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五


  虽然已经过了两个多月,炎承霄还是无法接受自己双目失明的事实,可是跟老天爷发再大的脾气,也无法让他重见光明,只好努力学习当个瞎子,否则什么事都得依赖别人,那才真的叫丢脸。

  看来姚氏那天说的话,对他真的起了效用。

  自己虽然看不见,但还是可以做很多事,只是愿不愿去尝试罢了。

  就在这时,似乎有人走近了,自从眼睛看不见之后,对于周遭的声音和气味也变得比过去敏锐,只要有些风吹草动,马上就警觉到不对劲。

  他肌肉绷紧,低喝一声。“是谁?”

  “……卑职见过大人。”等到四下无人,一身黑色劲装的瘦长男子才快步地来到亭外,朝他拱手。

  “蒋护?”炎承霄侧耳倾听,认出是隶属于虎卫司的密探之一。

  蒋护立刻应声。“是,大人。”

  “走近一点说话。”遇刺当天,多亏有他击退刺客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“是。”蒋护走进亭子,来到炎承霄面前,见他并没有望着自己,双眼更失去往日的神采,看来真的连“神医”都治不好。“大人的眼睛……”

  在下属面前曝露出自己的弱点,令炎承霄相当不自在,也很不堪,但为了颜面,更不能表现得退缩。

  “还是什么也看不见,恐怕一辈子都要这样过了。”话一说完,他便转移话题。“那件事查得怎么样?”

  闻言,蒋护收起忧虑的神情,说出奉命调查的结果。“已经有消息了,不过……并不是好消息。”

  炎承霄脸色一正。“说!”

  “昨天夜里,有人在破屋内发现一具腐烂发臭的屍首,于是去报了官,卑职已经亲自去确认过了,身长体型和那天的刺客相彷,还有打扮也一样,都是身穿黑衣,脸上蒙着黑布,据说死时手上握了把剑,剑上还留有不少血迹,显然是因为风声太紧,才会抹剑自刎。”蒋护说出所知的一切。

  他不由得抡紧放在石桌上的手,大为震怒。“为何没有派人来知会一声?”

  “因为皇上指派都察同知王大人负责,好让大人能静心休养,所以知府大人才未派人前来知会。”蒋护说出这是皇上的意思。

  炎承霄抽紧下颚,怒火中烧。“我已经休养了两个多月,身体早就康复,除了眼睛看不见,脑子可没坏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就因为眼睛看不见,相当不便,也不适合再执行公务,不过这些话,蒋护又不好明说。

  “如今屍首放在何处?”他胸口有一把火在烧,觉得被当成了废人。

  “就在知府衙门。”蒋护又说。“听说衙门缺了仵作,无法进行验屍工作,加上兹事体大,知府大人不敢请外面的人帮忙,所以必须借调人手,得再等一等。”

  “还要等多久?”炎承霄不悦地问。

  蒋护犹豫一下才回答。“少说也要等上七、八日。”

  “要这么多天?”他没耐心再等下去。就在这当口,听见有脚步声接近了。

  “大人,卑职先走一步。”说完,他的身形迅速一闪,消失在另一头。

  阿贵端着茶点,走进亭子。“让四爷久等了……”

  “去把管事叫来!”炎承霄当机立断地说。

  “是,奴才这就去。”不敢多问,阿贵即刻去找人。

  待管事一来,便要他派人传话给知府,一定要找到人来验屍,因为明天未时,他决定亲自走一趟知府衙门,好确认死者是否就是那名刺客。

  他不能再躲着不出门,一定要让所有的人知道,就算眼睛瞎了,他也不会变成废人,依旧可以掌理虎卫司,继续替皇上办事。

  ***

  翌日未时。

  一顶覆有帷帐的轿子被抬进知府衙门的偏门,只见轿旁还有好几名奴才和护卫跟着,待轿落地,知府大人立刻出来迎接。

  “四爷,已经到了。”阿贵掀起轿帘一角,朝里头的人说。

  坐在轿内的炎承霄紧闭眼皮,深深地吸了口气,这才伸出右手,阿贵连忙让主子的手心搭在自己的手腕,将他搀出轿外。

  身为正四品官的知府大人,见到来人,更不敢有丝毫无礼。“烦劳大人亲自走一趟,下官甚感惶恐。”

  只见炎承霄两眼直视前方,为了自身的颜面,克制着不要转动头颅,下意识地寻找对方所站的位置,尽力表现得像个正常人一样。

  “知府大人客气了,找到帮忙验屍的人了吗?”他礼尚往来地回道。

  “因为仵作人选难觅,原本找到人了,不过前阵子因故又被辞退,新仵作要等到三个月后才能上任,下官不得不先请民间的人来帮忙,还请大人见谅。”知府大人也是力有未逮。

  炎承霄不得不做些让步。“信得过吗?”

  “下官曾经请她帮忙验屍过数次,自然信得过,人也已经请来了。”他知晓四爷双眼失明的事,于是朝他身旁的小厮点了个头。“大人请!”

  于是,阿贵小声的指引主子,让他跟着自己往前走。

  一行人走向衙门里头用来停放屍体的小屋,知府大人率先进去,阿贵接着引导主子跨进门槛,除了湿气和霉味之外,还闻到一股屍臭味,不禁纷纷掩鼻,幸亏不是在夏天,否则味道会更重。

  知府大人向前来帮忙验屍的人介绍。“这位是虎卫司都察史炎大人。”

  “见过四爷……不!应该称呼大人才对。”睿仙很高兴看到炎承霄遵守那日的承诺,尝试走出大门,不再逃避。

  听到这个已经渐渐耳熟的女子嗓音,让他不禁愣住了。“你不是……怎么会是你呢?你在这儿做什么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