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六


  “你该回去了。”她想从他的大掌中抽回自己的手臂。“别在小孩的面前把事情闹大!”

  “你要我就这样离开?”

  “不然呢?”她仍是平静的回应。

  还好这时温秀真推开纱门走了出来,她在蔚房里听到交谈声,本来以为只有项芸,可是当男人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,她不免有些担心,走出来关切。

  “项芸,怎么回事?”她不禁打量着那个高大、气宇不凡、非常有权威感的强势男人。“他是……”

  “奶奶,没事,他是我的雇主。”项芸心一横,咬牙说明,“我现在在打扫他的公司和家里。”

  听到她如此撇清和自己的关系,严希焰的肩膀不禁一硬。

  “那他来……”

  “奶奶,你先带小媛进去,我和我的雇主还有事要谈。”知道严希焰不可能善罢甘休,看来话是一定要讲开的。

  “没问题吧?”温秀真极为关切。虽然她是个有如风中残烛的老人,但是为了保护项芸,她也是可以拚那么一下的,没在怕!

  “奶奶,不会有事的,放心……”

  即使都走到了巷子底的这座超迷你公园,严希焰还是没有放开她的手臂,好像是怕她会突然跑掉,还是飞了般。

  她了解他的个性,在他的性格中,没有一点软弱,半途而废或是轻易屈服的因子,不然,他七年前又怎么会义无反顾的和她结婚。

  “我的手臂都要被你捏肿了。”项芸淡淡的像在开玩笑,但其实她的手臂被他抓得好痛。

  严希焰低下头看了一眼,这才慢慢松开手。他明白自己的力道有多重,但是比起他带给她的只是肉体上的疼痛,他此刻心灵上所受到的冲击与震撼,可不是她能够想像的。

  “她是谁的小孩?”他一定要马上知道答案,不然他会整个抓狂。“小媛是温奶奶的孙女。”

  “我问的是小媛的爸爸!”

  “六年前就过世了。”

  项芸这一说,他的心马上就安了七、八分。这不会是项芸的女儿,或许和她有牵扯,但绝不是从她肚子里蹦出来的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严希焰语气终于放软了。

  她其实并不是很想谈,更不想再回忆一遍,因为那就好像是已经结痂的伤口,又要强迫再撕开一次,那是一种痛上加痛的感觉,可是不说……

  “离婚之后……有一次我发高烧去挂急诊,在急诊室碰到了也正在发高烧的小媛,那时她才刚出生不久,但是爸爸突然车祸过世,妈妈也出走下落不明,温奶奶一个人带着她急诊,因为同病相怜……后来温奶奶知道我无处可去,就邀我到她家住。”项芸试着没有任何情绪的说。

  “你没有回家?”他的心猛然一抽。“那时我问过你,你说你要回去的!”

  “我有脸回去吗?”她苦笑反问。

  “离婚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!”

  “对,离婚并不可耻,这年头有很多夫妻都会离婚。”项芸抬头看看高挂在天际的月亮。“但是结婚前,我爸妈阻止过我,要我三思而行,所以……”

  “你就因为这样没脸回去?”

  “我打过电话给我爸……”虽然都过了这么多年,她现在说起来,鼻头还是忍不住一酸,心头一阵苦涩。“我告诉他我离婚了,而他只是……淡漆一句‘早告诉过你’了。那句话我消化不了,于是就把电话挂了,没再和家里联络。”

  “所以这些年来,你都没回台中过?”

  “每年我会寄给他们一张贺年卡,父母生日时,我也会回去偷偷把礼物放在门口,让他们知道我有好好活着,但是我们……没有见面’没有通电话。”说来仍是心如刀割。

  严希焰的气势和气焰在瞬间被打到了谷底。他好想把项芸抱入自己的怀中,六年前……他完全没有经过深思熟虎,完全没有好好善后,他当了兵,接着出国去深造,可是她呢?

  “你有完成学业吗?”

  “没有……”

  他极为自责,没有想过她一个人过得竟是这样辛苦。“项芸,我一直以为你会没事,我一直认为你可以过得很好,你告诉我你可以的!”

  “我是以为我可以。”她把视线重新定在了他的脸上。“但是想像和实际有一段好大的距离,我以为我可以承受离婚和失去你的痛,不过当我发现我回不了自己的家……”现在再回想起来,她心中还是有好深、好沉的遗憾。

  “当年我该陪你回去面对的!”严希焰有无限的悔恨。其实他的前岳父岳母人非常好,只是他们不想自己女儿高攀他。

  “那会改变什么吗?”她涩然的问。“至少你不会有家归不得。”

  “就算回得去,你以为当我父母面对我,或者是我面对他们时,大家可以当没有这回事,可以很坦然的每天照常过日子吗?”

  严希焰无言以对。他突然觉得自己欠了她好多好多,他爱过这个女人,但也重重伤害了她,对比今日的结果,就算他向她说上一百次、一千次道歉,都不足以弥补。

  “项芸,我——”

  感觉得出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她伸手阻止,好像以前的事,她早已经完全放下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