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三


  “温奶奶,交给我吧!”

  “希焰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项芸喝酒。”她有感而发。“以前她从来不碰含酒精的东西。”

  “温奶奶,没事!”

  “她好像很伤心……”

  “她可以不伤心的。”

  “幸好你来了。”她一副把项芸交给他的表情。“小媛一个人在家……”

  “那您快回去吧,这里有我。”严希焰表示,“您放心,项芸不会有事的,我可以照顾她!如果不是她太倔强、太自我,又怎么会弄成这样……”

  温秀真没有再多问,点点头就离开了。反正希焰来了,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。

  看到严希焰在自己的面前坐下,项芸满脸困惑。

 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她指着他,好像以为是自己眼花。“真的是你吗?”

  “是我。”

  “真的?”她再次确认,“那你要不要陪我喝酒?一个人喝酒好无聊!”

  “我要开车,不能喝酒。”他温柔的说。“那就坐计程车嘛!”

  “我不想喝,因为我要照顾你。”

  “我又不是小Baby,我才不要你照顾!”

  “项芸,没有人可以永远当强者。”

  一句话好像勾出她心中所有的委屈和酸楚,她望着他,本来已经收住的泪水,这一会又开始奔流。她也不想要这样,但门户之见的苦,她已受过”次,和他就是注定没有结果的,如今要她依靠他而活,一旦再分离,她绝对无法承受得住,才毅然选择断绝来往……

  严希焰见她又开始哭了,抽了一张桌上面纸盒里的面纸,轻轻的为她擦去眼泪,他已经好久、好久没有看她哭得这么惨了。

  “都是你……”她忍不住埋怨,“都是因为你!”

  他没有回话,只是专注的为她擦眼泪。

  “我都已经痊癒了,都已经康复了,是你又来撕掉我伤口上的痂!”项芸泣不成声,“你害得伤口又开始流血了……”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

  “我讨厌你跟我说对不起!”她一副发狠的模样。“这三个字是全世界最没有用的、最没有意义也是最讽刺的,说了对不起之后呢?伤痛就会被抚平?伤害就会消失?”

  知道这时没办法和她讲理,所以严希焰只是安静的陪她,只是沉默的听她说。

  “喝嘛!”她向他劝酒。“我今天不醉不归!”

  “好!”他顺着她,但只是口头上答应,并没有真的喝。

  “人不能太压抑,你知道吗?”她突然咯咯笑的对他说:“有时要懂得释放自己!”

  “对!”他完全同意。

  “以前当我还是你老婆时,我就是太压抑了……”算是酒后吐真言吧,她在这种时刻可以说出自己心里真正想说的。

  “项芸,我知道。”他的声音深沉。

  “其实我好爱、好爱你……”

  严希焰立刻眼神一紧。如果不是她喝了酒,大概也吐不出这样的真言。

  他马上握着她的手,或许她酒醒之后不会记得,但他知道自己现在一定要跟她说:“项芸,我也好爱、好爱你!”

  “我知道……”她眨着闪烁的泪眼看他。

  好像作了一场春梦……

  在梦中,她和严希焰躯体交缠,两人全身都是汗水,好像是两头饥渴了好久的野兽,他们疯狂、不顾一切的要着对方,那种渴望彷佛即将世界末日般的强烈,他们像是要融入对方的身体,也像是想把对方融入进自己的身体一般,那不是性爱,而是一种激烈的付出与得到,他们两人似乎真的合而为一了……

  这是梦——

  项芸一直告诉自己她是在作梦,她已经离婚六年,她没有其他男人,不可能有性爱,但是双腿之间的疼痛,还有全身的骨头好像要散了般的不舒服,她不知道作梦竟然可以“真实”到这个程度。

  还有她的头……她的头好痛、好胀,她一定是喝了酒,然后八成摔得很惨,才会有这种好想在床上躺个三天三夜的需求。

  床上……

  本来只是微微睁着眼的项芸,这会乾脆瞪大了眼睛。她打扫过严希焰的房间,记得他房间的样子,而他的那”张大床……她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身下,好像就是这一张大床。

  天啊!她做了什么?!

  她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是全裸的,但还是看一眼确认一下吧!说不定这也只是她的错觉——

  “天啊!”项芸这次真的惊吓得叫了出来。在被单之下的她,真的全身光溜溜的。

  严希焰这时刚好推开房门走进来,他手上端着一个托盘,托盘上有新鲜柳橙汁还有烤过的白吐司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