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什么事?”姚景安啜了口茶水问。

  睿仙深吸了口气。“……女儿想要退婚。”

  “退婚?”刘氏险些把杯子给打破了。“你这丫头的胆子真是愈来愈大了,可知这唐家是什么人?岂是你说退婚就退婚的?”

  她不疾不徐地解释。“虽然唐家不过是江临府的一个大粮商,但因为唐老爷是淑容娘娘的兄长,咱们还是高攀了,女儿才想要退婚,请爹答应。”

  姚景安沉吟一下。“当年指腹为婚是对方主动开的口,就算想要退婚,也不能由咱们来说,会削了人家的面子,何况事关你的幸福,爹也不能这么做,否则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娘?”

  “既是高攀,又何来的幸福呢?”睿仙说什么也不想嫁进唐家,再经历一次同样的不幸。

  “老爷你千万别答应她,要是咱们主动开口退婚,等于是甩了唐家一记耳光,要知道淑容娘娘抚育过太子,等将来太子登基,不是封为太后,便是太妃,要是惹她一个不高兴,只怕连这小小的七品官都保不住了……”刘氏惊慌地劝说。

  听二娘这么说,睿仙才想到自己确实没有为爹想到后续问题,万一真的丢了官,这一家子该怎么办,心口不禁一沉,明白退婚是不可能了。

  “……而且一旦退婚,这丫头还嫁得出去吗?又有哪个男人愿意娶她?难不成要她当妾?”刘氏把话说得直白了,就不信老爷会不在乎。

  他自然不忍见女儿受委屈。“你二娘说得没错,这可是攸关女子的名节,爹不能答应,再过个几年,你自然就会明白咱们也是为你着想……”

  睿仙沮丧地垂下螓首,一言不发。

  “爹相信唐家绝不会认为你是高攀而亏待你。”姚景安以为长女只是对于将来要离开这个家而感到有些不安,毕竟还只是个八岁的孩子,会恐惧也是应该的。

  “爹……”就算唐家真的亏待自己,他也看不到了,睿仙眼眶泛红,想到十六岁那一年,爹因积劳成疾,突然大吐鲜血,熬不过三天便与世长辞,而她则赶在百日之内嫁进唐家,便是苦难的开端。

  刘氏凉凉地数落。“嫁进唐家有什么不好?要是可以换,我还真希望是你妹妹嫁过去当少奶奶。”

  “你说的是什么话?”他不满地指责。

  “同样都是女儿,老爷你就是太偏袒这丫头了……”刘氏抱怨地说。

  睿仙连忙出声制止因自己而起的争执。“爹、二娘,你们别为了女儿争吵,是女儿思虑不周,才会随口说出退婚这等大事,还请原谅。”

  “你知道就好。”刘氏悻悻然地说道。

  姚景安轻拍一下长女的头。“你不过才八岁,只是个孩子,别学大人杞人忧天的毛病,爹相信你嫁进唐家之后会过得很好。”

  “是,爹。”睿仙明白退婚行不通,只能另想法子了。

  姚景安突然想到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交代。“对了!皇上特命恩师前来视察泾江的水患灾情,预计下个月中就会到达江临府,他在信上说会到咱们这儿住上几天,可千万不能怠慢了。”

  “老爷的恩师不只是工部尚书,还是太子的外祖父,咱们一定要好好款待才行。”刘氏当然不会错过巴结对方的机会,若自己的亲生女儿含珠有幸成为炎家的媳妇,那可就大大的风光了。

  睿仙心中一喜,她和四郎哥终于要见面了。

  重生前,就因为自己的爹和四郎哥的爹有着一层深厚的师生情谊,每年奉旨来江临府,必定会到华亭县小住几日,而四郎哥也必会随行,总是会跟她说一些旅途中的趣闻,或赠送几样京城里姑娘家喜爱的饰物,甚至两人在平日还有书信往来,一直到了及笄,不便再见面为止。

  就这样,她满心期待那一天的到来。

  可是当这一天真的来到,睿仙得知四郎哥并未随行,甚至到了出嫁之前,两人都不曾谋面,不禁大为错愕,这也是重生以来,命运的轨道第一次出现意想不到的变数。

  若她和四郎哥不曾相遇,她又该如何报答恩情?还有当自己因谋害亲夫的罪名而被关进大牢,还有谁会来救她?

  看来她只能自救了,这是睿仙唯一找到的答案。

  时光荏苒,又一个八年过去了。

  由于爹骤然病逝,唐家不得不赶在百日之内将姚睿仙迎娶进门,于是在十分仓促的情况之下出嫁,也少了喜庆的气氛。

  睿仙头上盖了条红巾,坐在喜床上,心中却无半点喜悦。

  如今的她不再像重生之前那般好欺负,只因为爹不在人世,不能为她作主,二娘又巴不得她快点嫁进唐家,让妹妹含珠也能沾光找到一个好夫家,就算回娘家哭诉,也只会嫌她人在福中不知福。

  “……小姐口渴不渴?要不要喝水?”跟着陪嫁过来的春梅小声地问。

  睿仙轻摇了下螓首。“我不渴,屋里还有谁在?”

  “就只有奴婢一人,根本没人理会咱们。”春梅不禁怨声连连。

  她不禁心想,到目前为止,除了四郎哥不曾出现之外,其他的事件都跟重生之前大致相同,接下来就要看自己的决心,因为新郎官马上要进门了。

  才这么想,就听到新房的门扉被人很粗鲁地推开,撞到墙壁上,然后发出砰的一声巨响。

  春梅朝身穿新郎红袍的唐祖望福了个身。“见过姑爷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