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五


  “他确实是个好官,虽然过了这么多年,但大家提起这位已经过世的工部尚书炎大人,无不竖起大拇指。”她对“炎伯伯”的印象非常好,他不只是爹的恩师,还是一个真正能苦民所苦的官员。

  炎承霄不禁起了疑窦。“听你的口气,似乎跟先父很熟?”

  “那是因为……”睿仙不确定该不该告诉他,自己是华亭县知县姚景安之女,两人的父亲在生前还有师生关系,两家也确实算得上是世交,只要说出来,等于攀上权贵,炎家人也会看在上一辈的情分上,对她诸多照顾。

  “妾身正好是江临府人氏,从小便听大人们谈过有关他的事蹟,也多亏了炎尚书,江临府百姓才不必饱受水患之苦。”可是她并不想攀权附势,只想过平淡的日子,最后还是没说出来。

  “原来你是江临府人氏,记得先父过世前五、六年,经常奉旨前往视察灾情,最后朝廷终于拨款筑堤,这才保住泾江沿岸百姓的身家财产安全……”炎承霄突然话锋一转,让她措手不及。“既然你是江临府人氏,那么夫家呢?又是哪里人?”

  睿仙对这一点倒不必说谎。“同样是江临府人氏。”

  “夫家都没有人了?”

  “都没有了,所以才会到京城来投靠表姨母……”她能说的都说了,免得这位四爷又打破砂锅问到底,就是不肯罢休。“妾身不打算再嫁,的确是因为忘不了死去的相公。”唐祖望带给她的种种伤害,她想忘也忘不了。

  他顿时辞穷,想说她犯不着为了一个死去的男人守寡,要多为自己着想,再找个男人依靠,省得吃苦受罪。可是又觉得与自己无关,他不过是想利用姚氏的本事,没必要多管闲事,两种念头在脑中不断地拉扯。

  “说了这么多话,妾身这就去叫阿贵,让他送壶热茶过来。”话才说着,睿仙便站起身来,正要走出亭子。

  就在这当口,她瞥见一道身影凌空而下,是一名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,先是怔住,尚未意识到发生何事,接着又掠下第二道身影,比之前的男子稍矮,不过相同的装扮,手上都握着一把佩剑。

  莫非是……刺客?

  这个念头在睿仙脑中快速闪过,连忙扬声嬉斥。

  “你们是谁?想做什么?”想到之前的刺客已经自刎,赵家该不会还是不死心,又派人来行刺?

  炎承霄听出她嗓音中的惊惧,下意识地从石凳上站起来。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……你们再不离开,我可要叫人了!”她挡在炎承霄身前,尽管怕得要命,还是大声斥责对方。

  他伸手要将睿仙拉到自己身后。“是有谁来了吗?”

  “四爷先躲到后头……”睿仙一面伸手推他,一面紧盯着刺客的动静。

  “不行!”炎承霄一把握住她的肩头。“你不过是个弱女子,应该躲起来的是你才对,快到后头去……”

  睿仙又急又气。“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……”想到他眼睛看不见,也只有被杀的分。

  两名男子面无表情地上前一步,接着拔剑出鞘。

  见状,她不禁抖着声音,拉开嗓门大喊:“来人!快来人!”

  听见奔跑声,两名黑色劲装男子连忙后退,接着迅速转身逃逸。

  “四爷!”阿贵慌慌张张地跑来。

  春梅也跟着他一起,从没听主子叫得那么大声过,真是吓坏了。“小姐,出了什么事?有没有受伤?”

  接下来,几名府里的护卫也赶来,马上四处查看,寻找可疑的踪迹。

  “刚才有两个男人……他们突然出现……”睿仙一手按着胸口,小脸泛白,就连心脏也快从喉咙跳出来了。

  这时,炎承霄出声打断她,表情异常严峻,接着伸出右手。“到我的书房再说吧……阿贵!”

  “奴才在这儿。”阿贵靠过去,让主子扶住自己。

  头回遇上这种事,睿仙惊魂未定地让春梅搀着,否则两脚发软,真走不动了。

  ***

  书房——待睿仙的情绪稳定下来,已经坐在座椅上,手上则捧着春梅递来的茶杯,呼吸也渐渐平缓。

  “小姐好些了吗?”春梅担忧地问。

  她笑叹一声。“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从后花园回来的路上,一直到坐在这间书房,始终都没有出声的炎承霄开口问了。“你刚才看到什么,一五一十的说出来。”

  睿仙搁下茶杯,深吸了口气,开始整理思绪。

  “妾身看到两名穿着黑衣的男子……一名身长约莫七尺,另一名矮了半个头,前者脸型较瘦,鼻骨有些歪,可能是曾经受过伤……后者是单眼皮、下巴略圆,两人手上都拿了把剑……还有……”她在脑中不断地回想。“系在他们腰上的……都是青铜的虎形带鈎,不知是不是凑巧,就跟四爷身上所用的十分相似。”

  “方才你一点都不害怕?”炎承霄往后靠在椅背上,脸上没有太多表情。

  她无法否认当时内心有多惊恐。“妾身当然害怕。”

  闻言,炎承霄唇角露出一抹不太明显的弧度,不过对她的细心观察,相当的满意。“既然害怕,还能过目不忘,的确不简单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