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


  她终于知道自己真正的避风港,真正的支柱是在这里,那个姓庄的女人只要看个报导,只要潇潇洒洒的出现,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回到温家,回到了自己女儿的面前,反观她这个外人,她怎么还有脸再待下去?

  所以她选择回家——

  自己真正的家。

  “爸,我可以……”项芸哭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。“我可以回家吗?”

  项友丰的鼻头一红,久久说不出话来,好像突然之间变成了哑巴似的。

  “可以吗?”她再求道。

  “你……当然可以……”做爸爸的老泪纵横,他朝女儿张开了双臂。“我已经等你很久了!”

  “爸……”她投入了父亲的怀抱。

  “美香!”项友丰喊着自己太太的名字。“女儿回家了!女儿终于回来了!”

  一经温奶奶告知项芸已返回台中,严希焰立刻开车南下,他本来以为自己该给项芸一点时间,但是因为温奶奶媳妇的介入与项芸的离去,教他不得不加快脚步,就他找人调查得知,庄雅妍的素行不良。

  即使几年不曾到访,但是他还是找到了项芸的老家,按了电铃,一颗心不能自制的狂跳,即使已有心理准备要面对项芸的父母,他还是有点忧心,毕竟当年他的确没把项芸照顾好。

  结果他一看到来开门的人,反而愣住了。他本来已经准备好要站在门口让前岳父岳母骂个够的,没想到竟然是项芸来开门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看到他的反应,她不禁觉得有点奇怪,轻声问道。

  “我本来以为会是爸或妈来开门。”他脱口而出。

  “‘爸’或‘妈’?”

  “我之前不都这么喊他们的吗?”

  “但那是在我们离婚之前吧?”

  严希焰不管是现在或是离婚前,反正他的记忆中他一直都是这么叫他们的。

  “他们不在吗?”他顺口问。

  “不在。”

  “我可以进去吗?”

  “你不怕我爸、妈等一下回来给你难看?”

  “项芸,我人都来了,还怕什么!”严希焰于是不请自入,他边走边说:“而且总要过这一关!”

  项芸跟着他走进自家客厅。和他家比起来,她家普通许多,但这也是她的家、她的根,再小、再不起眼,都是她最珍贵的堡垒。

  倒了杯果汁给他。“你为什么来?”

  “项芸,你为什么离开?”

  “奶奶的媳妇回来了。”项芸简单的说:“小媛也接受她,我如果不走,搞不好她们会以为我也对那块地有私心,所以我跟奶奶说我要回来,这样大家比较没有困扰。”

  “我找人调查过那个女人,她不是什么好人。”严希焰也简单的表示。

  “但她总是温奶奶的媳妇,小媛的亲生妈妈,如果她愿意好好照顾她们,也算是一家团圆。”

  “你认为她是为了亲情才回去的?”

  “反正她都已经回去了。”

  严希焰一副不能苟同的表情。“你照顾她们那些年,你是她们的守护神,现在你说走就走,简直就像把她们丢入老虎的口中,万一那女人弄到了土地或是钱,然后丢下她们不管呢?”

  项芸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。但形势没人强,她的付出是她心甘情愿的,她没有什么好怨叹,可如果因为留下来被误会她是为了钱,她会呕死。

  “你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?”她露出一个这件事她无能为力的表情,或许她也还在静观事情的发展与变化。

  “这是次要目的。”

  “那你的主要目的呢?”

  “带你回去。”

  “回哪里?”

  “如果你暂时不想回温奶奶那里,你可以住我家。”严希焰一个求之不得的表情况。

  “当女佣吗?你没有另找一个家务人员?”她既嘲弄自己也是在嘲弄他。“当女主人。”

  项芸想到“孙女士”把自己的车与司机借给她的事。不知道孙女士回去之后,有没有对儿子大发雷霆,然后警告儿子,怎么都不能让她项芸再进严家的大门,但现在看严希焰的反应……

  “你妈有跟你说过她来找我的事吗?”她好奇的问。

  “你们见过面?”他完全不知情。“我妈没有跟我提起。她有没有又乱跟你说些什么?”

  项芸不解。明明那位“孙女士”可以大作文章,可以弄得鸡飞狗跳,可是目前一切风平浪静,好像她们碰面那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。

  看了眼她困惑的表情,严希焰却笑了。莫非他妈已经被项芸打动,改变了对她的看法“你在笑什么?”真不知道他有什么理由笑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