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
十一


  我弹得很想死,而听的人则是生不如死。

  那架钢琴是我心中永远的痛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

  ……那好象不是重点。我想说的是,如果他讨厌我,不会这样对我的,是不是?

  现在想想,虽然他很少主动对我说什么,但是对于我的叫唤,他必然会响应,从不曾置若罔闻。

  我卷坐在沙发上,凝视着他沉迷于琴音的俊雅侧颜,晕柔的灯光包围着我们。他知道吗?当他弹琴的时候,胖中散发的自信光芒,有多么震慑人心…我恍然明白,原来我真正眷恋的,不是他悠扬的琴音,而是他那抹教人痴迷悸动的风采…升上高三后,更为明显的升学压力,以及每天接踵而来的大小考试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,差点精神错乱。

  这个时候,我就忍不住要埋怨自己这颗脑袋太二百五了,瞧瞧予洁,每天神采奕奕地和不同的男生约会,混得不象话,成绩却依然名列前茅,对她而言,考试彷佛就跟吃饭一样简单。

  也许程家人天生就是块读书的料吧!晚上用完餐,难得没有口水战配饭吃,大伙儿在客厅看电视、吃水果,就忽然谈起了这个话题。

  “海宁,你学校的课业还可以吧?应付得来吗?”程叔叔关心地间我。

  “嗯……还好吧!”我答得模棱两可。没办法,成绩没人家顺眼,哪敢吭声?

  “有把握上好一点的学校吗?要不要我给你请个家教?”

  “啊?不、不必麻烦了吧……”我可不想让婶婶又发飙。

  “哼、哼…还请家教呢,我们予默、予洁可没那么好命。”

  没发飙,但是冷言讽语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“你说话非得那么尖酸刻薄吗?予默、予洁的成绩一向不用我们操心,海宁则需要多一点的关心,这有什么好比较的?”

  大家都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演变了吧?

  我在心底叹气,哀悼暴风雨前的宁静即将终结。

  “那是我儿子、女儿争气,哪像你捧在手心的那个小祖宗,也不晓得是谁的种?

  “对不起,婶婶,让你操心了。”我急忙接口,不想让她再翻旧帐,这一翻会直接由盘古开天地的新仇旧恨一起翻起的。

  “无聊!你吃饱撑着啊,又在说什么疯话?”

  既然知道吃饱撑着,叔叔又何苦与她一般见识?你们吵不腻,我听到都会背了。

  “真的不用了,叔叔。我的功课自己会当心的……”

  “别理她,海宁。我明天就给你请家教。”叔叔很有一家之主的气势,拍案定板。

  “叔叔……”这种态度,不是要气死熔璇吗?

  “爸,你确定给她请了家教就有用吗?”程予洁居然斜眼看我。

  什么话嘛,我再怎么烂,也都还在全班前五名内,哪有你说的那么没救?

  “予洁,你也不必太自负,全班第一名不算什么,有本事就向你哥看齐,下回考个全校第一名给我看。海宁如果有心与你一较高下,未必办不到。”叔叔说。

  程予默挑了下眉,不吭声地继续吃他的西瓜。

  厚……这家伙,还真懂得明哲保身,繁花绿丛过,片叶不沾身!“哥哥我是没话讲啦,但是海宁嘛?爸,我跟你赌啦,就算你给她请一百个家教都是没用的。”

  乎乎乎!这话就有点过分了哦,暗喻我是扶不起的阿斗啊?分明把人瞧扁了。

  “听到没有,还不如省了这笔钱,给我们予洁添嫁妆。”连婶婶都用鼻孔哼人。

  要说我不呕吗?才怪,我当然呕,问题是,哪有我说话的余地?

  “刘佳贞,你不要找喳,我们家哪差那一点钱?”
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