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三


  就这样,午时都过了好久,炎承霄都一直呆坐在窗旁,不是想着心事,就是倾听外头的风声,现在的他,就像个废人,什么事也做不了。

  就在这时,阿贵端着茶点进来,顺便请示主子。“四爷,管事派人来问,说六安堂的纪大夫让人送药来,是否要收下?”

  炎承霄嗤笑一声。“纪大夫不是说找不出病因吗?那还送什么药?”

  “听说是帖补气养肝的药,希望让四爷晚上有个好眠。”阿贵说。

  “不必了!要他拿回去!”炎承霄只想要可以治好眼疾的,其他的都不需要。

  阿贵只好如实回覆了。

  听见房门关上,炎承霄这才闭上眼,允许自己流露出茫然失措的神态,想到堂堂的炎府四爷,曾经意气风发、不可一世,如今却成了瞎子,连踏出房门的勇气也没有,不禁要看不起自己。

  可是真能一辈子不出门吗?想到还有很多事必须亲自去处理,不能再裹足不前,即便心里这么想,炎承霄依旧无法跨出那一步,也更加自我厌恶。

  又过了片刻,阿贵面有难色地回来了。“四爷……呃,送药来的人说四爷若不收下,她便不走。”

  炎承霄笑得森冷。“这是在威胁我?不过是一个奴才,胆子还真大。”

  “回四爷,送药来的不是六安堂的夥计,而是纪大夫的表外甥女姚氏,这姚氏还说……还说……”

  听阿贵一副难以启齿的口吻,他俊脸一沉。“她还说了些什么?”

  “她还说四爷若想要屈服于命运的安排也并非不可,但是害得亲人跟着烦恼忧愁,又怎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也枉为……男子汉大丈夫……”见主子脸色愈来愈难看,阿贵的声音也愈来愈小了。

  “好一个姚氏!”她是故意跟自己作对,字字句句都冲着他来。“去把她叫来!她若真有本事,就当着我的面说。”

  阿贵不得不遵命。

  片刻之后,睿仙再次踏进这处偌大的院落,后头跟着春梅,主仆俩一起走在檐廊下,她想了好几天,实在是放心不下,就怕四爷真会一蹶不振,只得央求表姨母开一帖药,再假借送药的机会亲自来看个究竟,若真的灰心丧志到连房门都不愿踏出一步,非得有人拉他一把不可。

  表姨母对她的过度关切有些许疑惑,睿仙只好推说不过是希望改变四爷的偏见,六安堂的名誉,可容不得他人诋毁。

  “虽然已经立春,不过天气还是很冷,小姐何必亲自送药来呢,万一不小心染上风寒怎么办?”春梅忍不住发起牢骚。

  睿仙想到原本表姨母还不同意让自己出门,由于她相当坚持,并说会让春梅也跟着,这才点头答应。“这件事你别多问,我自有主张。”

  主子都这么说,春梅只好把嘴巴乖乖闭上。

  待阿贵领着主仆俩跨进房内,便向主子回禀。“四爷,人已经到了。”

  “见过四爷。”虽然对方看不见,睿仙还是福身见礼。

  炎承霄做出侧耳倾听的动作,唇畔含讽。“纪大夫既然治不好我的眼疾,又何必多此一举,非要让你送药过来不可?”

  “只因为医者父母心,见到病人受苦,总要尽心尽力地救治,这才算是尽了大夫的本分。”她说得振振有辞。“若是让学徒送药来,四爷肯定不会收下,那不就白费了表姨母的一片苦心?”

  他双眼没有焦点地盯着前方。“就算是你亲自送来,我还是不收呢?”

  “看来四爷连心也瞎了,反正瞧不见亲人担忧的神情,就可以当作没那回事,还真是自私。”睿仙的直言不讳让他额际青筋暴凸。

  “你……”他握紧座椅扶手。“我就算双眼真的看不见,心里也比谁都清楚兄嫂们正为我的事发愁。”

  睿仙故意再往他的痛处踩。“可是四爷还是依然故我,只会把自己关在屋里,就是不敢出去面对外人的眼光。”

  “谁说我不敢?”炎承霄脱口而出。

  她浅笑盈盈地问道:“四爷真的敢踏出大门?”

  “有、有何不敢?”他这才警觉中了激将计,真是聪明一世、糊涂一时,也太小看这名女子了,不仅敢说别人不敢说的话,更不惜激怒自己,不过既然说出口了,就不能把它收回,免得真让人看轻。“我就做给你看!”

  “君子一言、驷马难追,四爷可要说到做到。”睿仙希望他能遵守承诺,踏出第一步。“再难堪的场面,也必须去面对,躲着不敢见人,只会更让人笑话。”

  听到这儿,炎承霄心中一动,又重新思索她曾经说过的话,表面上听来尖锐,也不中听,实际上却处处为他着想。

  炎承霄并不是傻子,更分得出好坏,在那些刺耳的话语背后,有着纯粹的关心,每次故意激怒自己,无非就是为了逼他从黑暗中走出来。

  这是为什么?他们既非亲非故,也谈不上交情,不过是初次见面罢了,为何要如此费尽心思帮他?

  莫非……

  “你如此替我着想,究竟图的是什么?”他哼笑地问。

  睿仙怔了一下,总不能说她只是想要报答重生之前,四郎哥为她洗刷冤屈的那份恩情。“妾身没图什么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