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
三十八


  我再按第二次,等一分钟,还是没人理我。

  我第三次按铃,再等一分钟,依然鬼影子都没见到一个。

  搞什么?真的不在家?!那我千里迢迢的来,是为了当门神兼喂蚊子的吗?

  我心有不甘的抬起手,就在打算四度按下门铃的时候,凌乱的脚步声传了出来。

  “谁啊”门才拉到一半,他就变成雕像杆在那里,我敢打赌,就算有蚊子飞过去,他也不会记得合上滑掉的下巴。

  呵呵,果然是一副呆样!

  “意外吧!”我跳进他怀里,勾住他的脖子,朝他绽开灿烂的笑容。

  “海、海宁……你怎么……怎么会来……”他还在结巴。

  可怜的小孩,被惊吓得太严重了。

  “想你啊!免得你老哀怨的说我都不理你。”我退一步,离开他僵硬的身体,

  打量他衣衫不整的样子。“你刚睡醒?猪哦~~都日上三竿了。”

  “我……?;;……”

  “是谁呀?圣阳,怎么开个门那么久”

  一阵熟悉的女声由房里飘出来,我僵住笑容,往声音的发源处望去,看到另一个同样衣衫不整的女人:

  程予洁。

  她半裸的肩头吻痕遍布,发丝凌乱,唇妆半残,当然,残掉的那一半在他嘴上

  白痴都看得出来,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好事!

  我真是恨透了自己的迟钝!现在才发觉不对劲…

  “看来我是打扰你们了。”我冷冷地笑着,连我自己都意外,我居然还笑得出来。

  “海宁……”童圣阳靠近我想解释什么。

  他在冒冷汗。

  何必呢?背叛都背叛了,现在一脸的慌急是想做给谁看?

  我没心思欣赏,也没听他任何一句解释,二话不说,转身就走。

  “海宁~~”

  他大喊,我没停下脚步,他也没追上来。

  一走出他们的视线,我立刻就崩溃了,蹲在巷子里痛哭失声。

  骗子、骗子、骗子!

  说什么会疼我、守护我一辈子,这就是他疼我、守护我的方式吗?和别的女人上床?

  更可恶的是,对象还是她~~程予洁!

  一个是我名义上的姊姊,一个是我想托付终身的男人,他们却联手背叛了我…

  这是什么世界?

 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

 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

  为什么我受的伤害,总是比别人多?

  以后想哭时,别一个人躲起来。

  这句话是谁说的?好象是程予默。

  他说对了,我太倔强,不会在别人面前哭,所以我会笑着离开,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,尽情宣泄痛苦。

  想哭时,别一个人躲起来,我会在另一头等你

  我拿起手机,不经思考的拨出电话簿中最显眼的那个号码,那个五年来,我始终没勇气拨出的号码…

  “喂?”

  是他的声音,柔柔沉沉的让人安心。

  “程予默……”我才刚发出声音,就哽咽得接不下去。

  “海宁?!”

  “嗯……”我吸了吸鼻子。

  “怎么了?你在哪里?”

  “我在……不知道,你不要管,听我哭就好……”

  真的,我打这通电话,只是要他听我哭而已,没有其它的意思,也没有要对他说什么。

  因为他要我不可以躲起来哭,所以,我让另一头的他听我哭。

  他真的不再说话,默默听着我的哭泣声。
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