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三


  “咦?你也喝啊!”我将吸管凑到他嘴边,他看了我一眼。低下头吸了一口。

  我们一路指着天上的星星研究,一边全日子同一杯西瓜汁,笑闹着走回家。

  “不是啦,北斗七星明明在那里,你国中地球科学都读到哪里去了!”

  “是吗?什么时候改的?怎么都没人通知我?”我困惑地思考。

  “L.K!你国中到底是怎么毕业的?”

  “国中是国民义务教育,只要不是脑性麻痹都毕得了业好吗?你当我脑性麻痹喔?”

  “原来你没脑性麻痹?”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。

  欠扁的死男人!

  “台大了不起啊!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,我随便号召一声,光凭中山大学的学生一人一口口水就够淹死你。”

  他皱眉看我。“你什么时候改混黑社会了,大姊?”

  “哈哈!你现在才知道!”我将饮料凑向他。“最后一口,喝掉!”我已经吃撑了。

  “看到前面的垃圾桶没有?你要是投得进去,本姑娘招待你一晚的总统套房。”

  “一言为定。”他眼也不眨,扬手拋出空杯

  三分球,射篮成功!

  我张口结舌。

  “你欠我一晚的总统套房。”他若无其事地耸耸肩,拍了拍我大受打击的脸。“忘了告诉你,高中时,学校极力邀我进篮球校队,是我不要而已。”

  这怎么可能?一向都只见他读书,休闲时也都是从事很优雅的柔性活动,为什么没人告诉过我,他篮球也打得变态的好?

  可、恶、的、家、伙!

  “程、予、默”我受骗似地大叫,他神情突然僵住,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也和他一起变成雕像。

  原因无他,我家门前杆着另一尊雕像——童圣阳。

  和程予默在一起的时光太快乐,如果不是童圣阳现在出现在我面前,我几乎已经忘记他在我心中划下的那道深深的伤痕了。

  程予默不自在地放下手,退开一步。因为在那之前,他的手是放在我肩上的。

  “这算什么?”童圣阳来回打量我和程予默的亲密模样,表情极度难看。“我在这里等了你一天,你却和他开开心心地出去玩,勾肩搭背,有说有笑,还和他共喝一杯饮料?!”

  他居然有脸做贼的喊捉贼。

  “我们衣衫不整了吗?我让他吻掉我的口红了吗?他在我身上留下任何一处吻痕了吗?好个童州官!”自己的火放到足以烧天,却不准我点个小蜡烛。我才想问“这算什么”呢!

  “是啊,你看起来好得很嘛,我居然还担心伤你太深,心急如焚地跑来找你,我真是白痴!”

  说得可咬牙切齿了。

  “不然我应该怎样?寻死寻活、痛不欲生好应观众要求?童先生,你的男性虚荣会不会膨胀过了头?”他可不可笑啊!做错事的是他,居然还埋怨我不照剧本走,莫名其妙!

  “何不说我这么做,刚好正中你的下怀,成全了你和他?”

  “死男人,你再说一遍!”我火了,这辈子没这么火过!真是本末倒置,反因为果了!

  “不是吗?你几时态度自然的让我楼着你的肩?你几时主动和我共喝一杯饮料?你几时和我月下漫步,说说笑笑?还敢说你跟他没什么.”

  当理智被一把熊熊烈火烧掉时会怎样?

  我会这样——

  “对!我跟他就是有什么!我不但让他楼我的肩,和他共喝一杯饮料,我还敢当着你的面抱他、吻他!”简直气炸心肺,我豁出去了!

  楼住程予默,我迎面吻上他的唇。

  童圣阳不都一口咬定“有什么”了嘛,我就“有什么”给他看!

  两个可怜的男人,全被我出人意表的行为震得呆若木鸡,无法动弹。

  一秒、两秒、三秒、四秒、五秒,就在第六秒,程予默拉开我,错愕地望住我,轻喘着。

  他坚决地扳开我的手。“我先进去,你们好好谈谈。”

  “不需要,我和他没什么好谈”

  “海宁!”他语气坚定。“钥匙给我。”

  我没得选择,如果我不给,他会转身离开,两相比较,我宁可他留在我的屋子里。

  程予默开门,把我和童圣阳关在门外,摆明了告诉我:没谈完别想进来!

  什么嘛!喧宾夺主,我踢了踢紧闭的大门。

  “是他吧?”身后的童圣阳冒出一句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心里的那个人,是他吧?”他像是打了一场很累的仗,整个人泄气的靠在墙面上,仰头看着天空的眼神,竟是有些凄凉。

  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有些什么东西被勾动了,但我拒绝面对。

  “你懂的,你比谁都清楚我在说什么。打从最初与你交往,我就感觉出你并不是真心爱我,在你心底,有一处我到不了的角落,藏着我取代不了的人,放着我触不到的心事,我甚至清楚,你是为了逃避痛苦,才答应和我交往。

  “你知道这对我有多不公平吗?在我明明知道,你是因为伤得太重,才会躲到我怀里的时候?但是我告诉自己,没关系的,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,而那个男人却没有机会了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比爱他更爱我……”

  “但是,我在骗谁呢?存在我们之间的那道影子,一直都没有消失过,你对我热情不起来,是因为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,我们之间有的,只是习惯性的陪伴,不管我多爱你,多努力地为你付出都一样……呵!我早该知道的,睡不成你身旁那个位置,不是感觉不对,而是人不对。只是我没料到,那个人会是他——程予默,你名义上的哥哥。”

  知道被闪电击中是什么样的感觉吗?

  又痛又麻,完全发不出声音来我现在就是这种状况。

  我真的是这样吗?那个连我都不敢去面对的心事。被他毫无保留的揭露出来,我甚至不知道,原来我不只欺骗别人,连自己都欺骗了!

  “那……”我干涩地问:“你和予洁在一起,是因为这个原因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