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六


  迷迷糊糊之间,睿仙先是听见哗啦啦的水声,距离好近,彷佛就在耳边,接着感觉到床板在动,倏地从睡梦中惊醒,发现自己置身于舱房之中,这才想到昨天早上已经跟着四爷离开京城,此刻人在客船上。

  “春梅?”只见床上只有她一个人,没看到睡在同一间舱房的婢女,八成是去张罗吃的,便起来梳洗更衣。

  待她又穿回昨天出发时所穿的青色常服,又扮成男人的样子,看了下外头,天色已经大亮,差不多卯时了,运河上不断翻腾的白色浪花,偶尔会从窗口飞溅进来,让睿仙看了不禁觉得有趣。

  “怎么还没回来?又跑到哪儿去了?”一直等到睿仙装扮就绪,还不见婢女的人影,便打算出去看看。

  开了门之后,外头是一条狭窄的通道,于是她先把门关上,来到隔壁舱房,也就是四爷所住的,只见门扉紧闭着,想着要不要敲门,犹豫了下,还是决定先找到婢女再说。

  由于狭窄的通道上不时有人走动,睿仙虽然易钗而弁,还是尽量侧身,以免有肢体上的接触,走到最前面,发现客船上还有堂屋,光线十分明亮,可以让船上的乘客有个地方活动筋骨,这会儿已经有人坐在那儿对弈了。

  她才这么想着,一名身材瘦高、下巴蓄着短胡,嘴巴有些向左歪斜,应该是后天所造成的,年纪约莫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,跟她擦肩而过。

  睿仙并不认为自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可是只要记住某些特徵,自然就会加深印象,虽然才瞥了一眼,却觉得这人很眼熟。

  “这个人……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?”她口中轻喃着,脑中的记忆旋即被掀了开来,不就是那天在永安茶楼内,站在赵守成身边,与他一起幸灾乐祸的人?按照四爷的说法,有可能是贩卖私盐的私枭之一。

  她不禁庆幸此刻穿着一身男装,才没被认出来,不过对方想必识得四爷,万一不慎撞见,起了疑心而通知赵家,那么四爷在别院休养的谎言不就被人拆穿了,此行的任务有可能因此功败垂成。

  睿仙不假思索地转身,快步地跟上对方,想要先确定他住在哪一间舱房再另谋对策。

  就这样,她不动声色地跟在后头,直到那人进了舱房才停下脚步,而舱房的对面竟然就是炎承霄所住的,双方如此地接近,心跳差点跟着停摆,脑子也飞快地转动,第一件事便是敲门,要立刻告诉炎承霄这件事。

  “你来得正好,四爷……”阿贵应门之后,见到来人,脸上跟着一喜,因为才打算去请她过来。

  不等阿贵说完,睿仙已经紧张地进了舱房,马上把门关上。

  此刻坐在舱房内的炎承霄,目光没有焦距地望过去,原本正在和蒋护、魏昭说话,先是听到敲门声,应门的阿贵话才说到一半,门就关上了,不禁有些疑惑。

  “有人进来吗?”

  “四爷,是姚氏来了。”阿贵马上回道。

  闻言,炎承霄咧了下嘴角。“昨晚睡得可好?”

  “四爷小声一点……”她压低嗓音说道。

  他皱起眉头,马上警觉到不对。“出了什么事?”

  于是,睿仙继续放低音量,把方才的意外发现,从头到尾说了一遍。“……要是让那人知道四爷就在这艘客船上,一定会怀疑此行的目的。”

  炎承霄又确定一次。“你真的没看错?”

  “四爷不信?”她面带薄愠地问。

  他一怔,便不再存有任何疑虑。“我自然相信你的眼力,只是没想到这么巧……蒋护,好好盯着那个人,我要知道究竟只有他一个,还是有别人跟他一起在这艘客船上,又是在哪个码头下船。”

  蒋护拱手。“是,大人。”

  “魏昭,”他又吩咐另一名属下。“马上去交代其他人,在船上的这段日子,避免使用‘大人’、‘四爷’,一概以‘主子’来称呼。”

  “是。”魏眧也不敢马虎。

  交代完毕,炎承霄便让两人下去做该做的事。

  “阿贵,你都明白了吗?”他接着又提醒伺候自己生活起居的小厮。

  阿贵躬了个身。“是,主子,奴才明白。”

  “四爷是不是担心赵家的人也在这艘船上?”睿仙也在桌旁的椅上坐下,打量着他凝重的神情,不禁这么猜测。

  “赵家几个主子的行踪都在我的掌握之中,他们不可能在这艘船上,不过下头的人就很难说了。”他摸索着案桌,找到半满的茶杯,便端起来,啜了一口。“既然这样,只好待在舱房内,尽量不要出去。”

  睿仙颔了下螓首。“也只能如此。”

  “幸好有你跟着来,否则咱们还没到江临府,赵家就已经获知消息,更改卸货的地点,届时一切又要从头来过,你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。”炎承霄真的由衷地感谢,老天爷在自己双目失明、最旁徨无助的当口,让他遇到了姚氏,或许就是对他的一种补偿。

  被这么夸赞,睿仙面颊一热。“四爷别这么说。”

  “你也别再称呼我四爷了。”他也顺便提醒她。

  她叫得太顺口,一时改不过来。“那该如何称呼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炎承霄故作沉吟状。“不如假扮成夫妻如何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