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五


  “如果我说……并没有‘这个人’呢?”她的眼神变得幽远,好像有些失落。

  “项芸,你不会没有人追,你的感情生活不可能是一片空白,说吧!我没有资格评断你什么。”

  “你本来就没有资格了。”她微微垂下头。“那就说!”他非知道不可。

  “和你无关的人,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?”

  “我刚刚说了……男人的好奇心。”

  “左转。”项芸只是指着方向。要下车了,她马上就可以解脱。“靠边停。”严希焰踩了煞车,当他发现这是一片破落而好像被遗弃的小社区时,他不禁有点纳闷。台北市总是有几处类似的地方,明明前后左右尽是高楼大厦,但是隐身在之中的,却好像是另一个地区,不能说是贫民窟,可是就很不搭。

  “你住在这?”他有点不舍。

  “不然你以为我是被金屋藏娇?”项芸终于说了重话。他似乎一直想要把她往最糟的地方想。

  “不!如果你是被‘照顾’或是被包养的,你就不必当家务人员了。”

  “谢谢你没有丑化我。”

  “但你也不至于沦落到……”严希焰盯着她。“你是不是有苦衷?”

  “你就当做是连续剧情节,看看就算了吧……”说完她不禁露出一抹苦笑。他宁可她向他哭诉委屈,或是向他示弱,那么他才可以对她伸出援手,才能当个拯救她的男人,但是她不给他这个机会。

  “你不用下车,我自己进去就行了。”她打开了车门,准备下车。

  “这种地方安全吗?”他马上跟着要下车。

  “都是老邻居了,而且以前没人送,我还不是好好的?”不是在挖苦他,她只是在告诉他一个事实。“这里安全得超乎你的想像。”

  “项芸,我可以买一栋房子给你!”他脱口而出。“什么?!”她差点摔一跤。“就当是补偿你,你可以换一个……”

  “不必!”这好像是最近她常常会对他说的话,温奶奶的房子已在眼前,她拿出了钥匙。“我已经到了,你可以离开了。”

  “让我进去坐坐。”他想了解她住的环境。

  “很晚了……”其实现在才九点,也不能算是太晚,但是她没打算让他进去。“让我见见‘那个人’,如果不会给你造成困扰!”

  “严希焰,我说过——”

  简陋而且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大门在此时被打开来,一个小女生钻“出来,并且立刻抱住了项芸。

  “芸妈咪,你回来了!”

  妈咪?!

  那个小女生叫项芸妈咪?

  严希焰的脑海中幻想过形形色色的男人,或许是老头子,或许是中年男子,更有可能是比项芸小的小男人,但是一个小女孩……

  一个看起来才五、六岁的小女孩?

  他的神经猛地绷紧,难道、难道是他和项芸的女儿?那小女生紧紧抱着她的大腿,那母女之间的亲密和感情,这……他的血液顿时往脑门直冲。他有女儿了吗?不自觉伸出手,紧紧的扯住项芸的手臂,在这一刻,他不可能什么都不做,叫他安静、当没事的转头走开,除非天空下红雨。

  “严希焰!”在小孩子面前,项芸不希望有任何的冲突场面,因为那会在小孩子的心灵上留下阴影,不必这样解决事情。

  “她是我的小孩吗?”严希焰单刀直入的问。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不要骗我!”这个小女孩的年纪,明明就可以当他和她的女儿。“严希焰,你以为这种事可以随便说说或是开玩笑的吗?”项芸一张脸蛋是非常的严肃。

  “芸妈咪……”她不知道芸妈咪和这个陌生叔叔之间发生了什么事,但即使她年纪还这么小,也会下意识地想要保护自己的妈咪。“你是谁?你想要对我的妈咪做什么?”

  严希焰不想吓到这个小女孩,但是他也没有放开项芸,他只是换了一个比较没有杀伤力的眼神,甚至还露出一丝微笑看着小女孩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小媛。”小女生不怕的说。

  “这个人……”他指了指项芸。“她是你的妈咪?”

  “她是我的芸妈咪啊!”

  “那你的爸爸呢?”

  “我的爸爸在天堂啊!”小女生没有特别的哀伤,只有一种童稚的纯真。“他在天堂渡假,他已经在天堂里很久很久了。”

  “项芸……”严希焰眼前还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,他只知道自己快要抓狂了。但是再细看这个小女孩,除了年纪之外,她的长相和他及项芸……似乎没有任何遗传上的相似之处,他和项芸都是双眼皮、大眼睛,而小女生……是单眼皮,眼睛又小。

  “她不是你的小孩!”项芸再强调一次。

  “是你的吗?”

  “小媛当然是我的小孩!”怎么可能在孩子面前说她不是她的小孩,就算她们没有血缘关系,但她始终把小媛视如已出,而小媛也当她是她的妈咪,这是铁一般的事实。

  “项芸!”严希焰此刻无法厘清自己的感觉,他只知道自己的世界好像突然颠倒过来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