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我全都听春梅说了,什么都不必担心,一切有表姨母在。”得知表姊夫姚景安过世,表外甥女又在夫家受了莫大的委屈,只好千里迢迢的来投靠自己,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了。

  听到这般慈爱和蔼的嗓音,让她的泪水再次决堤。“多谢表姨母……”

  “你就安心住下来,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,好好调养身子,以后的事再慢慢打算。”纪氏轻拍她的小手说。

  睿仙呜咽一声,投进表姨母的怀中,她终于有了落脚之处,有了亲人的依靠,不必再担惊受怕。

  “唉!真是苦了你……”纪氏轻拍她的背,疼惜地说。

  她顿时哭到不能自已。

  就从这一天起,睿仙便在纪家住下,身边有待她像女儿般的表姨母,还有被病人尊称为“神医”的表姨父、以及表妹秀娘,不管是在纪府或六安堂,大家都像一家人,在这里她找到了久违的温暖。

  ***

  四年后——十二月中,天气极冷。

  对炎家人来说,也是一个天寒地冻的季节。

  京城的人都知炎府是已故圣母皇太后的娘家,当今皇上的四位亲舅父,除了大舅父已经过世,对于守寡多年的大舅母,以及另外三位舅父和舅母都十分孝敬,只要逢年过节,便会赏赐不少珍贵礼品。

  虽然身为皇亲国戚,又一个个位居高官,炎家人行事却不张狂跋扈,也不仗势欺人,在朝中声望极好,更得到百姓敬重,即便是在二十年前,当时的炎皇后在后宫斗争中一度遭到废后,并被打入冷宫,不过时隔不到两年,又重新立为皇后,可惜这回后宫之首的位置没坐多久便因病过世,幸而还有太子,也就是如今的皇上做为后盾,其地位都不曾动摇过,有人说是运气好,也有人说是祖上积德,炎家深受皇恩却是铁铮铮的事实。

  在数不清的风风雨雨之中,炎家人安然度过不少难关,直到两个月前,有人意图行刺炎承霄,原以为只是皮肉外伤,不料却出现其他后遗症,府里上下弥漫着忧愁,只要太医前来,就忍不住期盼有好消息。

  今日负责前来拆除绷带的赵太医一颗心也七上八下,看着此刻坐在床缘高大俊美的男子,是与皇上最亲近的小舅父,要是有个什么闪失,不只是自己,所有太医都会被革职,甚至丢了脑袋。

  “……那么四爷,下官这就把蒙在眼睛上的绷带拿掉了。”他忍不住吞咽了下口水说。

  听他这么说,围绕在身旁的炎家人也不由得紧张起来,之前已经失败两次,今天是第三次了,大家都抱持着希望,等待宣布结果。

  炎承霄置于大腿上的双手不禁握紧。“拆吧!”

  “是。”赵太医深吸了口气,便开始动手,待绷带拿掉之后,才又说道:“四爷现在可以慢慢地睁开眼睛……”

  于是,炎承霄跟着照做。

  “四郎别急,慢慢来。”身为工部尚书的二爷还特地放下繁重的公务探望,只盼这个小了他十多岁的么弟能重见光明。

  只见炎承霄掀开眼帘,直视前方,好半天都不说话。

  这下换成位居大理寺卿的三爷着急了。“怎么样?四郎,可以看到三哥了吗?”由于这个么弟的年纪与他们相差甚多,又是他们这几个当哥哥的拉拔长大,因此习惯唤他的乳名。

  “相公别心急,总要给四郎一点时间。”三夫人也忧心如焚地望着小叔,一向精明的她也坐立不安。

  二夫人则是因为自小有口吃的毛病,总是羞于在人前说话,此时也急得两眼发红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“……还是什么都看不到!”炎承霄陡地从齿缝中迸出话来。

  赵太医心口一凉。“四爷连一丝光线都看不见?”

  “根本就是一片漆黑,什么都没有……”他发出一声挫败的低吼。“你们不是说我的眼睛没事吗?为何就是看不见?”

  “这……”赵太医被问住了。

  三爷也扣住赵太医的手腕,一脸忿然地问: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你们不是说这次敷的膏药是特别调制,对眼睛相当有帮助吗?”

  “相公!”三夫人连忙制止。

  “再换其他药方试试看。”二爷不禁焦虑地说。

  面对炎家人的质问,赵太医实在无计可施。“下官无能!”

  “出去!”眼看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,炎承霄不禁寒着俊脸,站起身来下逐客令。“给我出去!”

  赵太医只能抱起药箱,丢下一句“下官告辞”,便匆匆地走了。

  “四郎,你先冷静下来!”二爷将么弟按回床缘坐好,其实他的脑子也乱成一团,连太医都治不好,这该如何是好。

  炎承霄抽紧下颚,任何安慰的话都听不进去。“你们也全都出去!”

  “四郎……”三爷希望他能打起精神来。

  家人的关怀只令他的心情更加烦躁,不禁发出暴怒的嘶吼。“全都出去!听到没有?”

  “咱们还是先出去,等四郎的情绪缓过来再说。”三夫人忙对众人使眼色,自从两个月前小叔发现自己眼睛看不见,他的脾气也愈来愈坏,别说奴仆,就连几个小妾都不敢靠近伺候,令他们既担心又头疼。

  众人不由得叹了口气,转身出去。

  “阿贵,好生伺候四爷知道吗?”二爷临走之前又吩咐小厮。

  阿贵躬着身。“是,二爷,奴才知道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