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
四十九


  我们都有工作,这我知道,但是,这一分开,不晓得再见面又是什么时候了。

  我与他总是如此,处在暧昧不明的阶段中,不是情人,也不是兄妹,心与心的距离,像是近到一伸手就碰得到,可是真的伸出了手,却发现它隔了层层迷雾,遥远得捉摸不住,我心里的惶然,该怎么说?

  我没有立场留他,他也没有留下的理由,他的家、他的父母、他的手足,还有……他的情人,都在台北。

  我还能说什么?又能怎么留?

  我怕,这一分别,又会是第二个五、六年…

  “海宁,回来好不好?”他幽幽地开口。

  我僵直身体。“不要,你知道那个家!|。”

  “我知道那个家让你呼吸困难,我没要你回去那里,只是~~别留在这么远的地方,让我挂心。”

  回去吗?当初为他而逃,今天,再度为他而归?

  我对这片土地的感情胜过台北,我真的不想走;但是,我更舍不得他……

  我为难了……

  “如果你真的不想回去,那|”他吸了口气。“我过来陪你,好吗?”

  我吓了一跳。他不会是说真的吧?

  抬起头,黑暗中看不到他的表情。“为什么一定要这样?”

  换他不说话了

  呼吸声都很浅、很浅,时间在流逝,静得只听得见钟表滴滴答答的声响,我正怀疑他是不是睡着的时候,他忽然开口了

  “我想你,海宁,我真的好想你,你不知道吗?”

  低抑的嗓音在悄寂夜里荡开,沧桑而樵摔,剎那间,震得我脑海一片空白。

  隔天早上,我陪他去坐车,这回,换我替他买了鲜奶和面包。

  一直到上车,我们都没再提昨晚的对话。

  他一定以为我睡着了,没听到他那句震撼十足的宣告吧?

  事实上,当时的我动弹不得,所有的知觉、思想,全都被那句“我想你”给震得酥麻,无法反应。

  他没说再见、没说保重,更没承诺下回见面的日期,只是在上车前,与我交握的手紧了紧,然后轻轻在我掌心写下两个字。

  等我。

  他写的是这两个字吗?

  那,这又是什么意思?他要我等他什么?

  我发现,任何事只要扯上他,我的智商就会退化,理解能力降到只比低能儿强一点点。

  只是,我没想到,我会如此的思念他。

  以前,可以勇敢撑过五年,而现在,只是短短五天,我就已经撑到了极限。熬到又一个周休,我不经思考就冲动地北上找他。

  在找钥匙开门时,我还很认真的想。如果我说回来探望叔叔,会不会有点虚伪?

  我幻想着他见到我时的表情,忍不住扬起顽皮的笑意。

  轻手轻脚地上了楼,正要敲下门,里头传来的对话声浪,使我止住了动作。

  “哥,你对海宁有兴趣吧?”

  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  “别装了啦,上个礼拜都逍遥两天了,怎么样?得偿所愿了吧?看你要怎么感谢我。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感谢你?”
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