下,这才又出声——“四爷可以说了。”

  “关于那一天的事……”

  “四爷指的是哪一天?”她故作疑惑地问。

  炎承霄愣了一下。“当然是指五天前的下午所发生的事。”

  “敢问四爷,那天有发生什么事吗?”睿仙自然明白他指的是何事,不过已经决定当作没发生过,就没什么好谈的。

  他拢起两道浓眉。“我不信你真的忘了。”

  “四爷也应该把它忘了。”她凉凉地回道。

  “你在生气?”炎承霄听得出她口气中的冷淡。

  睿仙口气更冷了。“不敢!”

  “就算我眼睛瞎了,也听得出来,你明明就在生气。”还以为该感到愤怒的是他,因为被骗的是自己。

  她很轻很轻地叹了一口气。“四爷应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更不该再重提那天的事,办完皇上交代的事,咱们就可以早日返回京城。”

  “……我做不到!”活了二十五年,终于遇到令自己动心、渴望能娶进门的女人,说是寡妇也就算了,如今才知是被夫家休离,简直像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当场赏了一个耳光,难堪已经无法形容他的感受。

  “那么四爷要我怎么做?”睿仙必须武装起自己,才能保护一颗已经脆弱不堪的心,什么教养、礼数都顾不得,连说的话都像带了刺。

  “是要我为了隐瞒自己是个弃妇,还害得你开口求亲,简直丢尽颜面一事,向你郑重的道歉?如果是这样,那真的很过意不去,我保证不会传扬出去,绝对会保住四爷的面子。”

  炎承霄火气也跟着大了。“我并没有这么说!”

  “可是心里却是这么想的。”她喉头一梗。“既然如此,就没什么好谈的,还是办正事要紧。”

  他想要对她大吼,想要指责这个女人是个骗子,胆敢欺骗他的感情,不过这并不是真正令自己烦躁的理由。

  在经历了难堪、愤怒,总算冷静下来之后,炎承霄肯定自己无法娶一个被休离的女子为妻,这不只会成为众人的笑柄,更别说皇上和兄嫂们,铁定会反对到底,一切就到此为止,可是……偏偏有股郁气堵在胸腔,怎么也无法驱散。

  无法拥有渴望得到的女人,才是让炎承霄难以接受的原因,为何不能早几年遇到她?如果早一点相遇,就不需要面对这些难题,可是现在说这些都于事无补,因为事实就是如此。

  “为何会被休离?”炎承霄想要解开心中的疑惑。

  睿仙涩笑一声。“有什么差别吗?”

  “你是犯了哪一条罪名,那个男人非休了你不可?”炎承霄实在无法想像,到底是哪个男人有眼无珠,看不到她的好!

  “……嫉妒。”她涩涩地说。

  他着实怔住了。“嫉妒?”

  “我不许相公纳妾,他便以嫉妒的罪名休了我。”在七出之罪当中,嫉妒这一条也是睿仙唯一可以接受的理由。

  “就这样?”炎承霄整个人不禁傻了。“你们成亲多久了?”

  “前后总共两个月。”她还嫌太久。

  炎承霄听得嘴巴差点合不拢,震惊地问:“你才进门两个月,他就以嫉妒的罪名休了你?依你的聪敏,不可能不明白这么做会造成何种后果。”

  “我当然知道。”睿仙想让他明白自己的逼不得已。

  “你知……你是故意的?”他再次傻了。

  她垂下眼眸,逸出一声苦笑。“没错,我是故意的,只有那么做我才能尽快离开夫家,不必再继续忍受相公的怨恨,说我高攀了他,对他而言,我比不上他宠爱的小妾,更不必再听公婆说他们后悔当年指腹为婚的决定,因为我不配当他们的媳妇儿,看轻我就算了,就连过世的爹也令他们瞧不起,一个没有靠山和后台的媳妇儿,只会丢他们的脸,逼得我不得不出此下策。”这不过是重生之后的遭遇,重生之前的经历可比这些还要凄惨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