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
二十六


  “我要去读!”在得知他已有女友的时候,我几乎立刻做下了这样的决定。

  本来,我并没有非去不可的打算,但是现在,我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,我需要一些决心来斩断这段可悲的初恋兼暗恋,而时间与空间正是我要的。

  是的,我要忘了他,也确信自己一定会忘了他。

  “我会约束自己的行为、我会自己在外头打工,不用到家里一毛钱,总之,我就是想去读……”

  他又不说话了。

  习惯了冷场,我也不急着说些什么来填补空档,直接任它冷爆到最高点。

  直到气氛闷到快要让人睡着时,他叹了口气。“是我妈吧?她又说了些不太中听的话了?”

  我借机到流理抬清洗空玻璃杯,不予作答。

  那天晚上,我躺在床上,脑子里始终重复着上楼前,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~~

  “那就去吧!去展开你全新的人生,自由的呼吸;爸妈那边,我帮你说服。”

  后来,我真的走了!

  我并不清楚程予默究竟用了什么方法去说服叔叔、婶婶,总之,南下高雄的那一天,他陪着我早起,送我到承德路的统联客运坐车。

  “你回去,我自己等车就行了。”既然打定主意要结束,就不要给我太多的回忆,那只会让我更难忘。

  他真的转身走了,我看着他的背影,强忍心头的酸楚,不让眼眶发热的水气凝聚成汪洋。

  我孤孤单单地站在等车口,看着人来人往。没多久,一道暗影笼罩我眼前的世界,我本能地抬头,傻傻看着去而复返的他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前面7.11买的,带去车上吃。”

  我枉然看着被移到手上的袋子,里头是一瓶加温的统一鲜奶、一个全麦面包。

  他还帖着我没吃早餐…

  我不是不感动,事实上,我的胸口正发烫着,涨满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情绪。

  “你不回去?”我起码该说声谢谢的,但是突然变笨的嘴,就是自顾自的不知所云,跑出这句活似赶人的话…

  他摇头,接过我手中的行李袋,只让我提着他刚替我买来的早餐。

  “我陪你等。”

  很简单的一句话,那时的我却听得想哭。

  也许是离愁,让我变得脆弱善感起来。

  工作人员扬声喊着往高雄的旅客上车,我正想移动,他扣住我的手臂,摇了一下头。“等下一班,这辆车没什么座位了,坐太后面你会晕车。”

  的确,一趟路四、五个小时,不坐得舒服一点,简直是酷刑。

  “晕车药吃了没?”

  他还记得我会轻微量车……

  “吃了。”

  “该带的都带齐了吗?”

  “带了。”最想带的是他的心,却带不走。

  “如果有什么遗漏的,打我手机我会帮你寄下去,别打家里电话,免得妈知道了,你又要挨骂。”

  “嗯。”从头到尾我始终盯着鞋尖。

  “你个性太倔强,这样不好。有事别一个人强撑,打通电话告诉我,好吗?”

  “好……”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?句句殷切叮咛,像是对我极为牵挂…

  酸酸的感觉,已经由眼眶蔓延到鼻骨了,他再说下去,我一定会放声大哭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