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


  第一幕 卷首

  “佟海宁——”

  一声拔尖的叫嚷清楚传来,我挖了挖耳朵,打个小呵欠,换个更舒服的姿势,继续玩着头发,研究发质。

  “佟海宁,你死到哪里去了,给我滚出来,听到没有!”

  唉唉唉!此姝气质有待改造,我开始懊悔百密一疏,居然忘了带个耳塞进来。

  没有人天生就是泼妇,她当然也不例外,在面对帅哥时,她可大家闺秀,娇滴滴的咧!

  更清楚的说,她也只有在喊我的名字时,才会表现得像个疯婆子。

  事实上,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,和那个由古井中爬出来的贞子,等级已经没差多少了。

  是啦,那个让她喊起来就会咬碎牙龈的,正是本人芳名。

  而那个贞子……咳、咳!更正!那个“大家闺秀”,就是这个家的小主人~~程予洁。

  那,问题又来了,为什么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,却缺乏中国人手足情深的美德,连姓氏都不同呢?

  关于这一点,相信各位已经自动在心中仿真了千百种寄人篱下的小孤女故事情节……

  没错,我就是那个小孤女。

  故事之所以陈腔滥调,就是因为它发生的机率太高了,而我的故事更是。

  父母的结合,完全是王子与公主式的版本,也因为爱得不食人间烟火过了头,直接拿爱情当饭吃,在父亲骤逝之后,经济状况立刻陷入捉襟见肘的境地,是不必感到太意外的。

  再然后,当年对母亲死追活追都追不到的程叔叔,心生怜惜地跳出来照料孤儿寡母,这个就更不意外了。

  不巧的是,程叔叔正好是有家室的人,一个不小心,时时惹得人家正牌夫人捧醋狂喷。

  在母亲也追随父亲黄泉相见欢后,我会得到什么样的待遇,不需要再多做说明了吧?

  那时,我五岁,正式成了程家的一员~~或者,说“不速之客”会贴切些。

  够老套吧?

  不过,我并没有意愿当个打不还手、骂不还口,任人欺负到死的苦情女主角。

  小说连续剧里那些逆来顺受的悲情女,我一直都怀疑她们不是脑袋有问题,就是有被虐狂,任何人只要不是白痴,都会懂得自我保护的,而我当然也有一套自己的生存法则,这就是任程予洁叫到屋顶翻掉,我却还能窝在这里玩头发、数分叉的原因了。

  房门轻轻的被推开,但是我并不紧张,因为进来的人连步伐也是轻浅沉稳得教人安心。

  我知道是谁。

  他一进来,就直接拉开我身前的掩蔽物——一张椅子,弯下腰看着书桌底下的我。

  “又在躲予洁了?”

  也只有他——程予默,才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找到我。

  原因无他,这是他的房间嘛!

  任程予洁想破了头,都想不到我会躲在她哥哥的地盘,当然,我也有绝对的自信,程予默不会当“抓耙仔”,才敢有恃无恐地窝在这里抓蚊子玩。

  程予默有心掩护我吗?我想也不是,他只是懒得打小报告,懒得惹纷争罢了。

  坦白说,我极度的质疑这两个人真的是兄妹吗?

  程予洁任性骄纵,争强好胜,需要无尽的注目与喝采来满足她的虚荣心;而程予默安谧沉静,风华内敛,话也不多,一派与世无争的性情。

  他总是把自己放在最安定的位置,淡看世间纷扰。

  犀锐的观察力,是我处在这种环境的生存本能,我能洞悉程叔叔为了不负妈妈交托,努力想对我好的心态;也能洞悉婶婶饮了一辈子的醋水,难以吞忍我的存在的心情;更不难理解一向是天之骄女,受人独宠的程予洁,面对我的出现所产生的威胁感及妒恨。
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