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七


  “希焰,麻烦你现在过来一趟。”电话那一头,温奶奶语气很惶恐、很害怕。

  “我马上去!”他立即冲出了办公室。

  当严希焰赶到温奶奶家时,那群黑衣人已经走了,听温奶奶说,虽然她住的这间老房子又破又旧,但这块土地牵涉到大建商的利益,只要她不签字,这个社区大建案就很难进行,当然不只她,还有附近几户上了年纪的老伯伯、老奶奶,他们并不想要变动,只想守着自己住了多年的老房子。

  于是,就有黑手伸了进来,之前已经有人打过电话给温奶奶,并且提出了搬迁费,还有以后房屋抽成的事,但是温奶奶觉得自己老了,不想那么麻烦,所以她婉拒了,也没有再多提……

 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“奶奶,不要急!”

  “那些人好凶,口气好狠!”

  “这是一个法治国家,他们不敢怎么样。”

  “不,他们是一群流氓!”

  他知道温奶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,连忙安抚,还好小媛趁暑假期间先去上小学的先修班,不在家,不然家中的一老一小一定会被吓死了。

  “我哪里知道这个破房子会值钱……”

  “奶奶,不是房子值钱,是土地值钱,你这块畸零地是在黄金地段。”严希焰解释。

  “但是我们拿了搬迁费要搬到哪里?更何况屋子一盖要好多年,谁知道以后会有什么变化!”她就是不想再有变动,很满意现在的日子。“项芸知道了吗?”

  “我打给她了,她应该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吧!”

  “奶奶,不要怕。”严希焰坐到了温秀真的身侧,拥住她的肩。“没有这么可怕,那些人可能只是虚张声势而已。”

  “他们知道我们家没有男人,他们还对我儿子的遗照冷笑。”她忍不住哽咽。“没事的,我在这里!”

  “还说如果我敢报警,他们知道小媛现在在哪里上课……”温秀真连声音都在颤抖。

  “交给我,奶奶,我来处理。”

  “希焰,你可以吗?”

  “我会负责!”

  项芸在这时冲了回来,当她一眼看到严希焰也在,心整个就安了。起码……有个男人在,起码有个坚硬的肩膀可以靠。

  “奶奶!”冲到了她的另一边,抓着老人家还在发抖的手。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我来说吧。”严希焰看着项芸。

  她一叹。他真的是存在于她的生命中,总有事可以将他由远拉近。

  听完了严希焰的叙述,项芸很快就明了这是怎么回事。报纸、新闻都有过类似的报导,财团为了暴利,往往不惜威胁利诱,而总有几户“钉子户”,怎么都不愿搬迁,于是黑白两道就会进来角力,说穿了……都是为了一个“钱”字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说话,因为房子和土地的所有权是温奶奶的,她只能提供一下自己的想法和意见,但不能决定。

  “温奶奶很担心。”严希焰补充,“你们想不想换个地方住?”

  “换地方住?哪里?”项芸随口问。“我家。”

  “你家?”她还真没有想到严希焰会提出这样的建议。“你要我们三个人去和你住?”

  “有何不可?”

  “严希焰,我们讲过——”

  “项芸,现在不要再和我扯那些废话,那些人如果不能达到目的,你以为他们会善罢甘休吗?如果他们天天来‘拜访’或是来闹事,你真以为警察可以保护你们吗?”严希焰并不是想要吓她,但情况很有可能会是这样。

  她难掩沮丧,这是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没用。

  “你们可以先搬来住一阵子,看看到时情况如何再做打算。”他又说。

  项芸没有接受他的提议,她是真的不想和他扯上关系,尤其是在杜嘉梅来向她“宣示主权”之后。

  “就算这样,我也可以去找其他地方住。”她就是不要他的协助。“项芸,明明现在就有现成的地方可以住,我那里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们三个人可以住得很舒服。”

  “我就是怕太舒服了。”

  “项芸,你是想当‘女强人’吗?”

  “我可以照顾温奶奶和小媛,不需要你。”她当然会烦,但是哪有人活着是每天无忧无虎的,碰到麻烦,解决就是了。“我会先和里长及左右邻居谈谈,听听看大家的决定如何。”

  “你一个年轻女人,你以为那些人会理你?”他毫不客气地说。

  “但奶奶毕竟是这里的老住户了,说话总有点分量吧?”

  “温奶奶只是一个孤苦的老人家,你要把她推上火线,那太残忍了!”严希焰否决。

  “所以你的意思呢?”

  “我可以请我的律师出面全权处理。”

  “但是律师费……”她要先知道得花多少钱。

  “项芸,你付不起的。”严希焰直截了当地说,省去一些废话。“但我可以,而且这也不是为你做的,我是为了温奶奶和小媛,就算有人欠我,也是她们,不是你,你不必把所有责任往自己身上揽。”

  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,她还要坚持什么?只要有严希焰在,好像天塌下来她都不必眨一下眼睛。

  “项芸,对你自己好一点,明明就有我在,你可以卸下肩上的一些负担。”

  “温奶奶和小媛和你没有直接关系。”

  “但我已把她们当成自己的家人。”

  “严希焰,你有这份心很令人感动,但是……”她不得不提醒他,“如果你真正的家人知道你这么在乎两个‘外人”,他们应该会很不高兴吧?尤其是这两个人又和我有密切关系。”

  “项芸,你想讲什么?”他听出了不对劲。

  “有人找过你吗?”

  知道自己骗不过他,她只好点点头。

  “不是我妈。”严希焰自己就先过滤、剔除。如果他妈妈知道他和项芸又见到面了,早就和他吵翻天,怎可能到现在还按兵不动……对了!还有一个女人。

  “是杜嘉梅?”

  “看来你和她很熟。”项芸一笑。

  “我和她没有那么熟。”他解释,“但她认为她和我的未来很有可能。”

  “不是这样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