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一


  “和我回去吧!”他又再一次请求。

  “我凭哪一个理由和你回去?”

  “凭我决定再次向你求婚!”严希焰本来是坐着的,这一会他单膝下跪。“本来我想等看看……如果你的肚子大了,到时你就只能乖乖嫁给我。但是我想想这样不对,我是因为爱你才向你求婚的,不是为了你肚子里可能有的小孩。”

  她完全没料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招,一时反应不过来,只能愣愣的瞅着他。

  “现在的我可以保护我的婚姻、我的妻子,现在的我有能力可以抵抗外面的风风雨雨,项芸,我爱你,而未来没有任何人或是任何事可以拆散我们!”他用沉着有力的声音向她承诺。

  项芸动容,嘴唇微颤。

  “那一夜绝不是意外,绝不是只有性,反倒更坚定了我要赢回你的心的想法,项芸,我们是彼此相属的!”严希焰抓着她的手,仍然单膝跪着。

  “你不必现在就回答我,但是请你好好考虎我的求婚。”

  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,就是整个人傻住了。

  “我等你。”

  “严希焰,很多问题——”

  “交给我!”

  “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项友丰突然喝斥一声。这两个年轻人太投入在自己的情境中,所以当他和老婆开门进来时,他们完全没有察觉。

  “爸、妈……”项芸想要站起来。

  但是严希焰拉着她,不让她动,而他自己仍然维持一样的姿势,他看着项家二老,表情真切诚恳。

  “爸、妈,我无法为过去的错误辩解什么,但是现在和未来,我会好好的珍惜第二次婚姻,我要再把项芸娶回去。”

  项友丰的眼神是深不可测的,虽然他老婆的手这一会紧紧抓着他的,激动、开心到一个不行,但做爸爸的非常冷静。

  “已经错了一次,你真的觉得第二次可以成功?”老丈人为了女儿的幸福,当然要确定他的心意。

  “会成功!”严希焰一个自信的表情。“因为我记取了第一次的教训,这一次除非死神,否则别想拆散我和项芸。”

  “喂,别说不吉利的话!”项友丰骂道。

  “爸,你同意吗?”他看着自己的前岳父。

  “你是在向我求婚?”老丈人挺幽默的。

  “不!”严希焰失笑。“当然是项芸,但是你这一关……不过不行!”

  “很简单,”项友丰露出一抹亲切的微笑,彷佛在说自己是个随和、好搞定的老人家。“你过了项芸那一关,就等于过了我这一关。”

  寇霆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生怕是自己看错了,因为他看到项芸和严希焰一起走进公司,一副“夫唱妇随”的姿态。

  他没有摔下办公椅,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,他不必自己吓自己,细胞死太多对他的身体健康没有帮助,而且……

  项芸是朝他的办公室走来。

  马上站起身,绝不允许自己在她面前失态,他非常热情的迎上前。

  “项芸,怎么会来找我?”他招呼。“没打扰你吧?”

  “你来找我怎么会是打扰呢?”寇霆风很专心的听着隔壁办公室的动静。希焰好像在讲电话,他为什么没有杀过来?他就这么放心项芸和他在一起?这之中是有什么玄机吗?

  “是在电梯碰到希焰的吗?我看到你们是一起走进来的。”

  “不是……”

  “在公司门口巧遇?”

  “寇霆风,我们是一起来的。”项芸从来就不想吊寇霆风的胃口,或是给他无谓的希望,不可能就是不可能,她早早就告诉过他,是他不肯接受事实。“一起由希焰的家里出发的。”

  “希焰的……家?”寇霆风有些结巴。

  “嗯。”她有点歉意的表示。

  “你们……”他的表情古怪又滑稽。“对不起!”

  这时,严希焰走进了自己好哥儿们的办公室,他的手很自然的搭在寇霆风的肩上。

  “早跟你说不要浪费时间和精神,害得项芸现在还得跟你说对不起,其实她又没有错。”他帮自己的女人说话。

  “项芸,你决定回到这个男人身边?”寇霆风当然是失落、痛苦的。可是这样的结局……却又是最圆满完美的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我可一点也不比他差喔!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项芸回以一个柔柔的笑容。“但是我和他有做夫妻的缘分,和你只有朋友的缘分。”

  “这家伙专制、霸道,你以前一定领教过了,你确定有办法再忍受一次?”

  “寇霆风,你是不是兄弟啊!”严希焰假装不悦,一副想要掐他的表情。“我是怕项芸再错上一次贼船。”

  “不会了……”她站出来挺身扞卫自己所爱的男人。“这艘船已找到了正确的方向,我们不会再迷航,这一次不会再错了!”

  半夜接到了来自医院的紧急电话,严希焰和项芸二话不说,直接赶往医院的急诊室。

  她本来就有打算要回去看温奶奶和小媛,只是她还来不及回去,温奶奶就出事了。

  温秀真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,双眼空洞无神,看起来非常得虚弱憔悴,好像才从鬼门关走了一回,而温小媛则可怜兮兮的站在病床边,无助的抓着奶奶的手,小女孩既害怕又手足无措。

  一见到严希焰和项芸,她昔日口中的叔叔和芸妈咪,竟然不敢开口叫他们,不敢看他们。

  项芸的心一阵刺痛。都一起生活了六年多,这是她绝不愿意看到的景况,她的心酸涩无比。

  “奶奶……”她哑声叫着温奶奶。

  温秀真那原本空洞的眼神在听到项芸的声音后,像是突然有了精力一般,她的眼角流出了泪水,表情相当后悔。

  她那时不该让项芸离开的……

  “项芸……”她用着沙沙沉沉的语音叫唤。

  “奶奶,你是怎么了?”

  “我的血压突然飙升,后来……我自己也不知道!”温秀真难过的啜泣,真想一头撞死自己。

  “奶奶昏倒了。”温小媛怯怯的说。

  “妈妈呢?”严希焰问着她。

  小女孩没敢回答,她虽然不清楚大人的事,但是她知道妈妈做了一件很不好、很糟的事。

  “那个女人……”温秀真硬撑着身体坐了起来。“她拿了我的印监证明还有土地权状,心满意足的离开了,对了!她还有点人性,帮我叫了救护车。”

  项芸一叹,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,原来电视上演的是真的。

  “我去打几通电话!”严希焰马上表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