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八


  他闷闷地低咒了几句,我还没来得及听清楚,他已经用力抱住我,低下头吻堵住我的嘴。

  情人节过了,他还是没离开我……

  由女孩变成女人,最大的感想是什么?

  如果现在有人这样问我,我会毫不考虑地回答:很痛,痛到我想拿刀砍死那个害我痛得要命的死男人!

  那,为什么我没这么做?

  我想,是因为他的眼神吧!

  他一直用很心疼、很怜惜的眼神看着我,温柔地亲吻我,低问“要怎样你才比较不会痛?”

  问我?你问我因白痴啊!我怎么会知道?

  如果女人的初夜都是这样,那真的有点小糟糕,唯一值得我回味的,是他显而易见的呵护,他把我的感受放在他之前,我几乎要感动了。

  我盯着粉白的天花板,有一瞬间,心是茫然的。

  这样不顾一切的勾引他,真的是对的吗?

  慢慢将视线移到枕边人的睡容,他正好在同时睁开眼,朝我展开还带点睡意的笑容。“早安。”

  “早安。”我回他。

  “为什么这样看我?”他索性侧过身面对我,让我看个够。

  “我在想……昨晚是不是你的第一次。”他的表现……不像那种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。

  我是不是错了?

  他被口水呛了一下,哭笑不得地回我。“永远别指望男人会老实回答你这个问题,没有人会愿意以跳楼来了此残生的。”

  “意思是——你真的是?”

  “你想太多了,海宁。我只是比喻。”

  “为什么你可以轻易知道我是不是第一次,我却不行?”不公平!我要抗议,我要上诉!

  “因为我是男人,你是女人,你得认命。”他拍拍我的脸,从容的起身穿衣。

  他又给我那样笑了,可恶!

  我气愤地追着他的背影大叫。“程、予、默!你不回答我,我就跟你绝交!”

  他动作顿了顿。“这对你很重要吗?”

  “很重要!”

  如果他不是那样的男人,表示他对我是真心的,那不只是一场单纯的男欢女爱,那么……昨晚的一切,我可以更心甘情愿。

  我们之间……将会完全不一样。

  他低头看着光亮的地板,好一会儿才低低回答。“我不是。”

  我泄气地垂下肩,再也无法说什么。

  “我去买早餐。”

  他没回头,所以也没瞧见我的失望与心痛。

  我失望的,并不是他是不是第一次,而是他对性的态度,在他告诉我,男人可以不爱一个女人,却和她上床时,是不是表示,他也是这样的?

  我心痛的,是我连唯一可以证明他是爱我的假设,都被推翻了。

  昨晚的一切,变得毫无意义。

  他和宋可薇甚至交往得比我和童圣阳更久,结果呢?还是会用下半身思考,异地寂寞,依然受不住诱惑。

  这样的他,和童圣阳有什么分别?

  玩玩可以,千万不要当真了,别忘了你还有可薇姊。

  予洁的话,在这一刻异常清晰起来。

  我咬着牙,浓浓的怨,愈植愈深

  程予默对我很好,好到让我觉得他可以把全世界都给我。

  别叫我举实例说明,那只是一种感觉,而他让我有了这种感觉。

  就算只是海边风大时楼着我,不说一句话的倚恨着。

  就算只是吃饭时,细心的挑掉我不喜欢吃的食物。

  就算只是我在电话的另一头喊饿,他便大半夜送来吃的。

  就算是在我生病时,彻夜不睡的守在床边。

  就算是夜里缠绵时,他将我抱得好紧,几乎要揉入骨血。

  但,他就是不说爱我。

  他对我愈好。愈让我觉得可以为我付出一切的样子,我就愈觉得虚伪。每当倚偎在他怀里,我总是矛盾地眷恋,也矛盾地气怨……

  他佳的地方离我很近,我常在他那里过夜,有一回他问我,为什么不住过去他那边?

  我反问他:那他自己怎么不住过来?

  话题结束,我依然住我这里,他依然住他那里:我依然常在他住处过夜,他也依然常往我这里跑。

  缠绵过后,我们卷坐在地板上,他由身后楼住我,静静看着由落地窗洒落的星光。

  “海宁。”

  “干么?”

  “找个时间,我们回家一趟好吗?”

  “要干么?”

  “我们的事……”

  “我们什么事?”不是我装傻,我真的不知道他指什么,一段见不得光的地下恋情,要想不曝光就得勤于烧香拜佛,他总不会自己找死吧?

  “我们……”他懊恼地圈紧我的腰,重重吻我一记。“这样你说是什么事?”

  “唤,没事啊。”就被亲一下而已嘛,需要昭告天下吗?

  “你!”他瞪着我。“你是想气死我好守寡吗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不会是……我想的那样吧?

  “不告诉爸妈,我们怎么继续!”

  咦?他还真想自杀?

  “你不怕家里的天花板被婚姻掀掉?”

  “她就算连地板都掀了,我们还是得说啊!”

  “你何必?”我真的很意外,他为了我,想闹家庭革命……

  他真的玩昏头了吗?

  我心里五味杂陈,分不出什么滋味居多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