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睿仙看着重生之前,将杀害唐祖望的罪名嫁祸给自己的罪魁祸首,说不恨是假的,冷冷地启唇。“谁是你姊姊,别认错人了。”

  “既然姊姊不想与妾身姊妹相称,那妾身就不客气了……”王姨娘马上换了一副耀武扬威的嘴脸。“昨晚相公是在妾身房里过夜的,还真要感谢少奶奶成全,否则在这大喜之日,岂能见得到相公……”

  不待对方说完,睿仙陡地站起身,当场甩了对方一记耳光。

  “不过是个贱婢,竟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?”如此一来,王氏必定会去跟唐祖望诉苦,这便是睿仙的目的,无论将来她会不会失手杀死唐祖望,都与自己无关了,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尽早离开唐家。

  王姨娘捂着火辣辣的脸颊,眼泛泪光。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才是明媒正娶的唐家少奶奶,你算什么?”睿仙冷声质问。

  闻言,王姨娘呜咽一声,立刻夺门而出。

  没过多久,唐祖望一脸怒不可遏地跑来兴师问罪。“你为何出手打她?”敢打他宠爱的女人,就是跟他作对。

  “因为她对妾身出言不逊,身为正室,自然有资格教训了。”这些话她以前就想说了,总算可以一吐为快,也好让夫家的人晓得自己并不是任人掐扁捏圆的软柿子。“往后若再忘了自己的身分,更不晓得尊重妾身,定将她逐出大门。”

  唐祖望哪受得了她这种强悍作风,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。“你敢!”

  “妾身还有一件事要说,那就是府里以后不准再纳妾。”睿仙觉得这一招应该有效,能逼得他开口休妻。

  这下可把他气得火冒三丈。“我非休了你不可!”

  于是,就从这一天起,唐祖望不只不再踏进新房半步,更是天天吵着要休妻,无奈唐老爷和唐夫人不想亲家才刚过完百日,就把人赶出去,传出去也不好听,总是有所顾忌,迟迟不肯点头。

  就这样,拖了一个多月,唐祖望索性来个不吃不喝,就不信爹娘会不管他的死活,唐老爷和唐夫人实在拗不过他,又想反正唐家是遵守婚约已经把媳妇儿娶进门来,只是因为犯了七出中的嫉妒才休妻,也算是仁至义尽,终于同意了。

  接着,唐家马上派人到华亭县通知亲家一声,刘氏听说继女被夫家给休离了,气得差点昏倒,也不敢多说什么,于是在两家的父母、亲戚共同见证之下,最后再呈报给官府,才算完成休离仪式。

  嫁进唐家两个月,睿仙如愿得到一纸休书,从唐家后门出去。

  “小姐,以后该怎么办?要回姚家吗?”春梅哽咽地问。

  睿仙早就想好退路,盘缠也准备好,就等着这一天。

  “爹已经不在,二娘对于我才嫁进唐家不久就被赶出大门一事,已经把话说绝,言明要与我断绝关系,更不可能收留我了,所以咱们不如到京城去,记得爹说过娘亲有位远房表妹,不只府上开了家医馆,还是我朝第一位女大夫,两人自小感情就好,我打算去投靠她。”

  就这样,她带着春梅离开出生长大的华亭县,离开江临府,踏上重生之前不曾走过的路,决定开创一个全新的人生。

  经过两个多月的漫长旅途,让从未出过远门的睿仙,好几次都不禁以为会病死在半路上,眼看盘缠用罄,也不得不乞讨维生。

  “小姐,以后还是让奴婢去跟人家要吃的就好……”春梅不忍心地说。

  睿仙摇了摇头。“这种事算不了什么,我也不觉得丢脸……”因为更难堪的场面她都遇过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看着小姐整个人消瘦不少,又为了避免暴露女儿身招来危险,还特地换上短褐,头戴布巾,清丽的脸蛋故意抹上一些泥灰,要是老爷还在世的话,一定很心疼。

  睿仙柔声安抚着同样穿着短褐的婢女。“别说了,咱们忍一忍,等到京城之后,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六安堂。”

  春梅用袖口抹去泪水。“是,小姐。”

  “走吧!”睿仙抱紧手上的细软说。

  于是,主仆俩重新咬紧牙关,又花了好些日子,总算抵达目的地。

  “这京城果然是不一样……”春梅不禁赞叹地说。

  走在熙熙攘攘、繁华热闹的大街上,睿仙不禁红了眼眶,喉头也梗住了。

  “我办到了……”若在重生之前,她绝对不可能有这股勇气,选择离乡背井,来到遥远的京城,以后或许还有机会和四郎哥见上一面,也是这个念头支撑着自己,才有办法熬到现在。

  见主子哭了,春梅也跟着泪流满面。“小姐,咱们真的到京城了。”

  睿仙一面拭泪、一面又说:“快找个人问问。”

  “是,小姐。”她搀着主子,走向距离最近的路人。“这位大叔,请问六安堂要往哪儿走?”

  路人马上指引了一条路,主仆俩道了声谢,打算寻过去,才走没几步路,正要经过一间叫“永安茶楼”的铺子,就见一名约莫二十出头的高大男子从里头出来,睿仙不经意地瞥向对方的脸孔,双脚陡地钉在原地,一时无法动弹。

  “……四爷慢走!”茶楼老板朝男子拱手哈腰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