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


  但,我却看不透程予默。

  依照常理来判断,我的存在破坏了他家庭的和谐,他应该恨我才对。可是他并没有和婶婶、予洁沆瀣一气的来打压我;也从不曾像叔叔那样,清楚表态地护着我。

  我还清楚记得,踏进这个家门的第一天,婶婶和叔叔吵得好激烈,与我同龄的予洁也推着我直嚷。“出去、出去!我家不欢迎你——”

  而他,只是坐在一隅,一片喧嚷中,很静、很静地打量着我。

  不若婶婶、予洁的激烈反弹,他的反应,从头到尾都淡到不能再淡。

  他对我,到底是抱持着什么样的想法呢?

  这个问题,已经存在我心里很多年了。

  “这回又是为了什么事?”

  他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。

  “轮到予洁当值日生,放学后她跑去和隔壁班的模范生约会,要我帮她打扫教室,我不去,然后今天老师罚她当一个礼拜的值日生。”

  程予默点了下头,淡淡地说:“皮绷紧一点,她气坏了。”

  没有担忧,也没有幸灾乐祸,只是很平静地陈述一项事实,这就是我认识的程予默。

  我抱着脚,下巴懒懒地抵在膝上,抿唇不说话。

  见我并没有出来的意愿,他看着我,很没人情味地说了句。“我要赶报告。”

  “你赶啊,我又没叫你不要赶。”我很死皮赖脸地假装听不懂逐客令。

  “可是你……”在桌底下。

  我听出言下之意了。

  “当我不存在就好。”开玩笑,他都说予洁气坏了,那我这时出去,不是存心找死吗?

  他持续看了我三秒,然后不再说话,拉来椅子在桌前坐下,忙他的事情去了。

  我依然窝在桌底下,看不到他在忙什么,但这书桌够大,就算多了我的加入,还是有很充足的活动空间。

  头发玩腻了,我的视线不知不觉移到他优雅交叠的双腿。

  他有一双很修长的腿,这让我想起,他的身材比例也棒到没得挑;想到身材,更是很自然的联想到他俊雅出众的容貌。

  一个人帅不帅,是很难用字句形容的,那是自由心证的问题,由自己的眼睛看出去,觉得好看就是好看,虽然别人也许不认同。

  而看过的人,如果也有半数以上认同,那就可以算是公认的帅哥了。

  你问我程予默是属于哪一种?

  如果你知道,程予默偶尔出现在我们学校,会让多少花痴女情绪激奋到不行,你就不会用这种质疑的口气问我了。

  我喜欢他的眼睛,像一口幽邃的千年古井,深不见底,不知道埋藏在最深处的,是什么不欲人知的幽微心事,格外的耐人寻味。

  同学们说,他有种忧郁的蓝色气质。

  忧郁?他?程予默?

  拜托,他只是不爱说话而已,好不好?她们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像她们一样,一张嘴呱呱叫,生来吵死人的啊!

  要我说的话,我认同蓝色气质,但不是忧郁,而是海洋一般,悠远沉谧,深邃广阔,让人无法掌握的感觉,一不小心,容易令人沉陷其中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