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这名被称为“四爷”的年轻男子“嗯”了一声,像是早已习惯众人的阿谀奉承了,他不只外表生得高大俊美,眉眼之间彰显着胸有成竹的霸气,唇角还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,头上戴着长冠,代表其身分高贵,身上则是一袭朱色袍服,腰间再用虎型的青铜带鈎系住,又在腰侧垂下一条上等的玉佩挂饰,任谁都看得出此人并非一般商贾百姓。

  终于见到念念不忘的人,睿仙一时情绪激动,就要扑向对方,不过旋即想到重生之后两人从未见过面,四郎哥又怎会认得自己?这才冷静下来,可是一颗心依旧跳得好快。

  “四郎哥……”她无声地唤道。

  彷佛感应到睿仙深切凝望的视线,正要步下石阶的炎承霄不由得偏过头,朝她所站的位置看去。

  “是四爷府里的人?”茶楼老板只见到两名身形瘦小又浑身脏兮兮的少年,以为是炎府的家仆。

  睿仙明知他不可能认识自己,还是忍不住屏息以待。

  “不是。”炎承霄的声调听来带了几分傲慢。

  眼看他就要坐进停在茶楼外头的轿内,睿仙再也克制不住满腔的感情,冲过去拉住对方。“四郎哥!”

  除了家人,可没人胆敢直呼自己的乳名,炎承霄自小见多了趋炎附势、见风转舵的小人,这名看来寒酸落魄的少年不是真的认错了人,便是藉故亲近,根本不必理会。

  他猛地抽回手腕,让对方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,接着弯身钻进轿中。

  而随侍在轿旁的两名炎府护卫更是投以警告的目光,不许她再接近。

  “起轿!”

  吆喝声之后,一行人也渐渐走远。

  “他不是我的四郎哥……”睿仙两手撑在石板路上,失魂落魄地望着轿子离去的方向,心想或许只是长得相像,不是同一个人。

  尽管四郎哥并不识得自己,可是他向来温文有礼,不可能用冷漠高傲的态度来对待别人,她一定是认错了。

  春梅连忙扶起她。“小姐有没有受伤?”

  “我没事……”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,她连忙跑向正要返回店内的茶楼老板,心急地问:“请问刚刚离去的那位大爷如何称呼?”

  “你是说四爷?”茶楼老板先用评估的眼神上下打量睿仙,这才回答:“他是虎卫司都察使,还是已故圣母皇太后的胞弟,跟当今皇上不只是舅甥,感情也最为要好,在府里排行老四,因此外头的人都称呼他一声四爷……这位小兄弟,听我一声劝,要认亲戚也得看对象,不能乱认,免得惹祸上身。”

  睿仙不禁呆住了。“真的是他……”

  可是为何会跟从小认识的四郎哥判若两人?

  难道是因为她的重生,两人的命运因而错开,各自有了不一样的人生?

  没错!八岁那一年,他们原本应该相遇的,可是四郎哥并没有出现,如今就算相逢,也不再是记忆中那个温柔多情的男子,更不可能再唤她一声“睿妹妹”……

  原来老天爷赐予自己重生的机会,是要付出代价的,而这个代价便是失去亲生爹娘之外,在她心目中最为重要、也最在意的四郎哥!在这一刻,睿仙的心真的好痛,痛到都无法呼吸了。

  她真的失去四郎哥了!

  “小姐认识刚刚那位大爷吗?”春梅见主子掩面痛哭,完全摸不着头绪。“小姐别哭……心里有什么苦就说给奴婢听……”

  她摇着螓首,哭到说不出话来,不论是重生之前,或是重生之后,她与四郎哥终究是无缘。

  待睿仙泪水流乾了,收拾好心情,才又举步前往六安堂。

  主仆俩走上好一段路,总算到达最后的目的地。

  “小姐快看,是不是这儿?”春梅指着挂在医馆门上的匾额问。

  睿仙颔了下首。“没错,这儿就是六安堂。”

  “请问……”春梅赶紧朝里头问。“纪大夫在吗?”

  听到有人要找纪大夫,医馆里的学徒便代为传话,没过多久,一名模样秀丽、打扮朴素的妇人从内屋里出来。

  “我就是纪大夫,小兄弟是哪儿不舒服?”纪氏见她们衣衫褴褛,还是十分亲切地招呼。“快到里头来,我先帮你把个脉。”

  见到亲人的面,睿仙想到这段时日所受的委屈以及吃过的苦头,还有失去四郎哥的心情,不禁悲从中来,再也撑不住地崩溃了。

  “……表姨母!”她痛哭失声地唤道。

  纪氏先是一怔,还没开口询问,就见对方身子瘫软,昏厥过去,本能地伸手去扶。“小兄弟……”

  “小姐!”春梅惊呼。

  听到这声称谓,纪氏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对方并不是“小兄弟”,而是个“姑娘家”。“快帮我把她扶进屋里!”

  失去意识的睿仙已经听不见周遭的声响和动静,深沉的疲惫,令她堕入了黑甜乡,直到入夜,才幽幽醒转。

  当她望着帐顶,还有些迷糊,忘了发生何事。

  “春梅?”睿仙本能地开口唤着婢女。

  闻声,纪氏来到床畔。“你醒了?”

  “你是……表姨母?”她赫然想起来,连忙坐起身,才要开口,喉头不禁一梗。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千言万语,一时之间也不知该从何说起。

  纪氏在床缘坐下,握住睿仙的小手,满眼的疼惜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