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九


  “孙女士,人是要互相尊重的,我敬重你是我的长辈,我尊敬你是我前夫的母亲,但是一般对人最起码的修养与态度,你是否也该给我?”她已经不是以前的项芸了,不会这么轻易被击倒。

  孙品俪一下子真的对项芸刮目相看。这女人好像脱胎换骨一般。

  “我并不要严希焰对我好或是给我什么,更不要求你接纳我或是喜欢我,我已经很低调了,我有碍到谁吗?我有惹谁不开心吗?”她一吐心中的怨气。

  “项芸,你不一样了……”孙品俪似褒似贬,她心里真正的想法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  “孙女士,别再看轻我或是羞辱我,因为我不必忍受这些,而且你其实也没有资格再这么对我。”项芸为自己翻这一刻,她彷佛彻底挣脱了自己心中的魔,光明涌现,一切都清楚透亮、明明白白……

  “你真的没打算再进我们严家?”

  “希焰知道你的心意吗?”口气不再充满讽刺,反而带了点好奇。

  “我告诉过他了。”她诚实以对,极为坦然。

  孙品俪下意识地勾起一抹浅浅的笑。她对这女人的看法似乎完全改观了。“你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上班?”

  “不偷不抢,凭自己的劳力……”项芸坦荡荡回答,“我喜欢这份工作。”

  “你就不能找别的工作?”

  “这工作的时间很有弹性,而且‘家务公司’是目前很热门的行业,在英国,管家可不是人人能当的,还得去专门学校上课。”她不以自己的工作为耻。

  “孙女士,我还有事,没办法和你再聊了。”看看表,她要快点赶回去。

  孙品俪忽然转身挥挥手,一把将项芸推进车里,完全没多想的居然把司机和座车都借给她。

  “你要去哪里,自己告诉司机。”

  “孙女士……”

  “反正我没有要去哪里,也不赶时间。”

  她现在多少可以了解自己儿子为什么这么坚持要选择项芸了,杜嘉梅只是个任性千金,而项芸……

  现在她是朵禁得起风吹雨打的花,不会向环境低头,不会屈服于她以前不敢正视的婆婆,光凭这一点,她知道自已已经慢慢开始要接受她了。

  一开完会,项芸马上赶回家,因为人多嘴杂,也没有什么结论,有人赞成建商的条件,但也有人打算要死守家園。

  结果一进家门,她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,而在严希焰送的新款茶几上则摆放了很多的礼盒、玩具还有衣服,她本以为是建商派人送礼来,但却见温奶奶铁青着一张脸,摆明了不领情,而小媛……小媛虽然坐在奶奶身边,但总会不时偷瞄那个女人。

  “请问你是……”她想先搞清楚状况。“庄雅妍。”陌生女人报上姓名。

  项芸瞧了瞧这个女人的打扮,说不出哪里不对。合身的洋装、黑色平底鞋、播妆,脸上有岁月的痕迹,她不像是要来谈“交易”的,她在这个屋子里的态度……好像她是其中的一分子。

  “庄小姐,你今天来有什么目的?”

  “你不认识我……”女子笑了笑。“屋子里居然连一张我的相片都没有。”

  小媛那热切又有些急迫的眼神令她心里大震,不禁看向了温奶奶……

  “她是我媳妇。”温秀真渎渎一句。

  项芸顿时有点手足无措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。这个女人好像比自己更有资格说话,毕竟严格说来,她始终都是个外人。

  加上小媛……小媛今天没有立刻冲过来抱着她叫“芸妈咪”,所有的注意力似乎都放在了真正的妈咪身上,哪怕这个妈妈在生下她不久之后就遗弃她,可是血浓于水,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。

  “嗅到了钱的味道,所以她回来了。”温秀真看着项芸,平平播播地说。

  “妈,你怎么这么说呢!”女子抗议。

  “难道不是?”

  “我是回来看你和小媛的。”

  “那现在看过了,你是不是该回去了?”

  “妈,我好歹是小媛的妈妈,你要让我尽尽做母亲的责任啊!”庄雅研脸不红气不喘的表示。“这些年我的日子也不好过,不然……”

  “不然你会把小媛带在身边?”温秀真质问。

  “我当然会,她是我女儿。”

  “你的突然出现和这块地没有关系?”她锐利地逼视。

  “妈,土地在你名下,我能怎样?但是小媛现在是你唯一的血脉,说什么好处都是要留给自己人,你就算再讨厌我,也不会和你儿子留下的小孩过不去吧?”

  温秀真摇头。她就知道!这女人还有脸把话说得这么好听!

  项芸听了下她们的对话,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可以插嘴的空间。“妈,既然你谈到了土地,那么不管你要做什么决定,希望你事先和我商量一下。”庄雅妍很不要脸的表示,“我要为小媛着想。”

  “为小媛?”

  “小媛可以不必再过苦日子!”

  “小媛过得很好。”温秀真冷冷地说:“她有奶奶,有芸妈咪,还有一个对她很好,参加了她幼稚园毕业典礼的叔叔,她真的什么都不缺。”

  庄雅妍知道对老的,她可能使不上什么劲,但是对自己的亲生女儿,她相信血缘。她怀胎十月生下小媛,总不是白生的吧!

  “小媛……”她看着自己女儿。“你要不要妈妈?”

  温小媛看看自己的奶奶,好像这才注意到项芸,但是她的视线最后是停在自己的妈妈身上。

  “你会一直留在我身边吗?”小女孩孺慕的、怯怯的问。

  “我会的!”

  “你不会突然丢下我?你会永远要我?”小女孩说出心里最渴慕的冀求。

  “我是你妈妈啊!”庄雅研这会什么话都会说。只要是自己女儿想听的,只要是能弄到这块土地的,她什么事都愿意做,这千载难逢的机会,一生只有一次啊,她怎能错过。

  “我要你!妈妈!”温小媛投入了她母亲的怀抱。

  项友丰打开大门,当他看到门外是久违的女儿时,他似乎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
  以往只有当他和老伴过生日时,门外会有一份礼物,而此刻……女儿就站在自己的面前,没有一通电话,没有任何的讯息,她就这么出现了!

  项芸未语泪先流。她的心中有好深、好深的愧疚,这几年她都不在父母身边尽孝道,可现在受了伤,觉得撑不下去了,唯一能寻求一些温暖的地方,还是只有自己的家,自己的父母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