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待一行人来到炎府,从偏门进入,到达内宅的院子,这才下轿,一路往里头走去,睿仙等三人都不禁对这座四周围绕着高三丈有余的砖墙,封闭牢固、威严气派的府第感到叹为观止。

  睿仙已经见识过唐家大宅的雕梁画栋,不过跟这座炎府一比,也就显得相形见绌了。

  “请!”炎府管事在前头带路。

  她和表姨母跟在表姨父身后,来到一座大院,跨进敞开的垂花门,这才到了炎承霄平日生活起居的地方。

  想到就要见到四郎哥……不!应该说四爷,睿仙拉拢了下身上的披风,说不出是紧张,还是期待,想起坊间的一些传言,说他至今二十有五,尚未有迎娶正室的打算,只因不肯屈就,若不是公主,就要天上的仙女才能配得上自己。

  她心中暗想,要是换作四郎哥,才不会像大家说的那般眼高于顶,他不嫌弃她嫁过人,还说要娶她为妻……可如今那个男人是四爷,自然不可能娶普通人家的闺女,姿色、出身都要最上品,他才看得上眼。

  众人顺着檐廊往前走,来到房门外,就听到屋内传出男子的斥喝。

  “……不要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,我只是看不见,还没有死。”炎承霄心情已经够糟了,还要应付小妾的泪水,想不发脾气都难。

  三位如花似玉的小妾用巾帕捂唇,哭着跑出来,险些撞上正要进门的人,她们只不过是想来安慰四爷,可是见到人之后,又担心他的眼睛再也好不了,忍不住掉下眼泪。

  “四爷心情不好,你们进去搅和什么?”炎府的管事当场又训了一顿。“以后没有召唤,不许来这里!”

  “是……”三位小妾抽泣地回道。

  炎府管事回头请客人稍候,先进去禀报。“四爷,六安堂的区大夫和纪大夫已经请来了,正在外头等候。”

  “我曾听闻两位大夫医术了得,可是连太医都治不好我的眼睛,他们又真有办法吗?不过连皇上都对他们深具信心,也只好试试了……”炎承霄坐在几案旁,意志有些消沉。“请他们进来吧!”

  “是。”炎府管事马上转身来到房门口,比了一个请进的手势。“区大夫、纪大夫,四爷有请。”

  闻言,姚睿仙不由得深吸了口气,跟在两位长辈后头进去。

  当她踏进屋内,眼里再也看不见其他人,只有这名重生之前唤作四郎哥,如今却只能叫一声四爷的男人,只见他两道墨黑修长的眉毛,此刻眉头紧攒,一双本该神采奕奕的双眼,不仅失去应有的光芒,毫无聚焦地凝视前方,双唇因为情绪不佳而抿起,下巴冒出点点青色胡髭,鬓边垂落着几缕发丝,可以说得上不修边幅,足以见得双目失明的打击对炎承霄来说有多大。

  以为和这个男人从此形同陌路,想不到命运又将两人牵引在一块儿,再次有了交集,睿仙只要想起重生之前四郎哥对自己种种的好,还是不由得祈求老天爷,让他的视力早日恢复。

  “四爷还能够开口骂人,看来精神不错。”区大夫向来不是正经八百说话的人,就连在皇上面前,有时还会调侃两句。

  炎承霄一听是个陌生男人的嗓音,八成就是被称为“神医”的区大夫,于是自我解嘲地说:“除了眼睛看不见,其他都好得很。”

  “不过四爷应该有好些天不得眠,肝气郁结而化火,火气自然也大了。”纪氏打量着他的气色说。

  他不禁猜想这一道妇人嗓音的主人,多半就是纪大夫了。“只要是大夫都能看得出来,身为我朝第一位女大夫,医治过无数的病人,应该不仅这点能耐才是。”

  听他口气不善,纪氏也不着恼,凡是病人,没几个人有办法做到平心静气的地步。“其他毛病要等我帮四爷把过脉之后才能评断。”

  闻言,只见炎承霄两眼直视前方,把右手摆在几案上,倒想听听看他们有何不同的高见。“那就把脉吧!”

  纪氏看了夫婿一眼,便在几旁的另一张座椅上落坐,然后侧过身,将两指放在炎承霄手腕的脉搏上,开始把脉。

  就在这时,大夫人、二夫人和三夫人也闻讯赶来关切。

  “见过三位夫人。”区大夫拱手见礼。

  长年吃斋念佛,把管理内务的责任交给三弟妹的大夫人,可把希望都放在他们夫妻身上了。“有劳两位大夫了。”

  “好说。”区大夫客气一笑,他心想自己跟眼科不熟,还抓不准治疗的方向,只好等妻子诊脉之后再说了。

  于是,三位夫人也都坐下,看着纪氏聚精会神地为小叔把脉,但愿能找出真正的病因,好对症下药。

  “……请四爷把另一只手给我。”纪氏说。

  炎承霄便把左手也伸过去。

  房内安静无声,却酝酿着不安的气息。

  由于所有的人都把焦点摆在纪氏身上,睿仙可以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,多看炎承霄几眼。

  过了片刻,纪氏把手收了回去,接着又检视他的双眼,然后经过炎承霄同意,在眼眶周围四个穴道予以针灸。

  “……四爷感觉如何?”纪氏问。

  他摇了下头。“并没有任何感觉。”

  “那么请四爷张嘴,让我看一下舌苔。”她又说道。

  炎承霄紧握了下座椅扶手,耐住性子配合。

  “多谢四爷,可以了。”当纪氏把针具二拔取,这才从座椅上起身,面对期待解答的三位夫人,道出诊断之后的结果。“四爷颅内的瘀血已化,除了肝火旺、舌苔微黄,显见食慾不振之外,看不出其他问题。”

  “这就是你的结论?”炎承霄用力拍打了下座椅扶手,大声怒斥。“难道我的眼睛看不见,就不是个问题?”

  三夫人焦急地问:“就连纪大夫都找不出病因?”

  “确实如此。”纪氏叹道。

  炎承霄扶着座椅起身,抽紧下颚吼道:“够了!”

  一次又一次的从希望到失望,没有人能够体会自己的旁徨和无助,独自面对黑暗的恐惧,那滋味令他几欲发狂。

  “四郎,就算纪大夫真的找不出病因,也还有区大夫在,就先让他看过之后再说。”大夫人不希望他因此泄气。

  想到五岁丧母之后,是大嫂喂他吃饭、哄他睡觉、照顾他长大的,面对几乎可以算是母亲的大夫人,愠怒的口气才有所收敛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