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楼雨晴 > 爱情的海洋 >
序言


  当各位正式阅读这本书前,晴姑娘得把话说在前头,这本书依然不是言立冬的故事,如果你们有非言立冬不看的坚持,那么看到这里,你可以合上书了,可别大呼受骗上当,指控晴姑娘欺骗你们的感情哟!

  关于这一点,请原谅晴某人小小的任性,我也知道你们很期待言立冬,一再晃点,实非晴姑娘本意,很多事不是我能控制的嘛,当某些想法冒出头,那种感觉涨了胸臆,强烈得让人无法抗拒,不把它写出来,实在无法安心去酝酿其它的故事。

  所以,有了《分手日记》,之后又不顾一切的写了《爱情的海洋》。

  我会被骂到臭头,我知道。

  出门要慎防飞镖指教,我知道。

  别说保住小命了,可能还会被鞭尸,我知道。

  但是,知道归知道,正如《季秋情漫舞》中的某段内容:他写稿一向不按牌理出牌,端看哪个故事与他产生的共鸣频率最强烈,所以往往一个系列人物未完成,又挖了另一个坑让自己跳下去,演变到如今稿债累累的地步。

  他是个很任性的文字工作者,他承认。

  而此刻,他最想写的,依然不是那些陈年老债中的任何一本,他已经开始相信,交出这本稿子后,编辑大人一定会因为他的任性,以及那几本欠到地老天荒的稿子而掐死他的。

  然而,那又怎样?

  写作凭的是抓住那一瞬间的情感律动,感觉不对,他宁可不写。也不怕人唾弃,在这方面,我确实将自己的写作态度投射于言季秋身上,这也是我在写《爱情的海洋》时的心情。

  一直到现在,我始终认为,写出一本能让读者产生共鸣,一同笑泪感动的书,比迎合读者的要求,写某些备受期待的角色还重要。

  一本书,能不能深得你心才是重点,何必拘泥于男主角是不是言立冬呢?是不?

  除非你们觉得《分手日记》或《爱情的海洋》让你失望了,犹不及对《立冬情正融》的期待,那么,你们可以来信向我抗议,晴姑娘会找面干净的墙好好忏悔。

  当然,这并不代表我就不写言立冬了,既然都给了承诺,晴姑娘一定负责到底,只是还得请各位再等等,可以吗?

  经过《季秋情漫舞》的牛刀小试,以及《分手日记》的司马昭之心后,晴姑娘正式揭竿起义……呃?呃?呃?说得好有革命味道耶!

  事实上也是如此啦,觉得自己很有革命烈士的精神,乐观一点是推翻满清,反之,大不了就是追随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罢了,晴姑娘看得很开了啦,哈哈!(自我解嘲中……)

  下笔前,晴姑娘也做好了心理准备,敢写这些在言情市场中最冷门的体裁,无疑是找死,虽然觉得很对不起饱受惊吓的雅惠编编,但我现在只想写自己想写的,大胆去做我以前没做过的尝试,就算结果只是孤芳自赏也无所谓了。(PS.雅惠,你心脏够强韧吧?撑不住要说哦!)

  我曾说过,第一人称是我最想尝试的写法,也将它视作自己在写作技巧上的一大挑战,只是真正下笔去写,才发现以第一人称去发展故事,困难度果然不小,有许多的写作死角无法触及,我不知道藉由佟海宁的角度看去,我将故事中每个角色描写出几分,一路捏着冷汗,战战兢兢地写着。

  总之,我是不知死活的试了,成果也许不尽完美,却是尽了我最大的努力,有任何缺失,晴姑娘恭候指教。

  好了,我说完了,要骂到臭头还是要飞镖指教,甚至想鞭尸的,都来吧,不用客气,晴姑娘任君处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