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七


  “莫非真是撞伤了脑袋,到现在都尚未痊癒,否则怎么会起了这个念头?她不只是个寡妇,还打算为死去的相公守一辈子活寡,当个贞节烈妇,难道我炎承霄就非得去跟一个死掉的男人抢吗?就算想要来当妾,只怕她会当面拒绝,还会指着我的鼻子痛骂一顿……”

  自己一定是疯了!

  他不禁这么想。

  一天过去了。

  这座小跨院真的相当清幽宁静,令人有种与世隔绝的错觉,睿仙这两天将里里外外都摸透,也更加喜欢这里。

  “姚姊姊!”七娘的叫声让停在树梢的鸟儿都惊动了。

  睿仙独自坐在小厅里看《雪冤集录》,虽然不知已看过多少遍,还是经常拿出来温故知新,听见叫唤,愣了好一会儿才想到是谁。

  就在这时,七娘已经找到这儿来了。

  “原来姚姊姊在这儿!”她还是一身男装打扮,兴冲冲地跨进门槛。“你还记得我吧,我是七娘。”

  “我当然记得。”睿仙放下书,起身相迎。

  七娘亲热地拉着她的手。“姚姊姊正在看书吗?换作是我可坐不住,娘才会每回见到我想往外跑就直摇头,这几天还罚我抄佛经,才没能来找姚姊姊,不过我一抄完,马上就来了。”

  她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是淡淡地笑着。

  “……七娘。”门外忽然响起一道柔弱的女子嗓音。

  “啊!我差点忘了!”七娘用力拍了下自己的后脑勺,这才将好不容易追上来,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小身子拉进屋内。“姚姊姊,我来跟你介绍,她是五娘,是我二叔的女儿。”

  睿仙看着面前这名年约十五、生得水灵灵的小姑娘,小脸上吹弹得破的肌肤还漾着粉嫩色泽,让人想捧在手心上呵护。

  “堂姊,她就是姚姊姊。”七娘又说。

  只见五娘眨巴着水汪汪的双眼,面带羞涩的启唇。“我是五娘,四婶……啊!不对!现在还不能这么叫……”

  这一声“四婶”可叫得睿仙满脸窘迫。“小姐弄错了……”

  七娘听了不禁哈哈大笑。“堂姊,你不可以叫她四婶,姚姊姊之所以住进府里,只是为了帮四叔的忙。”

  “现在当然不是,可是以后……”说到这儿,五娘冷不防地捂住唇,不让自己泄漏太多“秘密”。

  “以后怎样?”七娘睁大眼睛问。

  五娘用力摇头,不肯说了。

  “姚姊姊可别见怪,堂姊跟我不一样,个性内向,跟不熟的人说话总是会不好意思,话也说得吞吞吐吐,容易让人会错意。”七娘马上替五娘说些好话。

  睿仙脸上的红潮尚未褪尽。“只要把误会说清楚就好,我不会见怪的。”

  “姚姊姊是四叔的客人,能得到他的信任住进这座北院,就表示当你是自己人,以后别叫咱们小姐,实在太见外了。”她也不是对什么人都这么好,就是看得顺眼才想结交。

  “七娘说得是,姚姊姊叫我五娘就好。”五娘细声细气地说。

  她也不便再坚持下去。“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  “下回我再带九娘和十一娘她们过来玩,人多一点也热闹……”七娘就是见自家姊妹不是待在闺房里发呆叹气,好不容易踏出房门,也只是赏花扑蝶,日子真是无聊透顶,所以想替她们找些乐子。

  “七娘,你得先问过姚姊姊,别这么自作主张。”五娘了解这个堂妹的性子,于是提醒地说。

  “姚姊姊不会拒绝吧?”七娘马上问睿仙。

  五娘也殷切地看着睿仙,希望她能答应。

  “若是正好有空,当然好了。”对于七娘的热情,睿仙还真有些吃不消,又看到五娘若有渴求地盯着自己,这个不字还真是说不出口。“不过在来之前,要记得先派人来跟我说一声。”

  姊妹俩不约而同地笑说:“谢谢姚姊姊。”

  “不用客气。”睿仙看着眼前这一对个性截然不同的堂姊妹,很想相信她们就如同外表那么单纯,真的没有恶意,可是重生之前所受的种种教训,总让她无法很快地敞开心胸。

  七娘一脸兴致勃勃地指了指外头。“天气这么好,姚姊姊别一个人闷在屋里看书,那多没意思,咱们到外头喝茶聊天。”

  “也好,就听你的。”她不禁左顾右盼,就是没看见婢女的身影。“春梅也不知跑哪儿去了,我去泡茶过来……”

  “姚姊姊别忙,我去叫人就好……”于是,七娘跑出去找来了个丫鬟,要她去准备茶点。“咱们先去找个地方坐下。”

  睿仙也只好配合她们。

  “七娘性子活泼又不拘小节,希望没有吓到姚姊姊。”五娘一面往外走,一面道歉。

  “怎么会?”她客气地应道。

  由于小跨院里没有亭子,只有露天的石桌石椅,被一簇簇托紫嫣红的繍球花包围着,三人互望一眼,不约而同的走过去。

  待她们都坐下,七娘话匣子也开了,缠着睿仙直问。

  “……听说姚姊姊是六安堂纪大夫的表外甥女,还跟咱们家是世交,我就去问了娘,娘叫我别多问,到底有什么样的渊源?还有姚姊姊为何会住在纪家?是家里都没人了吗?”长辈总当她是小孩子,只好来问本人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