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三


  睿仙道了声谢,送她到门口。

  “小姐,这炎家人虽是皇亲国戚,不过府里上上下下都很好相处,唐夫人真该跟这位三夫人学一学,不然还真会以为有皇太妃撑腰,自己就变得高贵了。”春梅不像主子想得多,当真这么以为。

  可惜她没有春梅这么天真,想起方才和三夫人的对话,不是怀疑自己有企图,就是不相信四爷需要借用女人的双眼,照理说还是男人比较方便,才想从自己口中套出真正的答案。

  “三夫人真是多心了……”就算真被四爷看上,也只会要来当妾,而她是不可能屈就的。

  再说若不是为了报恩,她根本不会住进炎府,睿仙决定早点还完恩情,从此和这位四爷各走各的路,两不相欠。

  到了傍晚,睿仙才刚准备用膳,两个丫鬟又端了好几道丰盛的菜肴进来。

  她有些不解。“这是……”

  “这是四爷命奴婢端来的。”一名丫鬟说。

  春梅指着桌上早已摆好的晚膳。“咱们已经有准备了。”

  另一名丫鬟说明。“因为四爷把厨子叫去问了,才知道从昨天到现在,连着几顿下来,两位都吃得很少,说不定是不好意思烦劳别人,便要厨子马上再煮几道,要咱们送过来。”

  “妾身本来就吃得不多,还请跟四爷说一声,请他不必放在心上。”睿仙不禁想起四郎哥,只要有机会一块用膳,总是不断地帮她挟菜,嘱咐她多吃一点,生怕她会饿着似的。

  不过四爷的这份体贴却是因为自己还有利用价值,可以帮得上他的忙,才会加以关心,若非如此,只怕是连看也不会看她一眼。

  两个丫鬟应了一声,便带上门走了。

  “想不到四爷这么关心小姐,奴婢不再那么讨厌他了。”春梅笑说。

  睿仙轻笑一声,心想若能这么单纯该有多好。

 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、十年怕井绳,只要面对这些皇亲国戚,她便会特别谨言慎行,就怕一个不小心上了当,又遭人出卖、陷害,老天爷可不会给她第二次机会,再让自己的人生从头来过。

  “我吃不完,你要多吃一点。”睿仙对婢女说。

  春梅看着满桌的好菜,吞咽了下口水。“包在奴婢身上。”

  “吃吧!”睿仙动了筷子,秀气地吃着。

  直到春梅又动手盛了一碗白饭,才有空说话。“小姐,这位四爷到底要你帮什么忙?奴婢到现在还搞不清楚。”

  “我也跟你一样。”她说。

  “这么神神秘秘的,真不知道在做什么?”春梅一面嘟囔,一面扒着饭菜。

  “四爷该不会对小姐有意,才会故意制造机会,想要来个……什么楼台……还有什么月亮的……”

  她瞋睨地笑说:“近水楼台先得月。”

  “对!对!就是这句!”

  睿仙不禁摇头苦笑。“没那回事,别胡思乱想。”

  怎么每个人都往那方面去想,到底答应帮四爷这个忙是对还是错?睿仙不禁头疼地忖道。

  “喔。”既然小姐说不是,那就真的不是,春梅继续埋头猛吃。

  想了又想,睿仙决定明天就问问四爷,到底这个忙该怎么帮,又该做些什么,心里也好有个底。

  过了两天,睿仙才见到四爷。

  这也是她第一次来到炎府的后花园,放眼望去,处处可见古木参天、假山流水,一景一物都匠心独具,等到繁花似锦的季节到来,想必是多彩多姿、仪态万千的宜人景色。

  睿仙跟着负责带路的丫鬟走上一条造型优美的廊桥,才走了十几步,就见身穿黑色常服的炎承霄两手背在身后,倚着栏杆,彷佛在欣赏湖面风光,不过其实他什么都看不见。

  “……你来了。”炎承霄很自然地偏首,尽管双目失去神采,却很快地“望”向正确的方位。“住得还习惯吗?”

  她有些疑惑,因为在炎承霄身旁的小厮并没有出声提醒,他又怎会猜得到。

  “四爷如何知道是妾身?”

  “每个人的脚步声不同,只要二分辨,总会听得出来。”他不免自嘲。“你说得没错,我还听得到,老天爷已经算是待我不薄了。”

  “四爷这么想是对的。”睿仙也很认同。

  炎承霄先是一愣,接着咧嘴笑了。“今天可真是难得,你居然会开口夸奖我,而不是又用话激怒我,要我别说这种丧气话。”

  “妾身也不是真的那么难相处,偶尔还是会说些好话。”她掩唇笑说。

  他低笑几声。“我会记住的,那么……言归正传,住得还习惯吗?”

  “很好,多谢四爷关心。”

  “听说三嫂去看过你,都聊了些什么?”炎承霄随口问道。

  睿仙两句话就带过。“也没聊什么,三夫人只是来看看有没有缺什么东西,好让下人准备。”

  “就只是这样?”因为兄嫂们表面上没有反对,实际上应该不太相信姚氏真是来帮自己的,多半是以为想纳她为妾,打算从本人口中探听消息,这可是三嫂的拿手本事。

  她佯装纳闷。“就只是这样,否则四爷以为三夫人会跟妾身聊什么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