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一


  ……写情书很有建设性吗?不研究,至少勇气可嘉。

  趁着决心尚未动摇前,我提起笔,把满腔的少女情怀,全都一股脑的透过笔尖倾泄出来,涓滴不剩。

  这是我头一回不做任何的自我防护,真诚的将心敞开,任他看个分明。

  而我相信,温柔如他,不会伤害我。

  我将信放在他房间的桌上。

  稍早前,他有打电话回来说不回家吃饭,是我接的。

  我不知道他会多晚回来,我想等他,多晚都等。

  我也知道这件事一旦摊在阳光底下,会引起怎样惊天动地的家庭战争,但我喜欢他是事实啊!难道只因为有困难就不战而降了吗?我终海宁不是那么儒弱的人,除非他亲口告诉我,他不喜欢我,否则,我没理由轻言放弃。

  等啊等,等啊等,龟速的时针、分针爬着、爬着,爬出了我的瞌睡虫,在我打了个盹,撞到额头,也撞散睡意后,再看一次时间哇!居然十二点了

  我跳了起来,急急忙忙的打开房门,正好迎面碰上刚洗完澡走出浴室的程予默。

  “……”一见他,反而呐呐地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还没睡?!他一边擦拭滴着水的头发,看了我一眼。

  “早点睡,养足精神,明天才好上考场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看出我今晚的反常,他收住回房的步伐,关心地问我。“很紧张是不是?得失心不要太重,保持平常心就好。”

  “我知道……”他到底看了信没呀?态度自然得和平常没什么两样……

  “予默!”我鼓起勇气喊他。

  他停住把玩毛巾的手,讶异地看我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,没有连名带姓的喊他……

  “我放在你桌上的……嗯,你看了吗?”再怎么说人家好歹也是芳龄一十八的纯情女孩,我也有少女矜持啊,“情书”二字,实在羞于启齿。

  “看了。”

  “啊?”我瞪大眼。“那、那你……”

  他顿了顿,像在思索适当词汇。“海宁,我觉得,在这方面,你有必要再磨练一下。你文词用得很优美,但是写抒情文,最重要的是感觉,你懂吗?文字不一定要堆砌得太华丽,最重要的是,有没有打动人心的因子,而你缺的就是这个,词溢于情的文章,会让人有那么一点……滥情的感觉,这是抒情大忌。”

  滥滥滥……滥情?!

  我不敢相信我听到了什么。

  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,将一腔糙卷绕肠的少女柔情尽数交托,他居然说我滥清?!

  是……听错了吧?

  他怎么可能会说这么残忍的话?

  “你、你再说一遍……”

  这一次,他静默了几秒。“这样说可能有点打击你的自尊心,但是我觉得……你既然间我感想,我就有据实告知的义务,什么都不说,对你也未必好。其实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你还年轻,难免青涩无知,少不经事,等你有更深一层的体验之后,也许就会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我已经听不进更多了。

  他拒绝我,他拒绝了我……

  是难堪?还是羞愤?太多情绪冲击着我。我不经思考,用力吼了出来。“程予默,我讨厌你!”

  丢下错愣呆懵的他,我用力地关上房门。

  我很气,真的很气!他怎么可以这样践踏我的真心?

  我用最虔诚庄重的心,将我纯净的情感双手奉上,他却把它贬得一文不值……

  他可以不接受,但是他怎么可以这样羞辱我?说我青涩无知,说我少不经事,还嫌弃我文笔不够好、情书写得太烂,让他没感觉!

  难道我看错人了吗?他并没有我所以为的温柔厚道?

  就在这一夜,我对初恋的梦幻与幢惯被他狠狠捏碎。

  他让我领悟到,爱情原来并不如想象中的美好,它让人甜蜜,也会带给人酸楚、苦涩,以及悲伤。

  也在这一夜,我泪湿枕畔,彻底失眠。

  隔天早上,我看着镜中的自己,脸色苍白,双眼浮肿。

  这真的是我吗?

  我苦笑,不敢置信他带给我的影响力居然如此的大。

  下楼吃早餐时,除了通宵打牌的婶婶外,其余的人都已经在座。

  “海宁,昨晚没睡好是不是?脸色好差。”

  叔叔关心的问候一出口,其余两个埋首早餐中的人,全都同时看向我这边。

  我草草点个头充当响应,挑了离程予默最远的位子坐下,而一张口桌最远的距离当然是通过圆心的直径,也就是他的对面。

  我一坐下来就发现失策。

  这无疑是给了他方便打量我的最佳视野,躲都躲不掉。

  真是猪脑,我暗骂自己。

  他视线一直停留在我身上,拌色深沉复杂。

  我简直食不下咽,匆匆喝了杯牛奶就站起身。“叔叔,我去考试了。”

  程予默也同时推开椅子,追到庭院来。“哪间考场?我送你过去。”

  “不用了,你去送予洁。”我冷冷地拒绝。

  “爸会送她。”

  “我说不用!”

  “海宁!”在经过他时,他扣住我的手臂。

  平日看他温文无害,现在才发现他手劲这么大,我挣不开。

  “是因为我昨晚的话吗?我以为你有那个雅量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对现在的我来讲。那是一个不欲碰触的疮疤,也是耻辱,我恨不得能抹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