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这番话让睿仙心口惊跳一下,手上的杯子没有拿稳,茶水不小心倾倒了一些出来,她却没有察觉,只是专注地凝听。

  碍于上头交代,不能跟外人泄漏相关案情,这名衙役同乡只好含糊其辞地带过。“你是听谁说的?咳咳……这可不能随便乱说……咳……”

  中年人愈发好奇。“你就别再卖关子,只要说是或不是就好……”

  “真的不是……咳咳……”他可不想丢了差事。

  “请用!”睿仙适时地将手上的茶杯递上。

  他道了声谢,赶紧喝上一口,喉咙总算舒服些了。

  睿仙佯装闲聊的口吻,想跟对方打探消息。“炎府的四爷伤得严不严重?怎么没差人来请纪大夫或区大夫到府里治疗?”

  “炎府是什么样的人家……咳咳,就算只是生一点小病,光是太医署的十几位太医就够了,根本不需要请外头的大夫……”他又喝了口茶,正好轮到自己,便走进诊间。

  她来不及细问,只好把这件事搁在心里。

  虽然四爷已经不是她从小认识的四郎哥了,可是睿仙无法不关心,也想亲眼确认对方是否真的平安无事。

  只是彼此身分悬殊,想要见上一面,又谈何容易?

  “……睿仙,在想些什么,瞧你想得都出神了?”纪氏看完病人,从诊间出来,就见她在外头发呆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她随着表姨母走进内屋稍作休息。“只是方才听人家聊起炎府的四爷受伤,都两个月了,伤势也应该好了吧。”

  纪氏在桌旁坐下,倒了杯水来喝。“是有听到一些风声,不过详情并不太清楚。”

  “我已经把饭菜重新热过……”睿仙一面说着,一面走到后头的小厨房,把午膳端出来。“吃了也比较不伤胃。”

  她的善解人意让纪氏感到分外窝心。“睿仙,这四年来,不知有多少人私下来跟我探听你是否有再嫁的打算,我都回答他们,就看老天爷的安排。不过你若决定再嫁,表姨母还真会舍不得。”

  睿仙涩笑一下。“我并不想再嫁,只想留在表姨母和表姨父的身边。”她又能嫁给谁?她早就不去想那种事了。

  “你表姨父跟我都尊重你的选择,无论你做出何决定,我们都会支持到底。”

  纪氏在夫婿十多年的“教育”之下,自然没有女子非得走上嫁人这条路的传统观念,若不是女儿秀娘早有喜欢的对象,也订了亲事,她同样不会勉强。“何况秀娘总有一天要出嫁的,到时还有你陪在咱们身边,也不会太寂寞。”

  “是。”她相当感激两位长辈开明的作风,当初投靠纪家,真是来对了。“表姨母快趁热吃,我到外头去帮忙。”

  其实这样的日子也不错,很平静,也很平淡。

  自从一年前帮衙门验过尸,知府大人在仵作尚未到任之前,偶尔还是会派衙役来请她过府,睿仙也从来不拒绝,若能因为自己的协助,替那些死者伸冤,还他们清白,也算是在做善事。

  她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无法报答四郎哥的恩情,尽管她的人生从头来过,睿仙还是不曾忘记前世的恩情,只不过恐怕回报的机会渺茫。

  来到京城整整四年,对于炎府还有四爷的传闻,睿仙已经听得太多太多了,都说他不只是皇上的小舅父,更是心腹,才能担任虎卫司的最高指挥使、正二品官阶的虎卫司都察使,能出任此重要职务的不是皇亲国戚,也得要是在战场上建有功勳者,而四爷自然是属于前者了,他专门替皇上监视军营、百官,以及各地乡绅的一举一动,若有犯罪情事,不必经由大理寺审理,拥有先斩后奏的极高权力,是当今皇上登基之后方设置的朝廷机构,因此令人忌惮三分。这样一个集声望、权势于一身的天之骄子,还有什么得不到的,想必更不稀罕她的报答。

  看来四郎哥的恩情,真的只能等来世再报了。

  又过了半个月,已经是立春了。

  一大清早,六安堂的大门还紧闭着,炎府管事便等不及地敲门,正在整理药材的学徒应门之后,便赶紧说明来意。

  听说是来找二位大夫,纪氏只好跟着夫婿放下才用了一半的早膳,途中又遇到正要来六安堂帮忙打扫的睿仙,三人便一起从纪府走到只有一墙之隔的医馆。

  “……皇上对区大夫和纪大夫的医术可是赞赏有加,要小的务必来请两位走一趟炎府,为四爷医治。”炎府管事恳求地说。

  纪氏和夫婿对望一眼,疑惑地问:“我听说已经延请太医治疗了,难道贵府的四爷伤势真有那么严重?”

  “四爷头上的伤口早已痊癒,可是……”他不禁欲言又止。“眼睛却看不见,太医开了好几种药方,不管是喝的还是涂抹,都不见生效。”

  “看不见?怎么会看不见?”睿仙捂唇惊呼,原以为只是受了点皮肉伤,没想到会是如此严重。

  炎府管事摇头叹息。“连太医也找不出病因,个个束手无策,四爷这两个多月来都把自己关在房里,谁也不见。”

  听他这么说,睿仙心急如焚地看着身旁的表姨父和表姨母,知晓身为医者,他们绝不会轻易放弃病人,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两位长辈身上了。

  没见到病人,纪氏不敢妄下断语,于是询问夫婿的意见。“相公怎么看?”

  区大夫抚着下巴的胡子,沉吟了下。“既然皇上都开口了,咱们就走一趟炎府,等看过之后再说。”

  “我也是这么想。”纪氏便对炎府管事说:“请管事稍候片刻,咱们进去拿些东西,很快就好。”

  炎府管事如释重负。“是。”

  “表姨父、表姨母……”睿仙跟着他们进了内屋,开口提出请求。“我可以跟你们去炎府吗?也许有需要帮忙的地方。”

  或许这是最后一次见到四郎哥的机会,她不敢奢求别的,只是想看对方一眼,只是一眼就好。

  纪氏倒不反对,增广见闻也是件好事,便点头答应了。

  她露出喜色。“多谢表姨母。”

  于是,睿仙跟着纪氏坐上炎府派来的两顶轿子,区大夫则用走的,一路上也不断询问炎府管事有关四爷的病情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