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〇


  炎承霄另一只手扶着阶梯把手,直到上了二楼,才发现扶着把手的手掌微微颤抖着,可是他总算熬过来了,没有落荒而逃,周围的声音也恢复之前的热络,不再关注在自己身上。众人跟着茶楼老板来到一间间以梅兰竹菊、琴棋书画来命名的雅致厢房,不只可以让客人尽情享受昂贵稀少的名茶、以及奢华可口的菜肴,又加上隐蔽,能够不受其他客人打扰,方便谈论正事。

  “四爷请!”茶楼老板推开门边嵌了一小块“竹”字木板的门扉。

  睿仙也跟着踏进厢房,环视屋内的陈设,墙上的画作、案桌上的茶具,宽敞雅致、一应俱全,只要透过窗框,还可以一面喝茶,一面往下观看街上的热闹景象。

  当他们都坐定,茶楼老板已经命茶博士前来泡茶。

  就见茶博士手上提着一只铜壶进门,里头装的是用泉水煮开的热水,当热水倒进陶壶中,甘醇浓郁的清香扑鼻瞬间而来,令人如沐春风。

  “四爷请慢用,菜马上就送到。”当茶泡好之后,茶楼老板便和茶博士暂时退出厢房。

  接着,阿贵引导主子的手掌来到茶杯的位置。“四爷,小心烫!”

  “嗯。”炎承霄执起茶杯,凑到自己面前,先深深地嗅了一下。“这‘玉如来’的香气百闻不腻,滋味更是令人再三回味。”

  待睿仙啜了一口,只觉得好喝罢了。“可惜妾身不懂茶,怕是浪费了,不过能让四爷为此出门,想必有它的价值。”

  炎承霄咧了咧嘴角。“你说的没错,确实有它的价值。”

  “四爷专程来这儿喝茶的用意是什么?”她不认为真是为了“玉如来”,而且还特地邀自己一块来。

  他故作诧异。“用意?”

  “四爷不会做多余和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,所说的话,也都有另一层涵义,就好比验尸时,外表看不到伤痕累累,并不表示死者真是自然死亡,必须经过解剖,才能确认死因……”睿仙提出自己的见解。“所以妾身才会不禁这么猜想,这杯茶不过是个幌子。”

  “你这个比喻还真是与众不同,不过‘解剖’又是什么呢?”炎承霄不喜欢被人看穿,可是这会儿却觉得心坎上像是被人用羽毛撩了几下,有些痒痒的,甚至往其他部位蔓延,令人难以忽视。

  睿仙并不意外他会问,因为自己第一次听到时也同样感到新鲜。

  “先父曾经说过,有时为了查明真正的死因,必须将死者的身体割开,才能观察体内脏器的情况,而妾身的表姨父听了之后,便说这种行为叫做‘解剖’,能更进一步查明死因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那么你曾经帮人解剖过?”他惊叹地问。

  她轻叹了一声。“俗话说死者为大,就算官府答应解剖,家属也不会同意,所以还没有机会。”

  炎承霄可以理解,也更赞叹她过人的勇气。“确实没有人希望死去的亲人又平白无故挨上一刀,那太残忍了,不过也愈令我好奇,令尊为何会懂得验尸这门本事,难道他在衙门里当差?”

  “呃……可以这么说,曾经听先父提起年幼时,隔壁正巧住了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仵作,因为膝下无子,过世之前便将一身本事传授给他……”父亲生前常说那名老仵作是自己的贵人,若没有他,很多案子就破不了,也无法让死者瞑目。

  “好了!四爷就别顾左右而言他,究竟你真正的用意是什么?”她可不打算随便被人唬弄过去。

  眼看敷衍不过去,炎承霄只好招了。“那就是让全京城的人都看到我是真的看不见,成了名副其实的瞎子。”

  闻言,睿仙不禁一脸错愕。“这是为什么?”这个男人不是很重视颜面吗?

  “俗话说纸包不住火,与其让大家在私下议论纷纷,不如让他们亲眼目睹,这么一来,便会以为我从此成了废人,什么事也做不了,这个虎卫司都察使的位置只怕很快就会换人坐了。”他又把话说得更直白些。

  睿仙立刻会意。“重要的是赵家不再觉得受到威胁,如此一来,便会疏于防范,要找出罪证也就容易多了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炎承霄的笑意更深了,不禁扪心自问,身边有几人能猜到自己的心思,何况又是女流之辈,自己又认识哪个女子像她这般冰雪聪明,懂得举一反三?

  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,明明十分在意看不见,可为了找出赵家的罪证,连自尊和颜面都愿意抛弃,这对个心高气傲的男人来说有多困难,连她也不禁刮目相看。

  “四爷勇气可嘉,令人佩服。”睿仙对这个男人有了另一层认识。

  炎承霄扬起俊美的笑脸,足以令女人脸红心跳。“能蒙你夸赞,看来今天这一趟出门,实在是不虚此行。”

  “四爷过奖了。”她谦虚地说。

  这一刻,炎承霄不禁遗憾看不到她的长相,真想亲眼看看。

  ***

  过了片刻,茶楼伙计送来店里的三道招牌菜,睿仙原以为只是些小菜,想不到有鱼、有肉,而且相当精致。

  “……这是方才有人要小的交给四爷的信。”在退出厢房之前,茶楼伙计恭谨的递上。

  炎承霄什么也没问,只是将右手心朝上,接下书信。

  自从双眼看不见之后,皇上准他告假半年,虎卫司都察使的职务则暂由都察同知王大人代理,不过也只处理公文往来,最重要的监视结果和军情机密,还是会有密探随时来跟他报告,才能完全掌控。

  待茶楼伙计出去,睿仙看着他将书信收进袖口,什么也没说,自然也不方便多问了。

  “你先尝尝这一道‘木樨饭’……”炎承霄虽然看不见摆在桌上的菜肴,不过已经闻到熟悉的香味。“每一粒米饭都炒得很完整,而且粒粒分明,每粒米饭都要泡透蛋汁,炒出来外面金黄、内心雪白,而且它所用的鸡蛋,是吃了人参等药材的鸡下的,所以味道特别好。”

  春梅赶紧帮主子盛了一碗。“小姐尝尝看。”

  “好。”睿仙伸手拿起白瓷汤匙,舀了一口到嘴里,嚼了几下,满意地直点头。“真是好吃,可以吃到满口蛋香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