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
五十七


  真可笑,我和程予默都对叔叔有信心,当妻子的却反而对丈夫没信心,还敢怨责丈夫情意疏冷,她为什么不先反省自己?

  我的话像记威力十足的炸弹,轰得所有人呆若木鸡,包括程予默。

  “海宁,你……你不必连这个都说……”他表情尴尬,没料到我会连这种事都直言不讳。

  “你还有脸说!咚海宁,你有没有羞耻心?天下男人这么多,你谁不去勾引,为什么偏偏不放过我们程家的男人!母女一样下贱!”

  “如果你们程家的男人定力够,谁勾引得了?自己母鸡不关好,打什么老鹰!”一句下贱,逼出我的火气,既然她都没有长辈的风范了,我何必再顾什么尊卑。

  十多年来,这是第一次,我毫无顾忌地对婶婶说出心底的话。

  “你要跟我谈羞耻心是吗?那么就请你先问问,你的好女儿做了什么!在她有计划的勾引我的男人的时候,她有没有想过羞耻心的问题?她勾引男人不算什么,我勾引你儿子就罪该万死吗?

  “你要不要再问,你儿子又做了什么?他和程予洁互通声息,毁掉我五年多的恋情,为的就只是他对我“有兴趣”而已!凭什么我任人欺凌,就该打落门牙和血吞?凭什么他们可以任意伤害别人而不必付出代价?就只有你们程家人是人,我就贱命一条,只能任人捏圆搓扁,玩弄于股掌之间?是他先来招惹我的,就算今天我是存心玩弄他,那又怎样?”

  咁!

  我脑海一阵晕眩,无法反应发生了什么事,脸庞一片热辣的疼,受不住攻击往后跌,一道有力的臂弯接住了我。

  我看着婶婶还停留在空中的手,视线缓慢的往上移,对上程予默没有表情的脸庞。

  “这些,是你的真心话吗?”

  他没有像婶婶一样歇斯底里,态度冷沈得让人心惊。

  我挥开他的手,退开两步,拒绝他的扶持。

  “没错!我就是这么想的!你以为我真的爱你吗?别傻了,程予默,我痛恨你们都来不及了!你们姓程的全都一个样,自私自利,只凭自己的好恶行事,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,那我为什么不能以其人之道、还治其人之身?就你们姓程的会玩弄人吗?我也可以!程予默,我不要你了,你听到了没有,我不要你”

  第二记巴掌挥来,我并没有躲,有了迎接疼痛的心理准备,但是预期中的痛楚并没有到来,程予默伸手挡下婶婶诉诸武力的行径,视线依旧目不转睛的停在我身上。

  “我想不到你会这样说……”他的声音很轻、很轻,彷佛被我伤得太重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…

  “予默,你放手,她都这样对你了,你还护着她做什么?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她……”婶婶泼妇似的叫嚷夹杂其间,我与他,全然充耳不闻,只是看着对方。

  “很意外是吗?没想到我会这样对待你?”我空洞地笑着,心早就痛到麻痹了,我没有办法思考,机械式地发出声音。

  “我意外的是,你居然这样对待你自己。”他幽幽吐出话来。

  “程云平,你听听,你自己听听看,这就是你疼了十八年的“好女儿”!到头来,反而用这种方式回报你……”婶婶指着我的手指直发抖。

  “妈!我们的事,你让我们安安静静的自己解决好吗?”程予默扬高音量,回过身吼傻了一串人。

  从没看过他用这么高的音量说话,他一向是温温地、淡淡地,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…

  “我们私下谈。”程予默握住我的手腕往外走。我麻木地任他摆布,不想再费神挣扎。
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