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三


  夜阑人静。

  炎承霄早早打发阿贵到后头的小房间休息,独自一个人坐在几案旁,都快子时了,还是了无睡意,想到白天发生的事,让他到现在胸口还像被一块石头堵住,导致呼吸不顺,别说躺下,就连像这样坐着,都觉得心烦意躁。

  “明明可以不必在意的……”炎承霄口中低喃,他向来只求达到目的,利用可以利用的人,将棋子的用处发挥到极限,偏偏遇到这个姚氏,却做不到无动于衷的心态,也见不得有人出言羞辱。

  他倏地站起身,对寝房的摆设已经相当熟悉,不需靠人搀扶也能走到房门口,接着轻轻地拉开门扉,跨出门槛。

  这恐怕是生平头一次,炎承霄不想用脑袋思考,而是靠身体本能,一手扶着墙面,然后在心里数着,该走几步路,左转或右拐地,再经过一道粉墙,全凭藉着印象和记忆,费了好大一番工夫,总算来到小跨院。

  当他两手摸索到月洞门的形状,不敢相信真的成功了。

  “都这么晚了,她应该睡了……”来到目的地之后,他反而冷静下来,有些懊悔自己的冲动。

  接下来该怎么办?

  炎承霄跨进月洞门,想着该不该出声叫人,不过这么做恐怕会惊吓到她,深夜造访,更是不妥,还是循着原路回去。

  “我应该叫阿贵一起来才对……”他懊恼地说。

  才这么想,炎承霄随即移动脚步,但一时方向出现错乱,不确定月洞门在哪个方位,只能举起双手四处胡乱摸索,结果一个不留神,踩到地上的石头,硬生生地摔了一跤。

  “啊……呵呵……还真是狼狈……”他从来没有这么莽撞过,完全失去理智,连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。

  他揉了揉膝盖,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。

  “……谁在那里?”一个细柔的女子嗓音冷不防地响起。

  睿仙也同样无法入眠,见今晚月色不错,索性走到外头来,直到听见不远处传来异响,心生警觉,扬声质问。

  “是我!”炎承霄脸上有些热度,不想出声也不行了。

  “……四爷?”

  他轻咳一声。“没错。”

  闻声,睿仙连忙寻了过来,在明亮的月光映照下,眼前这具高大伟岸的身影,确实就是炎承霄没错。

  “四爷怎么会在这儿?”睿仙惊疑不定地问。

  炎承霄清了清喉咙。“我出来散心……”

  “散心?”

  “结果迷路了。”他面颊热度上升,暗自祈求夜色漆黑些,别让人看出来。

  她又跟着重复一次。“迷路?”

  “对。”炎承霄硬着头皮回道。

  睿仙看了看他的四周。“怎么只有四爷一个人?阿贵呢?”

  “咳,就我一个。”

  这下子可让睿仙不禁目瞪口呆。“三更半夜,四爷一个人出来散心?”

  “这是我的院子,我出来走一走、散散心不成吗?”炎承霄不禁困窘,口气也变得不太好。

  “正好散心到妾身住的小跨院?”她狐疑地问。

  他不自觉的提高音量。“方才不是说迷路了?”

  “是,四爷迷路得还真巧。”睿仙才不信。

  炎承霄俊脸泛红。“你别忘了,我现在是个瞎子,迷路也是在所难免,只要告诉我该怎么回去就好。”

  “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,四爷这么晚了,究竟来做什么?”这个时辰来这儿,绝不是凑巧,必定有事。

  他嘴巴一开一合。“我……你可别误会……”

  “误会什么?”

  “误会我半夜跑来这儿……意图不轨。”炎承霄窘迫地说。

  睿仙掩住口,才没笑出声来。“四爷真的不是?”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还怕没有,何必来招惹她这个寡妇。

  “我像是那种人吗?”他不满地叫道。

  她还是不免纳闷。“那么四爷到底来做什么?”

  “方才不是说迷路吗?我该走了……”说着,他在原地乱转,还差点摔倒,看得睿仙也跟着担心。

  “妾身先扶四爷找个地方坐下……”她迟疑了下,搀起炎承霄的右手腕,引导他方向。

  “就不怕我害你失节?”右手腕就这么被她的小手扶着,虽然隔着层层布料,仍让炎承霄施不出半点力气,连挣开的力道也没有,只能乖乖地被她带着走,不禁心想他又不是没碰过女人,怎么偏偏在这个姚氏面前就会如此失态,不过这种有损男子气概的事,是绝不想让人知道。

  让他在一张石椅上坐下,睿仙这才开口。“四爷也不想让人知道三更半夜到小跨院来的事,那么咱们谁也别说,自然无损妾身的名节。”

  “如果我说出去呢?”炎承霄想听听她的反应。

  睿仙镇定地回道:“四爷不会说的。”

  “何以见得?”

  “因为四爷不是那种只顾自己、蓄意毁人清白的小人,至少妾身是这么认为。”这段日子的相处,睿仙还是愿意相信他不会做出那么卑鄙无耻的事来。

  他先是一怔,接着苦笑。“你太抬举我了。”

  “难道不是吗?”她在另一张石椅上坐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