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一


  “是,奴婢记住了。”

  过了一会儿,春梅手上端了碗姜汤,推门进房了。

  睿仙连忙坐下,状似不经心地问:“刚刚在外头的是四爷?”

  “四爷听说小姐身子不适,便让阿贵陪着,亲自过来探望……”她把手上的姜汤搁在茶几上。“小姐快趁热喝了,才能袪走身上的寒气。”

  “好。”睿仙心不在焉地舀了一口姜汤,吹了两下才喝,面对炎承霄的关心,她不是不感动,但心头也更乱了。

  若是嫁给四爷,就会得到真正的幸福吗?

  就算如愿进门了,炎家人就会敞开心扉接受她,不会认为自己高攀,也不会跟唐家一样,天天给她脸色看?

  她在心里不断地问老天爷,可还是得不到答案。

  既然老天爷不肯说,还是只能靠自己,因为这是她的人生,一定要做出对大家都好的选择。

  ***

  睿仙休息了一晚,隔日用过早膳,便去见了四爷。

  待她来到书房外头,就见炎承霄正在里头跟好几个人说话,似乎正在忙,不便进去打扰,心想还是晚一点再来好了。

  “春梅,咱们先回去吧!”睿仙对婢女说。

  屋里的炎承霄似乎有听到她的声音,便问身边的阿贵,很快地得到证实。

  “……先请她到外头的凉亭稍坐片刻。”

  “是。”阿贵衔命出去,拦下睿仙主仆,转达主子的意思。

  因为双眼不便,炎承霄告假半年,无法到虎卫司处理公务,只好将都察同知王大人以及几位部属请到府中,亲自交办事情,加上即将有一趟远行,有一、两个月不在京城,又要秘密进行,所以得要事先布局。

  “……再过两天,我打算搬到南郊的别院静养,暂时不会见客,虎卫司的事就有劳各位了。”他面带忧色,佯叹地说。

  由于前往江临府的事不能露出一点风声,更不能让赵家的人知道,免得打草惊蛇,所以得找一个藉口,才不会引起怀疑。

  都察同知王大人拱起双手。“请大人放心,养病要紧!”

  “大人尽管放宽心,把眼疾治好才是最要紧的……”

  “下官定会尽力而为……”

  “大人别太操心,相信老天爷定会保佑的……”

  炎承霄牵动一下嘴角的弧度,在这几个人当中,也有跟赵家来往密切的,可不是全都关心自己。“多谢……我有些头疼,就不送了。”

  “那么大人就好好歇着,下官等先告辞了。”都察同知王大人起身说道。

  听着脚步声二离去,炎承霄才收起伪装,面无表情地直视门口,心想到别院休养的事,应该很快就会传到赵家人的耳中了。

  这么一想,他嘴角不禁往上一扬,接着慢慢地起身,从书案后头绕出来,便开口唤着小厮。“阿贵!”

  已经折回屋里的阿贵连忙上前。“四爷!”

  “带我到凉亭那儿!”他说。

  “是。”阿贵搀着主子踏出书房,走向一座小巧玲珑的亭子,已经坐在里头的睿仙见炎承霄来了,马上起身。

  睿仙语带歉意地说:“不知四爷在忙,打扰了。”

  “无妨。”炎承霄在石凳上坐下。“身子好些了吗?”

  她险些忘了昨天的藉口。“呃、嗯,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“没事就好。”他口气顿了一下。“阿贵,你们先退下。”

  阿贵应了一声,又朝春梅努了努嘴。

  “小姐,奴婢不会跑太远,要是有事就叫一声。”春梅想起上回的事,可不想又出状况。

  “走了啦!”阿贵催道。

  春梅瞪他一眼。“我不是在走了?”

  于是,两人一边斗嘴、一边走出凉亭。

  “四爷可以说了!”睿仙开口问道。

  炎承霄偏过俊首,依靠听音辨位,将目光调往她的方向。“原本有件事想要先跟你商量的,不过……现在已经决定了。”

  “敢问四爷是什么事?”她听得满脸疑惑。

  他沉吟一下。“再过两天,也就是后天,我要出一趟远门,原本想问你愿不愿意随行,可是又想这一路上舟车劳顿的,你身子恐怕会吃不消,所以你就暂时先回纪府,至于以后的事,等我回京之后再说。”

  闻言,睿仙娇颜倏地一变。“如今四爷双眼无法视物,还要出远门,万一又有刺客要杀你……”

  “我会带蒋护他们一块去,有他们在身边保护,不会有事的。”炎承霄抬起右手,做出制止的动作。

  “四爷要上哪儿去?”她忐忑地问。

  “江临府。”

  睿仙怔了一下。“江临府?难道四爷是要去凤阳码头?”她立刻联想到那天在茶楼时,四爷收到的那封书信。

  “看来你不只是眼力好,记性也极佳。”炎承霄先是低笑一声,接着又转为严肃。“不过我这趟出门不能让太多人知道,除了上头的几位兄嫂,连家里其他的人都要瞒着,一切都必须秘密进行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