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九


  不过这样也好,四爷可以不必再左右为难,也不必煞费苦心,一一去说服皇上和家人同意娶她为正室,更不必因为娶了个弃妇而遭人在背后耻笑,睿仙更不必觉得亏欠。

  无论是四郎哥,还是四爷,她都不能嫁。

  就算五娘说过自己将来会嫁给四爷,成为她的四婶,可若老天爷又从中作梗,或者他们之中有人退缩、反悔了,命运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不一样的变化,不可能再照着原本的人生走。

  当她哭到眼泪都乾了,只剩下微弱的抽噎,才慢慢地站起身,先去洗了把脸,免得眼皮红肿,无法见人。

  “不是都决定这辈子不再嫁人了吗?又为何哭成这样?”睿仙不禁骂自己没用。“比起重生之前,带着遗憾死去,这又算得了什么……”

  老天爷已经待她不薄,不该奢求太多,那是会遭天谴的。

  只不过是一点小事,她可以熬过去的。

  “……小姐,你在里头吗?小姐快开门……”春梅终于把瞌睡虫赶跑,却不见主子的身影,问四爷,四爷不说话,脸色也不太对,赶忙回舱房来。

  睿仙做了几个深呼吸,才把门闩拉开。

  “小姐怎么哭了?”她惊问。

  “没有,只不过是书看太久,眼睛很不舒服。”她随便编了个藉口。

  春梅半信半疑,因为怎么看都像哭过了。“那小姐就别看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低落的心情,让睿仙连说话都失去力气。

  ***

  那天之后,又过了五天,睿仙都待在自己的舱房,不曾踏出一步。

  “小姐……”春梅观察了好几天,总觉得不太对劲。“你那天是不是跟四爷吵架了?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小姐不肯说。

  睿仙佯装看书,可是一个字也没看进去。“是谁说的?”

  “因为四爷都没有叫阿贵来请你过去一块喝茶或是用膳,而小姐也没要奴婢去问问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所以……”她想了好久,只想到这个结论。“你们是不是吵架了?”

  “我怎么会跟四爷吵架?大概是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才没有叫阿贵来请我过去,你想太多了。”睿仙云淡风轻地解释。

  见主子脸上看不出一丝异状,春梅心想难道真的猜错了。“奴婢也是这么想,不过阿贵说他家主子看起来有些怪怪的,问我知不知出了什么事。”

  她抬起螓首,看着自家婢女。“怎么个怪法?”

  春梅比手画脚地说:“就是在舱房里坐也不是、站也不是,一脸焦躁不安,好像有什么烦恼,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形,阿贵说他家主子天资聪颖,这世上还没有难得倒他的事,才会觉得奇怪,偏偏又不敢问。”

  “再聪明的人,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,四爷不说,咱们也帮不上忙,只有等他想通了。”是因为她的关系吗?睿仙不禁这么猜想。

  “阿贵还说四爷这几天茶不思、饭不想的,要是外人见了,肯定会以为是犯了相思病。”说完,春梅噗哧地笑了。

  睿仙不禁开始担心。“茶不思、饭不想?真有这么严重?”

  “奴婢可没乱说,是阿贵自己说的。”

  她不禁含笑地打量起婢女。“听你左一声阿贵、右一声阿贵,我还以为你们合不来,每次见面就斗嘴,原来处得这么好。”

  “奴婢……奴婢哪有跟他处得好……”春梅满脸通红地嚷道。

  见婢女嘴巴不肯承认,不过表情早就泄漏了心事,还真是吵出了感情,睿仙不禁轻叹一声。“你都已经十八,早就该嫁人了,只是阿贵是炎府的家仆,要是真的跟了他,就永远摆脱不了奴才的命运,我并不赞同。”

  春梅跺了下脚。“小姐想到哪里去了?”

  “好,撇开阿贵不说,咱们虽然名为主仆,可就像姊妹、像家人,等回到京城之后,我便请媒婆帮你找一个好婆家……”她拉着婢女的手。“你跟着我吃了不少苦,我希望让你得到幸福。”

  “那小姐的幸福呢?”春梅反问。

  睿仙淡淡一笑。“我现在过得很好,已经很幸福了。”

  “奴婢看来一点都不好,小姐当初要是没有嫁进唐家就好了。”春梅不禁替主子打抱不平。

  “大多数的女子被休之后,下场都非常可怜凄惨,我有表姨父和表姨母可以依靠,已经够幸运了。”她很惜福,也很知足。

  春梅不禁感到庆幸。“幸好小姐想得开,否则真不知现在变成什么样了。”只怕早就活不下去,不过这句话她可不敢说。

  “我跟唐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,以后别再提它了。”睿仙也承认唐家对她的伤害太深,即便重生了,还是难以释怀,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和对方有所牵连,更不要说再见面了。

  “知道了,小姐。”她自然跟主子站在同一条阵线上。

  话声方落,叩叩的敲门声便响起了。

  她先去应门,见是阿贵,方才还在提他,这会儿见到本人,春梅不禁有些别扭。“有什么事?”

  阿贵朝舱房里望了一眼。“我家主子有请表少爷过去一下。”

  “表少爷?哪来的表少爷?”春梅起初还没反应过来,捱了对方一记白眼,这才想起来,连忙改口。“呃、喔,就是我家少爷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