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八


  “五娘,快跟二哥说……”

  升湖、升濂又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  “堂姊别怕,一切有我在!”七娘很有义气地说。

  二夫人也急得快哭了。“跟、跟娘说……”

  “娘……”五娘不禁泪眼汪汪地看着嫡母。“他……靖远侯他……会在两年后杀了我……他会亲手杀了我……”终于说出内心所受的委屈了。

  此话一出,在场的人都呆住了。

  “他为何要杀我?我究竟犯了什么错?”她真的想不通,可是重生之前的那段记忆太痛苦、也太可怕,现在她光是听到靖远侯三个字,就会不断地发抖。

  七娘不禁摸了摸她的额头。“真是奇怪,又没有发烧……一定是惊吓过度,才会胡言乱语。”

  “太医怎么还没来?我出去瞧瞧。”三夫人赶紧再去催。

  五娘偎在嫡母怀中不停地啜泣。“娘……我不要嫁给那个男人……我不想再被他杀了……他心里根本没有我……”

  “有大哥在,没人能伤得了你的。”升湖安慰地说。

  升濂也出言保证。“还有二哥,谁也动不了你一根寒毛。”

  “呜……”五娘也想要相信兄长,可是真的好怕同样的经历又来一次。

  见庶妹只是哭,两兄弟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待太医请来之后,仔细的望闻问切一番,诊断她身子并无大碍,只是胆气较虚,夜里又多梦,于是开了一帖安神定志的药方子。

  三夫人马上派人去抓药,并亲自送太医出去。

  直到太医走后,五娘哭着、哭着又睡着了。

  “娘别担心,太医也说妹妹没事,就让她好好地睡一觉,等到明天,精神自然会转好。”身为长子的升湖不忍见母亲忧愁,便和二弟一起搀扶她回房歇着。

  七娘见他们都走了,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  “七娘,别吵醒五娘,快点出来。”升濂回头叮嘱。

  她回了一声“好”,决定晚一点再过来探望。

  都过了两天,五娘还是一副惊弓之鸟的模样,整天躲在寝房,连房门都不肯踏出一步,让七娘很烦恼,祸是她闯的,就得负责善后。

  “你不是喜欢姚姊姊吗?咱们去找她好不好?”她哄诱地问。

  五娘本想说好,可是犹豫了下,又摇头了。“我不想出去……”根本没有人相信自己,都以为是惊吓过度,脑袋不清楚才会那么说,说不定连“四婶”也会以为她真的病了。

  “你就这么怕那个靖远侯?”

  “不要、不要提他!”五娘捂住双耳惊呼。

  七娘怎么也想不明白,堂姊为何说靖远侯会在两年后杀了她?难不成她真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?

  “那我把姚姊姊找过来陪你好不好?”她又换个方式。

  “……姚姊姊会不会很忙?”五娘怯怯地问。

  “我这就去问姚姊姊,你等我一下,很快就回来。”话才说着,七娘已经冲出去,用最快的速度奔向北院。

  而留在寝房里的五娘坐在床上,圈抱着屈起的双腿,要不是靖远侯的元配多年不孕,他也不会想纳偏房,还从炎家的女儿当中挑选,连皇上也十分赞成,爹更说将来若能生下子嗣,可以母凭子贵,加上她又是庶出的女儿,自然是最适当的人选,可是谁也料想不到,最后她会死在那个男人的手上。

  “我该怎么办?”她旁徨地喃道。

  看来只有赶在亲事订下之前,出家为尼了。

  五娘最后做出这个决定。

  等了半天,七娘终于回来了。

  “堂姊,我把姚姊姊带来了!”她拉着因为走得太快,还有些娇喘吁吁的睿仙推门进房,不忘邀功地笑说:“我可是从四叔身边硬把她抢过来的,你该看看四叔的表情……”

  “姚姊姊和四叔在谈正事吗?”五娘担忧地问。

  睿仙好不容易喘过气来,朝她柔柔一笑。“我跟四爷只是在闲聊,他问我是否会晕船、有没有搭客船的经验之类,都还没开始谈正事,七娘就跑来了,不要担心,回头我再去找四爷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她可不想惹四叔生气。

  看着一脸荏弱无助的五娘,睿仙不禁想到在来的路上,七娘把堂姊昏倒的事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,不禁起了疑心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觑见她眼底流露的惊惧,睿仙也不禁心疼。

  五娘勉强地挤出笑靥。“谢谢姚姊姊,我、我已经好多了……”

  “哪里好多了?吓到连房门都不敢跨出去,一点都不好。”七娘闷闷地回道。

  “这全都怪我!”

  “这件事与你无关。”五娘不希望见到堂妹过度自责。

  睿仙沉吟一下,有些话实在不便在第三者面前说。“七娘,你能不能先出去,让我跟五娘单独谈一谈?”

  “……好吧,那么姚姊姊就在这儿多陪陪堂姊,我先回去了。”只要能让堂姊心情开朗起来,七娘什么事都愿意做。

  待她把房门带上,睿仙才在床缘坐下。“七娘说你被靖远侯给吓坏了,还说他会在两年后杀了你,为何会这么认为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