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八


  睿仙被问得头都晕了。“因为我的相公几年前过世,只好来京城投靠表姨母,不管娘家还是夫家,都已经没人了……”二娘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根本不当她是自家人,知她被赶出唐家大门,可是气得直跳脚,还说男人有个三妻四妾是正常的,既然嫁进门,自然就要从夫,不该反对相公纳妾,最后落得被休的下场。

  “至于和炎府之间的交情,是上一代的事了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睿仙实在想不出藉口,只好含糊地带过。

  听睿仙这么回答,五娘似乎想说什么,不过考虑一下又闭上嘴。

  “原来姚姊姊也不清楚,那就算了,反正娘说两家是世交,那就是了,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,尽管跟我说好了,不要客气。”七娘拍着胸脯说。

  “七娘,真是谢谢你。”睿仙不禁动容了,也许应该学着去相信她们,不要因噎废食,以为所有人都跟唐家的女儿一样恶毒。

  没过多久,丫鬟送来一壶茶水和几碟点心,睿仙主动帮她们倒茶,尽管还无法做到掏心掏肺,至少不要心存怀疑。

  “……我脸上有什么吗?”见五娘总是盯着自己直瞧,她困惑地问。

  五娘怯生生地瞅着她。“没有……姚姊姊,我四叔就有劳你照顾了。”

  闻言,她更是尴尬。“四爷身边有很多人照顾……”

  “可是那些人都比不上姚姊姊。”五娘急切地说。

  睿仙不知该如何解释。“我跟四爷之间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。”

  “等四叔的眼睛看得见,姚姊姊就会明白了。”五娘话中带着玄机。

  闻言,她有些好奇。“你相信四爷还能再看得见?”

  “我相信,四叔的眼睛绝对会好的。”

  见五娘说得十分肯定,睿仙不禁莞尔一笑。“这句话应该说给四爷听,一定会让他信心倍增。”

  “前几天我不小心听到大哥在跟娘说话,他说就因为四叔从小到大一帆风顺,大家又宠着他,日子太过顺遂,老天爷才会想让他吃一点苦头……”七娘抓了块糕点,咬上一大口,一面嚼一面说。“只要度过这道难关,自然就会没事了。”

  “但愿真是这样。”睿仙由衷地说。

  七娘提到兄长,不禁跟她们诉起苦来。“你们说大哥是不是太过分了,老说我没有一个姑娘家该有的样子,将来得帮我招一个女婿进门……”

  “升阳堂哥只是开玩笑,不要当真。”五娘忙着安抚堂妹。

  睿仙也加入安慰的行列。“缘分到了,自然就有姻缘,外表并不重要。”

  “姚姊姊说得没错,外表美丑根本不重要,重要的是处不处得来,要是敢嫌弃我,乾脆休了他!”七娘拍着石桌怒道。

  五娘被她吓到,猛摇着头。“这种话别乱说。”

  “大哥也不想想他生得比女子还美,更被称为‘我朝第一美男子’,有哪户人家的闺女想要有个比自己好看的丈夫……”她依旧气愤难平。“我倒要看看大哥将来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女子,说不定比我还不像个姑娘家,到时换我来取笑他……”

  这番话让五娘不禁笑到肩头一耸一耸的,连小脸也胀红了。

  七娘可是很久没见她笑得这么开心了,果然带五娘出来走一走是对的。“我说错什么了吗?”

  “没有……”五娘勉强止住想笑的冲动。“说不定……真让你猜对了,升阳堂哥喜欢的女子,当真……与众不同……”

  “真的吗?”七娘顿时笑逐颜开。“那我就可以报仇了。”

  睿仙伸手捻了一小块糕饼,又配了口茶吃,就因为重生过,方才晓得可以改变自己的人生,但并不代表能完全掌握。

  “不过还没发生的事,谁也无法预料,等真的遇上了再来烦恼也不迟。”她以自身的经验说。

  “姚姊姊可别不相信,堂姊有时还真的说中不少事,搞不好你将来真的会当咱们的四婶。”七娘笑嘻嘻地说。

  她脸蛋一红。“别乱说!”

  “姚姊姊不喜欢四叔?”五娘眼巴巴地问。

  “不喜欢。”睿仙只好这么说。

  五娘有些着急。“四叔会对你很好的……”

  “咱们别再提你四叔了,聊些别的吧。”她一时情急,只好转移话题。

  于是,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午后,睿仙从和这一对堂姊妹的闲聊当中,得知炎家的女儿不分是哪一房所生,或嫡出、庶出,全都一视同仁,按照排行来命名,七娘是大房正室的女儿,上头还有一个兄长升阳,以及两个姊姊,都已经出嫁,而兄长年方二十,素有“我朝第一美男子”的美誉,至今尚未娶妻;至于五娘则是二房妾室所出,由于二夫人只生一对双生子升湖和升濂,并没有女儿,便视这个庶女如同己出,两人宛如一对亲生母女,这可是大户人家中少见的。

  聊了一个下午,七娘和五娘总算起身告辞。

  “今天真要谢谢四……谢谢姚姊姊陪咱们喝茶,还说了那么多的话。”五娘差点又叫错了。

  睿仙很难不去喜欢她们,也愿意试着相信七娘和五娘确实是生性善良,没有心机城府。“这又没什么,以后有机会,还是可以来找我。”

  “这可是姚姊姊亲口说的,我跟堂姊会常来叨扰你哦。”七娘直爽地笑说。

  她露出发自内心的笑靥。“好。”

  于是,这一对堂姊妹离开小跨院,一路有说有笑,来到西院,也就是炎家二房居住的西院。

  “七娘,你还是快回东院,免得大伯母以为你又溜出府,要罚你抄佛书。”五娘催着送她回来的堂妹。

  七娘看了下天色,是该回去了。“那我走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见堂妹走远了,五娘才转身往嫡母住的小院走去。

  待她来到寝房外头,曲指敲了门。“娘,是我。”

  屋里的婢女来应门。“小姐。”

  五娘跨进门槛,瞥见嫡母就坐在几案旁缝衣服,看那块布料的色泽,应是爹的袍服。“娘,女儿回来了。”只要离开西院,她都会先来报备,回来时也会说一声,好让嫡母安心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