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一


  “婚事啊!”

  “品俪,如果你们0K,我们这边也没有问题!”杜嘉梅的妈马上瞧着自己的女儿。“嘉梅,你是同意的吧?”

  杜嘉梅只是微笑,她当然同意。

  对这样的“造成事实”,严希焰是有点反感的。这几个女人为什么就弄不懂,如果他对杜嘉梅真的有意思,那么还会需要出动到两位老人家吗?他自己就会搞定所有的事……

  但他对杜嘉梅就是无法产生任何兴趣,说得更难听一点,就连只是当朋友他其实都觉得累。

  “杜妈妈,我现在还没想到结婚的事。”他还是表达了自己的心声。“一来也忙,二来……我还不到三十,不用那么急。”

  “希焰,嘉梅是好对象啊!”如果可以,孙品俪恨不得现在就直接订下杜嘉梅这个媳妇。

  “那么她一定追求者众,选择很多。”严希焰一个献上祝福的表情。

  杜嘉梅的表情瞬间一垮,感到难堪。这种明褒暗贬的话,令人非常不舒服。两个长辈也不是没有见过大风大浪、不懂人情世故的老天真,孙品俪自然不能当场飙儿子,因为说什么都得给儿子面子,可是杜嘉梅的妈就没有这个顾忌了。

  “希焰,你对我们嘉梅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?”

  “杜妈妈,我没有。”

  “那你就要展开热烈追求啊!”

  “我没有时间。”

  “那就订下婚事,你们婚后再慢慢去热恋。”

  “杜妈妈,您真爱说笑!”

  “我和你讲真的!”

  严希焰瞄了杜嘉梅一眼,希望她能出个声,阻止她妈妈和他这种“可笑”又“不切实际”的对话,但是杜嘉梅只是以一个旁观者姿态看着这一切,彷佛就在等着看他要怎么接招,毕竟两个老人家今天是豁出去了。

  “杜妈妈,我和嘉梅只是朋友,但是若要扯到结婚,好像还太遥远。”他选择不当鸟。

  “遥远?”老人家低呼。

  “我的人生规划中——”那一闪而逝的身影抓住了严希焰的所有注意力。一样的工作帽、一样的工作服、口罩,可是那一对和他不经意交错的眼睛,绝不会错!项芸也在这家餐厅打扫,他不自觉起身。

  “希焰!”孙品俪低吼了一句。“我去上个洗手间!”他急欲离开。

  “你……”她没辙,只能看着自己的儿子走人。这算是尿遁吗?儿子会一去不回吗?

  杜嘉梅心里直觉有鬼,要不然就是严希焰见到了鬼,反正她要找出原因,她说什么都要知道自己是败在哪里,于是她跟着起身。

  “嘉梅?”

  “我也去上洗手间!”

  “你们俩……还真有默契!”杜嘉梅的妈不知道在高兴什么。“真希望你们可以结成连理。”

  “妈。”杜嘉梅有点不耐。

  “只是讲出你心里的话,你在板什么脸!”

  项芸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严希焰和自己的前婆婆,其实在座还有别人,但是看看那场面,大概也猜得出是怎么回事。

  一眼瞄到自己的前婆婆对那个女人又是夹菜、又是笑容满面,那情景……深深刺痛了她的心,她的前婆婆没有这么对过她。

  严希焰会在这里出现,那表示他是真的要走出她的生命,或许他是打算接受他妈妈的安排,为自己找个门当户对的对象,他开始相信自己和她是不可能交叉在一起的两条直线……

  她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,这样最好,而且一开始就是她要求他离开的,但是为什么她的心会隐隐作痛?好像有一道伤口一直在滲着血,而且那股浓得化不开的醋意,一直在腐蚀着她的心,教她痛到喊不出来。

  原来她在乎!

  原来她还是放不下!

  本来她以为自己已经看开了,她的一颗心已经武装得很好,什么事都攻不进她稳固、牢靠的城池,可是她高估“自己,原来她是这么轻易就受到影响,只是一个女人……就可以令她心碎万分。

  项芸一路跑到餐厅厨房的后巷。她今天来早了,如果再晚个半小时,餐厅打烊了,她就不会看到那一幕,她的人生还是可以继续。

  但现在……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背挺不起来,好沉重又好无助的挫折感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,她真的要失去这个男人了,她要他离开,他真的照办了……

  “项芸!”严希焰追了过来。

  她这下不得不拿掉口罩,摘下工作帽。他发现了她,上一回她这种打扮,他也是一下子就可以看出她是谁。

  “嗨!”她假装轻松,逼自己当他是朋友而不是前夫,这样她的心情会好过一些。

  “你也在这家餐厅打扫?”他是心疼她的。

  “很久了,这家餐厅不错,有时剩下的菜,他们会让我打包回去。”项芸不怕丢脸。“当然是乾净、没有人碰过的菜。”

  当然知道她辛苦,为了温奶奶和小媛,可是她依然没有迟疑的把他赶出她的生命。

  “你……相亲吗?”项芸想要表现出自己的洒脱。“我看到了……你妈妈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