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八


  待炎承霄离开之后,纪氏来到表外甥女的寝房,想听一听她的想法。“……四爷说是皇上交办下来的大事,而且攸关百姓存活,亟需你的协助,可你若真的不愿意,我跟你表姨父会想办法回绝的。”

  睿仙拉着表姨母的手。“我是真的愿意帮忙,没有半点勉强。”

  “可是四爷的脾气你又不是没见识过,再说炎府也不是一般的大户人家,我是怕你受了委屈。”纪氏总是有所顾虑。

  她噗哧一笑。“这一点表姨母尽管放心,我不是个会让自己受委屈的人,要是四爷真的太过分,更不会忍气吞声。”

  知她向来有主见,纪氏还是不免忧心。“虽然四爷说可以世伯的女儿这个身分住进炎府,万一还是有闲言闲语……”

  “什么闲言闲语?说我这个寡妇,不安心守节,竟想引诱堂堂炎府四爷?”睿仙不禁自我调侃,被纪氏轻轻地打了下手背。

  纪氏一脸好气又好笑。“就算对外说两家上一代有交情,到底还是个外人,别人见你们同进同出,真会以为你是四爷的人,到时名节不保。”

  “表姨母难道忘了,我是一个被夫婿休离的弃妇,名节早就毁了,何必去管别人说什么,更何况那些话也伤不了我……”真要感谢唐家,让睿仙练就一身百毒不侵的好本领。

  听她这么说,纪氏叹了口气。“那是唐家没有福气,不懂得珍惜你这么好的媳妇儿,可不是你的错。”

  “我不认为自己有错,也庆幸能离开唐家,否则……”这时恐怕已经遭人陷害入狱,无辜枉死了。“再说事实胜于雄辩,只要咱们行得正坐得直,那些爱嚼舌根的人自然也跟着没趣了。”

  “你能想得开是再好不过,要是不许你去帮四爷的忙,若真坏了大事,又会觉得过意不去……”纪氏思前想后,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。“不过不能让你一个人住进炎府,春梅你得带着才行。”

  “是。”她也正有此意。

  “四爷临走之前说,明天一早就会派轿子来接你,所以早点歇着吧。”说完,纪氏才起身出去。

  睿仙送表姨母出去,接着又去把春梅找来。

  “……奴婢讨厌那个四爷。”听主子说要住进炎府,春梅愁眉苦脸地说。

  她喷笑一声。“那么我带别人去好了。”

  “这怎么可以?”春梅大叫一声。“小姐去哪儿,奴婢自然就跟到哪儿,要一直保护小姐。”

  “谢谢你,春梅。”她说。

  春梅听得怪不好意思的。“小姐别这么说。”

  “明天进了炎府,可不比在纪府,凡事要机灵一点,可别跟人家吵架了。”睿仙叮咛地说。

  “是,小姐。”春梅用力地颔首。“对了!小姐打算带多少东西过去,奴婢来帮小姐收拾……”

  睿仙偏头思索。“不必带太多,等四爷适应目前的状况,顶多一、两个月就回来了。”应该不会太久,她是真的这么认为。

  这天晚上,睿仙作了个梦……不!那不是梦,而是重生之前的往事,那时她刚过十三岁的生辰,而担任钦差大臣的四郎哥正好奉了皇上的旨意,前来视察泾江的筑堤工程,也照例到府里住个几天。

  “再过两年,你便及笄了,到时可愿意嫁予我为妻?”

  “我与唐家早有婚约,又怎能嫁给四郎哥……”

  “只要你说好,其他的我自会想办法。”

  “婚姻大事本该由父母作主,这是我的命……”

  才梦到这儿,她已经哭着醒来。

  重生之前,她没有勇气摆脱传统礼教的束缚、忘掉女子该遵循的三从四德,去把握属于自己的幸福,才落得那般悲惨的下场。

  那重生之后呢?她又有勇气去追求真正的幸福吗?

  这一夜,睿仙不断地想着这句话,无法成眠。

  直到夜尽天明,她坐上前来迎接的轿子,进了炎府。

  这是睿仙第三次踏进这座深宅大院,较之前两次,也有余裕去打量它的宏伟壮观,不只严谨考究,连局部建筑都讲求美感和特色,进了内宅,可以看到一座座富丽堂皇、井然有序的建筑物,分为六座大院,每个大院又分二十个小院,每院的亭台楼阁,无不堆金沥粉,令人目不暇给。

  “……只要记住位在北面的这座大院就是四爷住的地方,便不用担心会跑错地方了。”被派来照料睿仙的顾嬷嬷生得一张胖胖的圆脸,就像邻家大娘般亲切,一路为主仆俩介绍府里的环境。

  睿仙回了一声:“是。”

  “到了!就是这儿……”顾嬷嬷又领着睿仙主仆穿过月洞门。“这是北院里的一处小跨院,幽静是幽静,不过太久没有人居住,难免缺这个、少那个的,屋里多少有些霉味,可是四爷说你看了一定会喜欢,才会这么安排。”

  她确实一眼就喜欢上这儿,不算华丽,却有股含蓄宁静的美。

  “请代妾身谢过四爷。”来到这儿之后,她不禁有种庭院深深、窥不可得的错觉,而豪门府第深似海,更得处处谨慎。

  顾嬷嬷一面说,一面打量眼前的姚氏,不只模样生得好,谈吐也不俗,听大夫人说她不只是六安堂纪大夫的表外甥女,过世的父亲和炎府还是世交,会暂时住在府里,又因为读过书识得字,可以帮双目失明的四爷处理一些书信,主子都这么说了,自然也就相信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