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
四十七


  他会怎么想?怎么看我?

  “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?”他一如往常温温地说。

  “懊,好!”感激涕零的接下缓刑令,我拿了换洗衣物,飞快地闪进浴室里。

  如果可以,我会选择在里头躲个千年万年,最好老死在里头…

  但是我不行,所以东摸西摸,拖拖拉拉地刻意拖延时间之后,我还是得走出浴室,勇于面对他。

  “你……要不要也去洗?”我好不容易挤出逊到爆的理由,为了再缓一次刑。

  “我刚才洗好了。”

  “唤。”天要亡我。

  上次亲完他就可耻的落跑,这一回可跑不了了。

  我扭着衣角,不敢看他。

  气氛陷入尴尬的沉寂。

  “下次打声招呼好吗?”他没来由地开口。

  “啊?”

  “你老是这样,我门牙被你撞得很疼。”他表情认真地抱怨。

  “?;;……唤……好!”我反应不过来,愣愣点头后,才想起…;

  我在好什么啊!真是猪头!

  他的意思是说,可以有下次,但要先打招呼?

  童圣阳说,我对他热情不起来,是因为人不对,那如果是程予默,感觉就对了吗?

  我现在对他,到底是我所认定的兄妹情谊,还是就像童圣阳说的,我根本就一直不曾忘情于他?

  有时候自我催眠太久,连自己都分不清,什么是真、什么是假的了。

  我想确认。

  “那,程予默,我吻你好不好?”

  这句话很霹雳,而他的表情也的确很“晴天霹雳”。

  “海宁。你”

  “好不好?”

  “我是说笑的,我知道刚才你是在跟童圣阳赌气,我不会当真,但是现在你再这样看我,我会~”

  不用“你会”了,我自己来!

  我踞起脚尖迎向他的唇,堵住他的优柔寡断。

  这并不困难,因为我够高,而他呆在那里任我宰割,我索性一不作、二不休,楼住他的颈子,将唇印得更深

  我听到他闷吟一声,然后我的腰被勾缠住,整个身体贴向他,他狂热地吻我,温热的舌尖在与我碰触时,我感觉到一股从来没有过的震麻,由舌尖蔓延开来,酥了心魂,我甚至……虚软得站不住脚,只能迷乱地迎合,随着他纠缠共舞,任由他掠夺我的每一寸气息——

  他抱起我,将我放在床上。

  我以为他会有更进一步的举动,我也惊讶地发现,不论他现在想做什么,我一定都没有办法拒绝。

  但是他什么也没做,只是将脸埋入我的发间,略略急促的呼吸轻洒在我颈际,让我呼吸的频率也随他急促起来。

  多讽刺,我因为太冷感而吓跑了男朋友,却在另一个男人怀中热情如火。

  “嗯?”

  “这次我有打招呼了。”
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