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七


  “当然不成!”她娇斥地回道。

  炎承霄一脸扼腕地叹道:“果然不行,那……兄妹或兄弟呢?”

  “咱们长得又不像。”睿仙也觉得不好。

  他思索了下。“那么友人呢?”

  睿仙总算同意了。“这倒是可行。”

  “我却不喜欢。”炎承霄觉得太生疏了。

  她一脸没好气地回道:“这跟四爷喜不喜欢有何关系?”

  “当然有关系了。”他自然不能说想在称呼上跟她亲近一点,最后选了一个折衷的办法。“既然你现在是女扮男装,不如咱们就以表兄弟相称,两人结伴同行,也不至于奇怪。”

  “那么妾身……”睿仙清了清喉咙。“不!我就称呼你一声表哥了。”

  炎承霄咧嘴一笑。“表弟既然也赞同,那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  “是,表哥。”她多叫了几次,才能记牢。

  “阿贵,这位就是表少爷,可不要叫错了。”他跟小厮介绍。

  阿贵马上有模有样地拱手见礼。“见过表少爷!”

  “不必多礼!”睿仙一面笑、一面回道。

  “总之在那人下船之前,只要踏出舱房,大家都得要谨言慎行。”炎承霄收敛起笑意,把话题绕回正事上头。

  睿仙才点了下螓首,就听到门上传来惊天动地的敲打声,阿贵赶忙去应门,站在门外的是一身小厮打扮、两眼泛红的春梅。

  “我家小姐在不在这儿?”春梅急得快哭了。“她不见……”

  “快点进来!”阿贵气急败坏地把她拖进舱房。

  春梅原本有些不高兴,可是见到主子在座,马上松了一大口气。“小姐原来在这儿,真快把奴婢吓死了,还以为掉进河里……呜……”

  “春梅!”睿仙马上捂住婢女的嘴巴。“别这么大声嚷嚷……”

  “呜呜……”怎么回事?

  她忙不迭的叮咛。“记得叫我少爷,不能再叫小姐了,还有你要称呼四爷一声表少爷,绝不能唤他四爷……”

  “呜呜……呜……”怎么她才离开一会儿,小姐跟四爷变成表兄弟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春梅嘴巴被捂住,无法言语,只能在心里叫道。

  上船之后的第三天。

  “……前阵子大人曾经要卑职打听那天和赵守成上茶楼的几个盐商身分,昨晚见到睡在对面舱房的人,卑职认出就是其中之一,姓孙,叫孙有乾,是世代居住在开元府的盐商,直到去年贩售官盐的资格被朝廷取消,不过出手依然阔绰,因此卑职怀疑他转而贩卖私盐……”蒋护道出目前所知的情报。“孙有乾身边只带了一名小妾,还有两个奴才,并没有其他人。”

  炎承霄偏头望向敞开的窗子,凉风徐徐,令人好不舒畅。“开元府?那么他应该会比咱们早几天下船……还是要盯着点,直到对方离开为止。”

  “是。”说完,他便先出去了。

  坐在一旁凝听的睿仙看着蒋护离开,又睇向坐在对面的炎承霄,见他一手托着下颚,眼皮半掩,似乎在思索什么,也不敢出声打扰,于是翻起多年来总是随身携带的《封诊式》,静静地看着书。

  这是一个宁静的午后,舱房内又通风,加上船身轻晃,令人忍不住想要接受周公的召唤。

  春梅一连打了五个大呵欠,连眼角都湿了,只好凑到主子耳畔,说想要出去走一走,不然快睡着了。

  “去吧!”睿仙啼笑皆非地答应了。

  接着,连一旁的阿贵都开始摇头晃脑,让她不禁佩服,连站着都能睡觉,不过也没叫醒他,继续看书。

  “哇……”没过多久,阿贵猛地惊醒过来,连忙甩了甩脑袋,赶紧找一些事来做,于是提起茶壶,朝睿仙比划两下,意思是要去烧水泡茶。

  睿仙原本觉得有些不妥,因为这么一来,舱房内就只剩下她和炎承霄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总是不太好,可是又想只要坦坦荡荡,别人又能说什么,于是轻颔了下首,表示知道了。

  待阿贵一走,她很自然地睇向坐在对面的男人,不知何时,炎承霄已经换了姿势,把头趴在桌上,用手当枕,就这么睡着了。

  “怎么连他也睡着了?”睿仙失笑地说。

  看着趴在桌上熟睡的男人,睿仙又想起要回华亭县探亲和扫墓的事,既然他早晚都会知道真相,还是该由自己亲口来说。

  她合上看了一半的书,不禁考虑,是在到江临府之前提比较好,还是等办完正事之后再说。

  “呃……嗯……”突然之间,炎承霄发出一连串断断续续的梦呓。“不……不要……唔……走开……”

  “四爷?”她唤了一声,对方并没有醒来。

  在睡梦当中,炎承霄看到好几道强烈的白光出现在眼前,冰冷、刺眼,让他全身打颤,不禁害怕地闭上眼皮,以为这样就看不到了。
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唔……杀她……”他口中不住地喃道。

  睿仙见他似乎作了恶梦,不禁起身,走到炎承霄身旁,接着伸出小手,轻拍两下肩头,试图叫醒他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