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
二十一


  “到台北车站了。”

  “哦。啊然后例?”

  “啊然后该下车了。”他弓起食指敲了我额头一下。“醒了没?迷糊蛋。”

  “哦。”我揉了揉额头,跟着他下火车,行李他全提了,我两手空空,只背着随身的小包包,跟着他走出月台。

  “还是好想睡。”等车的空档,我摆出昏昏欲睡的态势,将头赖靠在他肩上。

  嘿,这时就庆幸我够高了,否则他一八0的身高,我就只能“望肩兴叹”了。

  “再撑一下,就快到家了。”他信以为真,放弃等公车,抬手招了辆出租车。

  “到了再叫我。”就算坐进出租车,我依然坚持“睡性坚强”的巴着他。

  “小俩口出去玩啊?”

  前头司机拋来调侃,我等着看他怎么回答。

  “我们是兄妹。”他温淡的语调,让我好失望。

  原来,他真的只把我当妹妹。

  唉……自作多情啊!

  不过没关系,我才十八岁,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。

  加油吧,咚海宁!

  高三下学期了,离联考愈来愈近,压力愈来愈重,我的心也愈来愈志忑不安。

  我真的可以如愿考上台大吗?

  我真的要在考上后,向他表白吗?

  那如果没考上呢?是不是就不用表白了?

  那如果考上、也表白了,可是他却拒绝我怎么办?到时考上反而是残酷的折磨太多假设绕在脑子里转,眼看大考在即,我完全无心读书。

  可是你知道的,在一切都还没发生前,所有的假设就像是烦恼金城武很酷,木村拓哉很帅,你到底要嫁哪个一样,显得无聊又可笑,重要的不在于要嫁谁,而是他们都不可能向你求婚。

  就在考前的那一晚,我决定做点有建设性的事~~

  写情书!

  ……写情书很有建设性吗?不研究,至少勇气可嘉。

  趁着决心尚未动摇前,我提起笔,把满腔的少女情怀,全都一股脑的透过笔尖倾泄出来,涓滴不剩。

  这是我头一回不做任何的自我防护,真诚的将心敞开,任他看个分明。

  而我相信,温柔如他,不会伤害我。

  我将信放在他房间的桌上。

  稍早前,他有打电话回来说不回家吃饭,是我接的。

  我不知道他会多晚回来,我想等他,多晚都等。

  我也知道这件事一旦摊在阳光底下,会引起怎样惊天动地的家庭战争,但我喜欢他是事实啊!难道只因为有困难就不战而降了吗?我终海宁不是那么儒弱的人,除非他亲口告诉我,他不喜欢我,否则,我没理由轻言放弃。

  等啊等,等啊等,龟速的时针、分针爬着、爬着,爬出了我的瞌睡虫,在我打了个盹,撞到额头,也撞散睡意后,再看一次时间哇!居然十二点了

  我跳了起来,急急忙忙的打开房门,正好迎面碰上刚洗完澡走出浴室的程予默。

  “……”一见他,反而吶吶地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还没睡?!他一边擦拭滴着水的头发,看了我一眼。

  “早点睡,养足精神,明天才好上考场。”

  “?;;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