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什么姑爷?”唐祖望明显喝多了,满身酒气,语气更是狂妄。“这儿是唐家,可不是你们姚家,在这座府里,要称呼我一声少爷……”

  “是,少爷。”春梅连忙改口。

  唐祖望右手一挥,粗声地喝道:“没你的事,出去。”

  “是。”她朝小姐看了一眼,想帮也无从帮起,只能转身出去。

  坐在喜床上的睿仙没有一丝即将与新婚夫婿面对面的羞涩,更别说紧张了,只是冷静地等待对方下一步的行动。

  “都是你害的!”唐祖望一把扣住她的左腕,硬生生地将睿仙从喜床上拉起来,也因为摇晃,盖在头上的红巾跟着滑落。

  只见睿仙脂粉未施的娇容上没有一丝表情,看着比自己不过大上几个月的唐祖望,下头只有两个妹妹,他不只是唐家嫡长子,还是家中独苗,自然被宠得无法无天,也养成了幼稚无知、骄纵自大的性子。

  同样的状况又重新经历一次,还是让睿仙心里很不好过,她为何要忍受这般羞辱?两家的亲事明明是由唐家主动提起,事后才来嫌弃,好像是他们姚家故意高攀,真是太可笑了。

  “什么指腹为婚?”唐祖望不禁替自己叫屈。“我要什么女人没有,为何得娶一个不喜欢,而且还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?”

  睿仙曾经与这个男人结褵四年,此世再见面,发现跟唐祖望之间别说夫妻之情,甚至像是陌生人。

  就算她可以在四年后,也就是王氏失手杀害唐祖望时,想尽办法避开,免于遭到对方嫁祸,但她根本无法忍受和这个总是看不起她,又践踏她的男人做一天的夫妻,宁死也不要。

  “……你喝醉了。”她清清冷冷地开口。

  他哼了哼,用力甩开睿仙,令她险些摔坐在地。

  “才不过几杯酒,还醉不倒我……”唐祖望一脸鄙夷。“要不是当年你爹高中榜眼,不过才二十,即被皇上指派为华亭县知县,还是太子的外祖父,也就是工部尚书炎大人的得意门生,将来肯定是官运亨通,前途不可限量,也不会有这桩亲事。谁知炎大人在几年前病逝,人走茶凉,这会儿连你爹也死了,娶你又有什么好处?一个七品知县的女儿,配当本少爷的正室吗?都怪爹娘爱面子,怕别人在背后说闲话,不然早就退婚了……”

  已经不打算再逆来顺受的睿仙自行将凤冠取下,否则脖子都快断了,再倒了杯茶水来润喉,可是怡然自得得很。

  唐祖望见她非但没有哭哭啼啼,还一脸悠哉,怒火也就更旺了。“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”

  “当然有了。”她口气平淡。

  “幸亏你还有几分姿色,否则我可是连碰都不想碰……”他摇摇晃晃地走向睿仙,意图已经很明显了。

  见唐祖望朝自己走来,睿仙不禁往后退了两步,想起初夜的疼痛,以及相公的毫不怜惜,下意识地产生抗拒。

  “妾身有些不舒服。”她低着头说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他横眉竖眼地问。“我可是你相公,难道还不能碰你?”

  睿仙根本不想和这个男人圆房。“妾身是真的不舒服。”

  “好!很好!”唐祖望见她一点都不像身子不适,摆明了就是拒绝自己亲近,不禁恼羞成怒。“这可是你自找的,我今晚就去别的女人房里睡,明天爹娘问起,看你如何自圆其说!”

  他也不愿继续留在新房内,便气冲冲地甩门出去。

  听到脚步声走远,睿仙这才吁了口气,无力地跌坐在椅上,既然退不了婚,那么只有被休离这条路可以走了。

  她宁可当个弃妇,也不想等到将来遭人嫁祸,成为谋害亲夫的毒妇,让死去的爹娘蒙羞。

  翌日一早,听闻儿子昨晚被赶出新房,唐老爷和唐夫人马上将睿仙叫到面前来,不但要她下跪,还狠狠地训了一顿。

  “……你娘究竟是怎么教的?出嫁从夫这句话,你到底懂是不懂?”唐夫人愈看愈觉得这个刚进门的媳妇儿不顺眼,挖苦地说。“对了!我倒忘了你才出生,亲娘就死了,当然没有人教了。”

  她低垂螓首,跪在公婆面前,看在对方是长辈的分上,不想回嘴顶撞,只能抡紧藏在袖中的双手。

  “媳妇儿是真的不太舒服。”这些伤人又恶毒的话,她在重生之前不知听过几回,早就麻木,可是只要牵扯到双亲身上,还是令她难以忍受。

  唐夫人挑剔地打量着睿仙清瘦的身子。“你的身子这么虚弱,怎么帮咱们唐家传宗接代?当初以为挑了一个好媳妇,没想到会看走了眼。”

  “岂止是看走了眼,还以为将来会有个位居高官的亲家,若是别人问起,咱们也能沾沾光,谁知到了最后依旧是个小小的知县,光是声望好有什么用,七品官就是七品官,说出去还怕人家笑话……”唐老爷一面说、一面摇头,总觉得吃了大亏。“你当初就不该跟人家指腹为婚,现在后悔也太迟了。”

  “我又怎知事情会变成这样……”她不禁长吁短叹。“幸好咱们有先见之明,早帮祖望收房纳妾,想要抱孙子,只能寄望她们了。”

  当睿仙一身疲累,在春梅的搀扶下回到新房内,才刚坐下,唐祖望最宠爱的小妾王氏前来跟她请安了。

  “见过姊姊。”王姨娘嘴甜地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