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四


  “早!”他神清气爽的瞅着她,感觉精力十足。

  “这是你家?”

  “不然呢?你以为是汽车旅馆?”

  “我喝了酒……”她呻吟。“我记得温奶奶……”

  “她应付不了你,所以打电话叫我过去。”严希焰把托盘放到了床上,自己也往床沿一坐,他已经洗了澡,穿上了家居服,一派的满足。

  “喝点果汁吧!”

  “你把我带回你家?”

  “难道你要温奶奶和小媛看到你醉得一塌糊涂的样子?”

  “我们……”她的声音高了八度,急着要求证,“严希焰,我们是不是……”

  “我们当然上了床。”他即使想要说谎也掩盖不了这么明显的事实,证据就在眼前,凌乱的床单,散落一地的衣服,还有她的神情……她那嫣红、甜美、满足的脸部线条……

  这一会项芸没有尖叫,恢复清醒的她,维持住的理性不容许她大惊小怪,她只是把头埋到双掌里,非常懊恼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蠢事!

  “项芸……”严希焰轻柔的叫唤她。

  她没回应,一直在做深呼吸,一直在想自己要怎么从这一团混乱中脱困。

  “这不是世界未日吧……”他又说话了。

  她抬起头,哪怕这一会头痛得好像刚动完脑部手术,麻药正退去,但她还是直视着严希焰,不理解他怎么可以让这样的事发生!

  “你也喝了酒?”

  “我滴酒未沾。”

  “那你是突然神智不清?”

  “项芸,我一直很清醒,你这话——”

  “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?”她欲哭无泪。“你没有喝酒又没有神智不清,你大可以把我安顿在你家客房,要不然你也可以把我丢在温奶奶家的院子里,你为什么要和我上床?”

  “项芸,我们会发生关系……不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吗?”严希焰不知道她在惊骇什么。

  “自然?”如果此时她有穿衣服,她一定会激动得马上跳起来。“我们有婚姻关系吗?我们是一对情侣吗?还是这算一夜情?”

  “项芸,就算我们现在不是夫妻,我们好歹‘也曾经是’夫妻!”他的好心情正被她一点一滴的摧毁。“你为什么要一副天好像要塌下来的表情?”

  她不敢问他有没有做避孕措施,她真的不想问,而且做都做了……

  “我要起来了!”她的声线变得僵硬死板。

  “要我扶你吗?”他以为经过了一夜的“激战”,她会虚脱无力。

  “不!我要你出去!”她用头指了指门。

  “项芸,现在再扭扭捏捏的,是不是有点矫情?”严希焰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。“你全身上下还有哪里是我没有碰过、没有看过、没有亲过的?”

  如果这一刻世界末日真要来临,她绝不会怨天怨地,不会怪自己二十六、七岁就得上天堂,因为她和他竟意外的缠绵上了床,她心里想着真是不该发生,但又莫名的、矛盾的感到一丝甜蜜从心窖脱逃浮起!

  “严希焰,请你给我一点隐私。”项芸呻吟,“你家有百服宁吗?”

  “你需要几颗?”他微笑。

  严希焰转身。他一点也不急,反正来日方长,在他和项芸跨出了这一步之后,他已经有了九成的信心,项芸是他的!她一直都是他的,她的人是他的,她的心更是他的,她依然爱他。

  头痛药是吃了两颗,但并没有缓解项芸的不舒服,在严希焰送她回家的途中,她的头仍时不时的抽痛着。不过这是她的报应,活该她要喝了酒和严希焰上床,头痛……只是老天给她的小惩罚。

  严希焰虽然专心开着车,但是他也想和项芸好好谈谈,走到这一步了,他们不能不面对。

  “现在呢?”他把决定权交给她。

  “我是在问……”严希焰一个宠溺的眼神看过去。这女人当过他的老婆,可是他却好像不曾好好的宠过她,现在只能盼以后了。“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”

  项芸把头转开。她没有答案。“我又回到你生命中了。”

  “严希焰,我们只是上了床。”她把头转回来,虽然这个动作令她的头好像是要应声折断,可是她没有逃避。

  “你还是得0S!”

  “那昨夜算什么?”严希焰也不动怒。

  “意外。”她给了定义。

  “意外?”

  “我们都没有预期,但它就是发生了,我不知道自己会喝醉,不知道奶奶会找你来,不知道你会把我带回你家,不知道接下来……”她正在努力逼自己说出“酒后失身”的过程。“我不怪任何人!”

  “谢谢你不怪我!”严希焰揶揄。

  “就当……”项芸偷猫了他一眼。“这一切没有发生过,它并不存在我们的记忆中。”

  这下如果不把车停下,他不保证不会出状况。方向盘一扭,切换了几个车道之后,他将车停在了路边,熄掉了引擎,拔下了车钥匙,他需要延长一些时间来沉淀自己的情绪。

  项芸知道他现在一定非常愤怒,哪怕他没有大吼大叫,但她知道他在生气,他的唇紧抿着,他的眼睛微眯,他的胸膛微微起伏。

  “没发生过?”严希焰稍稍侧身瞪视她。

  “就当……”她接不下去。

  “我只是作了场春梦?”他的目光冷然。

  “随便你。”

  “项芸,那么真实火热的触碰、那么深刻的情感交流,你居然敢说只是一场春梦?!”他突然抓起她的手腕,要她正视他。

  “严希焰,这事本来就不该发生,我们都……”她没有畏缩。“讲好了。”

  “讲好什么?”

  “你不会再出现……”她自己都讲得有点烦了。

  他甩掉她的手。那种感觉真的很差、很差,和自己还深爱着的前妻上床,结果她告诉自己就当做是梦一场,这简直教一个大男人抓狂,难道他是被“用过”之后即可抛到脑后的“玩物”……现在的女人都这么洒脱的吗?

  项芸在心里郑重警告自己,绝不能再喝酒,喝酒既浇不了然也解决不了问题,现在……情况不是更复杂、更不堪?她是不是该买个“事后避孕丸”……

  “项芸,你真的不愿意努力一下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