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


  “我不是已经在这里了?”

  “我是问‘你、该、吗’?”

  “项芸,这有什么好玩文字游戏的?我人就在你面前了,还有什么该不该?”就算再怎么陪笑,他骨子里大男人的基因还是不会变,都已经确定要做的事,怎么可能因为她的几句话就退缩,更何况,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绝对不可能轻易放手了。

  “芸妈咪,叔叔还送了我好多玩具!”温小媛开始向她报告,“有芭比娃娃、有公主指甲机,还有彩虹小马。”

  “小媛,我不是说过—”

  “叔叔说你不会骂我!”小女孩的表情瞬间变得好委屈。“但是你问过叔叔,他为什么要送你礼物吗?”项芸和颜悦色的看着她,发脾气没用。

  “因为我认为小媛是世界上最可爱、最懂事的小女孩,可惜叔叔没有女儿,不然我真希望自己有一个像小媛这么棒的女儿。”他说的是真心话,项芸和温奶奶把这个小孩教得很好。

  听他这么说,项芸真的接不下去了,因为她责备也不是,反对也不是,严希焰已占了上风。

  “芸妈咪,如果你不高兴……”勇敢的告诉自己要抵抗这些玩具的诱惑。“我就不要了。”

  “小媛……”她怎么舍得。

  “项芸,你不要给孩子这么大的压力!”

  “是你跑来扰乱我们的生活——”她咬着牙,带着非常僵硬的微笑回道。她得极力克制,才不至于让自己在小媛面前发火。“我只是买了一些东西过来。”

  “一些?我以为你抢了整个大卖场!”

  “不过COSTCO里的东西还真不少。”

  看着严希焰那张挂着满足笑容的脸,好像他为她们做这些,他自己有多高兴似的,他的神情令她无法再去挑他的毛病,还有小媛……她怎么能伤她的心,她今天可是比过生日还要快乐。

  “项芸,我去准备吃的,你陪陪严先生吧!”

  “奶奶,叫我希焰吧!”

  “好。”温秀真打从心底真心接纳这个年轻人。对她而言,他还真是年轻,而且和项芸似乎有密切的关系,如果是真的,那她就不必担心项芸日后的生活了。

  项芸看着这温馨的一幕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严希焰和温奶奶认识多久了!

  “小媛,叔叔买的那些洋装,你要不要去试穿一下?”他提醒已经快乐昏头的小女生。

  “对吼!还有衣服!”

  “如果太大了,叔叔再拿去换。”

  “我马上去试!”小女孩是用跑百米的速度回到她和奶奶的房间,不是生日、不是过年就有新衣服穿,简直就像是在作梦。

  项芸叹了口气。小孩子最容易被收买、被打动,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。

  “我没有买你的。”

  “我不需要。”

  “就知道你会这么说,所以我没给自己找钉子碰!”严希焰苦笑了下。“你不是奶奶也不是小媛,她们和我没有过去的恩怨。”

  “我们哪来什么恩怨?只是个性不合离婚了,而且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,你没有告诉温奶奶这些吧?”项芸眉毛一皱。“我没提那些!”

  对她而言,是真的和“恩怨”扯不上边,她自不量力的嫁给了他,又年轻、又不懂人情世故,刚开始的甜蜜被后来的现实、争执和彼此之间的鸿沟所取代,因为还年轻,他们选择各分东西,只是他成功了,而她只有温奶奶和小媛。

  但她没有怨、没有恨,人生就是如此,每个人得到的东西不一样,很难判定谁得到的多,谁失去的多,完全取决于自己的想法和看法。

  “那你现在又打算如何?当温奶奶和小媛的救世主吗?”项芸只问眼前的。“对她们好,难道是一件错误的事?”

  “我们已经过得很好了。”她一再强调。“我们没有饿着、没有冷着,我可以照顾她们!”

  “那么让我来分担一些你的责任,行吗?”

  “严希焰,你有你的人生,何必硬要和我扯不清……”项芸沉重一叹,实在不明白他为何又要搅和进来。

  “项芸,不一样了,你看不出来吗?”

  她看了他一眼,不太懂他在说什么。

  “六年前,我无法保护我的女人、我的婚姻,因为我能力不够、我不知珍惜:但是现在,我有能力可以保护我想保护的,你看不出来吗?”严希焰笔直的站在她面前。“项芸,何不给彼此一个机会,或许我们可以试着……”

  “试着怎样?”她一定要问明白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