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一


  他又说起另一道菜肴。“还有这道‘凤还巢’,是在鸡的腹中塞入栗子、红枣、大蒜、红萝卜等等,蒸熟之后,鸡肉也就特别甘美有嚼劲……最后这道汤叫‘百鱼汤’,里头用鲫鱼舌、鲤鱼白、斑鱼肝等等下去煨,直到所有精华都融进汤汁中,堪称是汤中极品。”

  就算是在唐家,睿仙也没看过如此奢靡的吃法,不禁有感而发,这一餐花费的银子,可以让普通老百姓一家吃上两个月。

  “四爷对吃还真是讲究。”这些高官权贵为了满足口腹之慾,不在乎金钱,真是不知民间疾苦。

  炎承霄勾起一抹笑意,像是听出她口气中的淡嘲。“不是我对吃讲究,这些都是盐商到京城来时最爱吃的菜肴,我可不是每次来都会点的。”

  “盐商?”她莫名地问。

  他舀了一口木樨饭。“你说这么好吃的一道菜,若少了盐巴,是不是就淡而无味?”

  “四爷说得没错,上自皇家,下至百姓,厨房里都少不了这样东西。”睿仙同意他的说法。

  “的确如此。”他招呼地说。“不用客气,尽量吃。”

  睿仙不禁觑着正在喝鱼汤的男人,见他不急着说明,也只能耐心的等了。

  等吃到告一段落,大概有七分饱了,炎承霄才搁下手上的白瓷汤匙,要身边的阿贵帮他倒茶,然后延续之前的话题。

  “由于朝廷禁止私盐买卖,所以那些盐商仗着有朝廷赋予的特权,大发其财,吃喝玩乐就不用说了,养戏班、逛窑子更是稀松平常,不过又得上下打点,尤其是来自各级官吏的层层剥削,明勒暗扣,导致外强中乾、入不敷出,竟然有人想出在盐中搀入沙土来贩售的法子,让百姓得先淘洗,才能食用,长久下来,百姓只好转而购买便宜的私盐。”

  听他这么说,睿仙也毫不留情面地批判。“这等恶劣的行径,根本是官商勾结之下衍生的恶果,却要百姓们来承受,四爷真能视而不见吗?虎卫司的职责之一不就是监督百官有无贪污索贿的情事,难道就不能将那些贪官污吏通通查办?若还有类似的事发生,那便是四爷督察不力,怠忽职守了。”

  炎承霄佯叹一声。“就算通通查办了,再换一批人上来,还是会发生同样的事,真是抓不胜抓。”

  她看着碗里的鱼汤。“官盐不仅昂贵,而且还被人搀了沙土,私盐便宜,品质又好,堪称物美价廉,百姓为了生活,也不得不艇而走险,不能怪他们。”

  “那要怪谁?”他笑问。

  睿仙横睨他一眼。“当然要怪……四爷心知肚明。”

  “皇上心里也不是不清楚,只不过追本溯源才是根本之道,更何况也不能任由私盐买卖继续猖獗下去,令朝廷的威信尽丧。”说到这儿,炎承霄从袖内取出方才茶楼伙计送来的那封信。“……帮我看看里头写些什么。”

  “是。”她慎重地接过,抽出信纸,才看了一眼,不禁满脸疑惑。“上头只写了‘下个月二十七凤阳码头’十个字。”

  炎承霄眉头轻拢。“原来是在凤阳码头……”他一直想知道下回私盐卸货的地点,想不到会选在船只进出最频繁的码头,加上又是漕运船,更不会令人起疑,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,的确聪明。

  “是很重要的事吗?”她记得没错的话,凤阳码头应该是在江临府泰平县,也是她之前的夫家,唐家人所住的地方。

  他往后靠在椅背上。“大概在一年多前,虎卫司得到密报,有人在跟盐户收购私盐,再利用漕运船运送到码头转卖给贩售私盐的私枭。你该知道,漕运船是朝廷利用水路来运送官粮到宫中,或是运送军粮到军营,以及百官俸禄等等用途,而敢做出这般胆大包天的事来,你认为会是什么人?”

  睿仙小心翼翼地问:“该不会……是掌管漕运的官员?”

  “你说得没错,这个都漕运使叫赵德洸,是太皇太后的亲外甥,相当受到先帝的宠信和重用,还曾经颁下一道圣旨,只要赵德洸在世一天,都漕运使司都由他来掌理,也等于是将整个河运运输权力都交到赵家人手中,一千多艘漕运船就成了私人船队,不但杂乱无章,如今就连皇上都难以插手。”他不屑地哼了一声。“为了除去这个弊端,就得先解决赵家大权独揽的窘况。”

  “四爷可有证据?”她问。

  “赵德洸不可能一无所知,若非主谋,便是私下纵容,而能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,也只有赵家人了。”炎承霄端起茶杯,啜了一口。“只是他做事向来小心谨慎,除了姻亲、心腹和熟面孔之外,一概不信任,我花了半年多的时间,终于让密探成功地混进其中,得知下次卸货的时间和地点,只要当场人赃俱获,便能将在朝中势力已经扎根极深的赵家人一并除去。”

  她无法想像有多困难,但是听到这个好消息,也不禁感到欣慰。“真是太好了,希望四爷能不负皇上所托。”

  “为了以防万一,要是胆敢把方才所说的话泄漏出去半个字,我就不得不杀你们灭口。”炎承霄冷笑地说。

  春梅马上吓得躲在主子身后。“小姐……”

  “四爷若是不相信咱们,就不会说了,不过妾身还是对天发誓,绝对不会泄漏半个字。”睿仙保证地说。

  “四爷一会儿说盐、一会儿又说船的,奴婢根本听不懂,又能去跟谁说……”

  春梅快哭出来了。

  炎承霄当然只是在吓唬她们。“听不懂是再好不过了。”

  “既然这种事发生过不止一次,地方父母官不可能一无所知,为何至今都没有人上报朝廷?难道全都被收买了?”睿仙愤慨地问。

  他哼笑一声。“他们不是一丘之貉,就是惧于赵家的权势,为了自保,当然不敢声张了,不过说到凤阳码头,它就位在泰平县,要是我没记错,泰平县知县是靠关系走后门才有了这七品官位,这么多年下来,可以说毫无作为,要拉拢这种没有能力,只会奉承巴结的官员可是相当容易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