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
二十三


  这无疑是给了他方便打量我的最佳视野,躲都躲不掉。

  真是猪脑,我暗骂自己。

  他视线一直停留在我身上,拌色深沉复杂。

  我简直食不下咽,匆匆喝了杯牛奶就站起身。“叔叔,我去考试了。”

  程予默也同时推开椅子,追到庭院来。“哪间考场?我送你过去。”

  “不用了,你去送予洁。”我冷冷地拒绝。

  “爸会送她。”

  “我说不用!”

  “海宁!”在经过他时,他扣住我的手臂。

  平日看他温文无害,现在才发现他手劲这么大,我挣不开。

  “是因为我昨晚的话吗?我以为你有那个雅量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对现在的我来讲。那是一个不欲碰触的疮疤,也是耻辱,我恨不得能抹去。

  “那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愚蠢的事,请你忘记它。”

  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他眉心深深妞起。

  “对你来说或许没有。”他可以看得云淡风清,不以为意,因为在他眼里,我的感情只是小孩子在玩的不成熟游戏。

  他这种态度,比当面拒绝我更伤人。

  不想再跟他多说什么,我不惜冒着被扯伤的危险用力挣扎,他看出我的决心,终于放开手。

  我奔出家门,拚命的往前跑,直到胸口发疼,吸不过气来,我靠在一株老树下,分不清那揪得好紧的痛觉,是奔跑所致,还是为了让我初次领略悲欢情愁的他。

  考完了。

  整个考试过程,我严重心神恍忽,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,很多试题都只

  是凭着本能反射性的作答。

  我的心思根本不在那儿。

  我心里有数,我连学妹都当不成,我和程予默,将什么都不是。

  但是填志愿时,我还是在第一志愿的地方,下意识的填了他的学校。我也不明白自己还在执着什么,就是心里还有一束小小的火花未灭吧…

  等待放榜的日子,同时也是我和他的冷战期。

  我拒绝再跟他说任何一句话,拒绝与他共处、拒绝谈论他、拒绝让自己想起他,甚至就连远远的看到他,我都会刻意避开。

  有好几次他张口欲言,但是都在我没有温度的眼神下冻结了。

  我冷漠得很绝对。

  他似乎明白了我的决心,慢慢的也不再让自己出现在我面前,减少与我接触的机会。

  他很识相。

  我应该要觉得正中下怀才对,可是看不到他的我,却又矛盾地开始想他。

  我们之间回到了原点,甚至比更早之前的状况还要生疏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