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七


  告诉他,是想更坚定自己的心,彻底斩断自身的迷乱。

  “是啊,我真的没看错……”他说得很小声,近似自言自语。

  呃?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  是在对我说,还是对他自己?

  “程予默,你说什么?”既然听不懂,就假装没听到,等他解释。

  “没。”他目光投向远方,眼神幽沉迷离,遥远得找不到定点。

  “你快乐吗?和他在一起,你找到你要的快乐了吗?”

  “……是啊!”我忽然答不上来,声音干干的。“他对我很好……”

  一大堆和童圣阳在一起的理由,居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只能勉强挤出几个字。

  “那就好、那就好、那就好……”他一直重复这一句话,很轻很经地重复。

  “程予默……”他没事吧?看起来心神恍惚的。

  “天气转凉了,要多加件衣服。爸爸很挂念你,要我帮你整理些保暖的衣物带过来。”

  由他手中接过手提袋,不经意碰触到他的指尖,是冰凉的……

  “你在这里等我很久了吗?”

  “没,一下而已。”

  总是看不透他心思的我,这一刻,居然奇异的看穿他在说谎……

  他究竟等了多久?!

  还有,这些衣服真的是叔叔要他带来的吗?

  “东西带到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

  “程予默!”我没多想,冲动地抓住他的手。“很晚了,你不留下来住一晚吗?我说过要带你玩遍高雄名胜的……”

  他摇头,没说话,目光落在我缠握着他的手,但我没放,因为他的手,真的是完全僵寒……天气真有冷到这种程度吗?

  “那……起码进来喝杯热茶……”

  他终于回话:“不了,我还有事。”

  我像被人迎头泼了盆冷水。“是和人有约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他是急着回去会女友吧?

  上次回台北,也就是他正巧去中部玩的那一回,予洁告诉我,他正陷入热恋,和宋可薇浓情蜜意,难分难舍得很……

  我识相的松了手,没再试图留他。

  他走了几步,忽然停下来抬手看表,并没回头,只是轻轻地留下一句。“海宁,生日快乐。”

  我整个人彷佛被雷劈到,当场傻掉!

  今天——是我生日,连我自己都忘了,他居然记得!

  ***

  突来的揣测,震得我浑身发颤。

  他,会是为了这个专程南下的吗?因为他记得我怕被寂寞吞噬的惶惧,不要我连生日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……

  是这样的吗?

  我学着他的动作抬起手……十一点五十八分……

  他还是赶在最后的两分钟,及时送出了他的祝福;寂寞十九岁。唯一收到的祝福……

  再次抬头看向他离去的方向,他已被暗沉的夜色吞没。

  那一刻,我竟觉得鼻头好酸、好想哭。

  我有一种……像是失落了什么的感觉,心,空空的。

  失魂落魄地回到屋里,我机械式的打开行李袋,里头整齐叠放的衣服,每一件都是我偏爱的,如果我自己回去整理,应该也相去不远……他为什么会这么懂我?

  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包装好的礼物。

  我拆开它,里头是一支全新的手机,还附了一张小卡片,我认得出他端逸俊秀的字

  海宁:

  十九岁生日快乐!

  以后想哭时,别一个人躲起来,拿起电话,按下拨话键吧!我会在另一头等你。

  别忘了,你永远不会是孤单的。

  予默于立冬夜

  我会在另一头等你!

  我脑子里塞满了这句话,像是跳针的唱盘,不断重复唱着同一段

 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  单单纯纯只是想当我诉苦的对象,过过张老师专线的痛?还是、还是有更深一层的涵义……

  我心乱无比,拿起手机按了几个键,电话簿里已经事先输入一组号码。

  我看着“程予默”三个字,脑子一片空白。

  接着,我的手指不受控制,按下了发话键

  随着一声声“嘟”的声响,我的心也颤抖着。

  虽然,我还不是很明白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用意,只是想向他说声谢谢?还是——

  “您的电话将转接到语音信箱,嘟一声后开始计费,如不留言请挂断……”

  他并没有接。

  拨给他的第一通电话,他就失约了。

  我没有留言,疲惫地挂断了,所以我也不知道,如果他真的接了,我又会对他说什么。

  我把头埋在抱忱里。脑子完全放空,任由自己沉入梦乡。

  今天,我真的是太累了。

  那一天晚上,我睡得并不安稳,梦中始终缠绕着一句话——

  我会在另一头等你,你永远不会是孤单的。

  那天之后,程予默并没有再来找我。

  我饭照吃、书照读、觉照睡——童圣阳依然是我的男友,地球依然在转动·

  很多事情都没变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