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梅贝儿 > 二手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她今年八岁了。

  睿仙永远记得下个月十六,便是她和四郎哥初次见面的日子。

  小时候还不懂,只知长她五岁的四郎哥,就像兄长般照顾她、爱护她,可是一年又一年过去,在不知不觉当中,她对他不再只有兄妹之情,也曾不止一次偷偷幻想过,若能当四郎哥的媳妇儿该有多好,不过婚姻大事本该由父母作主,她不敢反抗传统礼教,只能认命地嫁给指腹为婚的对象。

  但是重生之后的她不再认命,也不再忍耐,更不想让自己再委曲求全了。

  这天,申时才刚过,她被二娘气急败坏地拖进屋内。

  “……跪下!”刘氏气呼呼地斥道。

  睿仙揉了揉被抓痛的手腕,垂下眸子,一声不吭地照做了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刚回到内衙的姚景安,官服刚换下,才想坐下来喝杯茶,便瞧见这一幕。“她又做错什么了?”

  刘氏赶紧把话说清楚,免得夫婿以为她存心虐待继女。

  “老爷,这可不是我要故意找她麻烦,听说今天下午这丫头居然一个人跑到县衙里专门停放屍首的屋子,要不是被衙役发现,赶紧把她带回内宅,恐怕我到现在还不晓得,这一回你可不能再纵容,非得好好教训她不可。”

  闻言,姚景安不免好奇地看着长女,知她自小就特别懂事,不似一般同龄的孩子天真稚气,说话的语气和神情像个大人,有时还真会忘了她的年纪。

  “你跑去那种地方做什么?”他问,想先听听她的说法。

  她抬头觑了爹一眼,虽然外表不过八岁,但是魂魄的年纪却已二十,只能尽力装出小孩子该有的口吻和神态。

  “前些日子,女儿跟县丞伯伯借了笔墨来习字,今早想拿去还给他,就走到前头的官衙,正好听到衙役们聊起昨晚在街上发现一具男屍,应是‘遗路死’,所以……想去确认看看是不是真如他们所言……”睿仙把脑袋垂得低低的,装出一副害怕捱骂的样子,其实也担心爹被下头的人蒙骗,将来若是知情,一定会良心不安。

  姚景安不禁感到讶异。“为何会这么怀疑?”

  所谓的“遗路死”就是被人殴打致死,然后弃屍路边,不过负责处理的衙役不想费事,便含含糊糊地呈报上头,假装是死者自己倒在路旁暴毙,这可不像是个八岁的孩子会去关心的事。

  “女儿是看了《雪冤集录》,里头有一篇写到万一凶手先把人给打死,再假装路毙,岂不是含冤而死?所以才会……才会……”睿仙想到重生之前遭人陷害入狱,若没有四郎哥为她查明真相,只怕到死都要背着谋害亲夫的恶毒罪名。“女儿知错,下次不敢了。”

  他将长女拉到跟前。“你不怕看死人?”

  “女儿自然害怕,可是……爹说过要将宵小歹徒绳之以法,让百姓安居乐业,女儿才会……想要帮爹的忙,何况这也是在做好事……”她一面说一面哭,希望这样能让爹相信自己的说辞。

  其实睿仙有想过把重生的事告诉爹,可是爹绝不会当真,万一连二娘也知道,只怕会认为她的脑子有问题,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。

  “说得好!”姚景安朗笑地说。

  刘氏听了不禁傻眼。“老爷怎么非但不责备她,还夸奖起她来了?”

  “因为我的女儿有心助人,当然要夸奖了。”由于继室坚持两个女儿都要读《女诫》,还特地请了一位教书先生到府里来教她们识字,可没想到长女竟然会喜欢上阅读如此艰深的书籍,还学以致用,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,但他却感到骄傲。“《雪冤集录》里头的字你都看懂了?”

  睿仙用腼覥的笑意来掩饰心虚,总不能说她在重生之前,为了看懂四郎哥不时捎来的书信,相当认真地学习。“若有不识得的字,女儿自然会问教书先生或是爹,否则一知半解反而不好。”

  “你说得没错。”姚景安看着长女沉静早慧的目光,想她甫出生就失去亲娘,才会连想法都比其他孩子成熟,也就更加疼惜。

  “这世间事莫大于人命,而罪莫大于死刑,杀人者抵法故无恕,施刑失当心则难安,倘若检验不真,死者之冤未雪,生者之冤又成,仇报相循惨何底止,你一定要牢牢记住……”他想补偿睿仙自小丧母的遗憾,便顺了她的意。“由于衙门一直以来都缺少仵作,除了审案,连验屍也都由爹一人包办,若你真的不怕,爹可以把一身的本事都教给你。”

  她一脸喜出望外。“谢谢爹!”

  “老爷你怎能答应她这种事?”刘氏满脸震惊。“她可是个姑娘家,还是唐家未过门的媳妇,怎么可以学那些仵作验屍呢?万一传到对方耳里,要咱们给一个交代,又该如何是好?”

  姚景安倒是不以为意。“睿仙还没进唐家的大门,依然是我的女儿,何况我也不是真的要她当仵作,只是教她一些本事,或许以后会用得上,若唐家真的问起,就说睿仙不过是想帮我这个爹分忧解劳罢了。”

  “老爷……”

  他摆了下手。“我答应你私下教睿仙便是,知情的也只有咱们自己人,不会传到外头,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。”

  刘氏实在是气不过。“老爷就是偏袒这丫头,含珠也是你的亲生女儿,就不能对她好一点……”夫婿向来对长女疼爱有加,反而对自己所生的含珠严厉,这一点最让她感到不服气了。

  “够了!”姚景安很想回继室一句,就因为你从来没有疼爱过睿仙,他才想尽力弥补,不过要是说了,夫妻俩又要为此起口角。

  刘氏这才不情不愿地闭上嘴巴。

  听他们提起和唐家的亲事,睿仙希望现在说还来得及。“女儿有件事一直放在心上,希望爹能够成全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