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


  “哥——”房门突然被推开,打断了我的花痴遐想。

  听到这声音,我整个寒毛都竖起来了。

  不是怕她,绝对不是,我只是懒得和她吵罢了。

  那是一种相当不人道的精神凌迟,每来一回合,就让我短寿三年,我哪来那么多命和她磨?

  “你有没有看到佟海宁那个死女人?”

  喂喂喂,谁是死女人?说话客气些哦!

  程予默偏转过身,居然很巧的刚好挡住我。

  这个时候,我就不得不怀疑他是有心要掩护我了。

  才刚闪过这样的念头,程予默矜淡的声音便飘过耳畔  “你们的事,不要来问我。”

  看,就是这样!

  多么的冷漠,完全置身事外,连替我说个谎都不屑。

  就算这些年,他的确有意无意的帮了我好几回,我还是无法自作多情的以为什么。

  他只是不想卷入两个女人的战争罢了。

  房门又一次被关上,我吐出憋在胸腔的一口气。

  他回过头来,双手抵在桌沿推动座椅,滑开书桌些许距离,方便低头看桌下的我。

  “干么?”我不得不开口,他的眼神像研究白老鼠!

  “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?”

  “我高兴!”忘了这是他的地盘,我态度嚣张地响应。

  他又不说话了。

  “程予默~~”噢,对了、对了!他大我三岁,那我为什么不喊他哥哥呢?那又有另一段小插曲了。

  不是姑娘我不懂得敬老尊贤,我也喊过的哦!问题就出在予洁,一副要和我拚命的样子,泼辣蛮横地直嚷。“他是我的哥哥,才不是你的,不要脸,你走开、走开,我哥哥不要分你~~”

  你们有看过这么小器的人吗?连哥哥都不分我叫耶!

  被她那一推,我没站稳,整个人直直的去撞壁,额头上就这样“永留纪念”了。

  想当然耳,她被程叔叔修理得金光闪闪。

  现在,不难想象程予洁为什么会恨我入骨了吧?

  “你真的很倔强。”

  我被突然出声的程予默吓了一跳,愣愣地看了他三秒,才领悟到他指的是值日生的事。

  “值日生本来就是她,没理由她大小姐一句命令,我就该乖乖做牛做马。”又不是命贱!我说了,我不是那种委曲求全的苦情小媳妇。

  帮她打扫并不困难,只要她好好和我商量。我讨厌她颐指气使的娇蛮气焰、讨厌那种被吃定的感觉。

  她愈是吃定我会认命,我就愈不服输,那是骨气问题。

  虽然明知回家后,她一定会向婶婶告状,然后我的骨气会换来一顿苦头可吃。

  “这种个性很吃亏的。”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,低低说了一句。

  要死了!这程予默要嘛就不说话,要嘛一开口就命中要害,一针见血得教人无言以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