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六


  “吻别!”他耍赖,把我抱得更紧。

  我笑了,在他颊畔亲了一记。

  这就是他和程予默最大的差异。

  很多时候,我常会不自觉的拿他和程予默相比。

  他们是两种完全不同典型的男人,程予默温静稳重,沉谁如海;而童圣阳很阳光,热情奔放。

  程予默的心思太难捉摸,从来都不是我能懂的,但是我懂童圣阳,他的爱与恨清清楚楚,没有模糊地带。

  “这叫什么吻别?好敷衍!”他哇哇叫地抗议。

  “那你要怎样嘛!”

  “看清楚哦,这才叫吻别!”接着,他迅雷不及掩耳的低头封住我的唇。

  我傻掉了……

  全程三分之二的时间,是在呆愕中度过,剩下的三分之一才有接吻的实质认知。

  他温热的唇贴着我,热情探吭,我甚至不知该怎么反应,无措多过其它感觉。

  他放开我,连眼睛都在笑。“初吻?”

  “嗯?”算吗?我答不上来,记忆中还停留着那日黄昏,夕阳余晖透过落地窗帘,洒在清逸俊雅的沉睡脸容上,我用最纯净羞涩的柔情吻了他;以及统联站外,伤痛带泪的吻别……

  “要多练习,你这种吻技会把男人吓跑。”

  呿,得了便宜还卖乖!

  我回送他一记如来神掌。

  童圣阳大笑着发动机车扬长而去。

  我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去,并没有马上移动步伐。

  原来,这就是接吻……

  好象也没有我想的那么复杂,不过就是唇与唇的碰触……是吗?是这样吗?为什么我总觉得好象少了点什么……

  这样的想法很不该,但是刚刚那一记亲吻,真的没有我所预期的震撼——如果最初的惊吓不算的话。

  它甚至比不上记忆深处那一厢情愿的浅吻,所带给我的刻骨铭心……

  说不上来现在是什么感受居多,有失落、迷悯,以及灵魂最深处触及不到的怅然也有释然与安心,烙上了专属某人的印记,有了更加明确的方向。

  放掉过去那段晦涩无望的情,今后,真的得全心全意去对待另一个人了……

  一阵冷风吹来,吹醒了失神的我。

  好冷。

  我打了个喷嚏,搓搓手臂上刚冒出来的鸡皮疙瘩,漫不经心地转过身,瞬间呆住!

  我看到伫立在街灯下,颀长幽静的身影……

  这是统联站一别后,我首度见到他。

  睽违三月,他的形貌依然如记忆中刻划的那般清华出众,修挺的身形像是一座山,沉稳得教人安心……

  一瞬间,所有刻意压抑的迷乱情潮,全都泉涌而出。

  在乍见他的那一眼。

  他就这样定定地望佳我,动也没动,子夜般的黑胖,一如今晚的夜色,幽冷迷离。

  时光彷佛停止流动,定格在我转身的那一刻。

  我们谁都没试着打破沉默,只是隔着昏暗的街灯对望着。

  远方刺耳的喇叭声惊醒了我,我回过神,急忙开口。“你、你怎么会来?”

  “好久不见了……”他答非所问,深揪着我,声音好沉,似是盈满不堪承载的思念……

  可能吗?

  来自于他的思念?

  “是啊,好久了……”我无意识的附和,不知所云。

  他看着我,温温地笑。“你把头发留长了。”

  “噢,是啊……”离开台北时,仍是清汤挂面的及肩中短发,现在都过肩了。

  “很适合。”他又冒出一句,眼神很认真,我无法把它当成一句随口的应酬话。

  “唤,谢谢……”

  他真的觉得我漂亮吗?比宋可薇还漂亮?

  他的神情有着教人心悸的温柔,语调低醇得几近缠绵,揉合成一股揪扯得心头发酸的感觉……

  我几乎要以为,他曾深刻地牵念过我……

  可恶的程予默!

  他怎么可以在我终于决定忘掉他的时候,又堂而皇之的出现,轻易扰乱我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湖?这样戏弄人很好玩吗?

  我恨透他暧昧不明的态度了,也不想再去猜测他的心,那太累了,我只想好好的保住难得的平静,真的,我很满意现状。

  “我们一定要这么生疏吗?”他眉宇淡郁地曙起。

  “噢,没啊……”有吗?我看起来很生疏?

  “那你一定要一直说‘是’吗?”

  “唤,我哪……”话才说一半就打住,我们相视了一眼,同时笑出声来。

  这一笑,气氛缓和了许多。

  “要来怎么不先打个电话?”我开始有心情和他寒暄。

  “我以为这种天气,你会在家里一觉睡到世界末日。”他淡淡地,像谈天气似地说道。

  我无言以对。

  以前从没发现,他这么了解我。

  “哦,我和朋友出去玩。”

  “朋——友?”他低间,声音轻得几乎没有重量,若不凝神细听,就会飘散无踪。

  他在害怕什么?话中那抹胆怯,是我的错觉吗?

  “对呀,我交男朋友了。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哦,祝福我吧!”几乎是刻意的,我用着比平常更轻快的语调说道。

  是想掩饰心里的慌乱,还是那抹动摇的危险情绪?

  再见到他,才发现心还是会为他而狂跳,情绪仍会不由自主的被他牵动……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